时髦的中国人

我们中国人向来都是很紧跟潮流,与时俱进的。

别跟我来欧美范这一套,在“流行”一词上,我们中华民族笑傲江湖,秒杀一切。

 

———————————  中国风   ——————————————

如果是杭州人都会知道一个本地单词——杭儿风。说的是杭州人很跟风,什么东西流行了,大家都一拥而上。

这“风”字煞是传神。

风这东西,来的快,去的也快,来时飞沙走石,去时无影无踪。像极了杭州人的本性。

05年的时候流行香辣蟹,几乎找不到饭店不做香辣蟹的,搞的整个地球的螃蟹差点成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后来,突然冒出了个“土家菜”,于是全杭州的香辣蟹特约厨师瞬间集体摇身一变成了乡下上来的土菜师傅。只要有打土菜招牌的饭店一定是车水马龙应接不暇鞠躬尽瘁日理万鸡。而香辣蟹呢,在一秒钟内人间蒸发,从地球消失,你再提这三个字,看看杭州人茫然的脸,真心觉得自己土,让人觉得一切有关香辣蟹的传说都是一场游戏一场梦,我在梦中不愿醒来。

杭州人太特么骄傲,无知地以为自己很特别。闭关自守的让人很心碎。

其实没杭儿风这回事,放眼宇宙,哪轮的上你们杭州人说话?真要论风,现在特流行的一个字怎么说来着?对, ——“中国风”。

中国人特爱干“跟风”这回事。

从很久很久以前的古代起,中国人民就在潮流的刀尖上摇曳生姿鸾歌凤舞。有《后汉书》为证:

吴王好剑客,百姓多创瘢;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这几句诗我们可以看出2个血淋淋的事实:

1.流行都是牛逼的人引导的。牛逼的人放一个屁后来也流行了。

2.人民群众跟风跟的异常坚决,短,平,快,狠,不惜以生命做代价。

 

—————————  全民保健的年代  ————-————————

扯远了。历史不好说,不是我干的。历史课本我不信,坊间野史不能信,美帝的中国史我不敢信。只能扯扯当代史,数落数落大家耳熟能详的流行史。

从49年到文革后,中国流行过很多很多东西,当然,那个时候,是集体主义的年代,只要上头说什么,就肯定流行什么,颇有魏晋遗风。这个我们就不讲了。我们讲讲民间的。

中国有段时间挺缺医少药的。什么?现在也是吗?

但中国人却乐观自信,以偏方治病。

1967年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流行史上要载入史册的流行——打鸡血。如果鸡也有历史,也能拍电影的话,那一年的中国人肯定是《吸血人》系列电影的猪脚,并被翻拍100遍。那个时候,打鸡血的功效应该是跟现在吃脑白金一样,至少人家都是这么说的。

那乡镇卫生所每天排队的人啊,就像现在排队买Ipad一样。

于是中国民间进入了一个全民流行偏方的纪元。

后来官方来辟谣了……

后来打鸡血这词又开始流行了……

b525a14c2f6b7982a4bf4e56d9d11e03

鸡血疗法被辟谣后,中国人民又找到一个新的精神寄托:气功疗法。

这气功疗法更神奇,不需要资源,成本,场地。不对,场地是需要的,因为:一练就是万人同练。根据历史记载,那浩浩荡荡的场面,胜过国庆阅兵。

特别是不断有人在练的过程中跳起来说,咦,我的病好了!咦,我的肿瘤不见了!这心理暗示忒特么厉害了,人人觉得自己内心春潮涌动,不能自己,欲仙欲死。

后来,上边一看,卧槽,人这么多,三人以上集会就是违宪啊,这该违宪多少次啊,赶紧组织人民日报评论员辟谣。

后来,这气功就悲催地被定义为伪科学了。

上边的话,好像民间不怎么待见。加上中华民族热爱健康,急于脱掉东亚病夫的帽子心情急切,一个气功倒下,千万个xx功站了起来。

我有深刻印象的有笑功:

之缘有好事之徒在报纸上发表豆腐干文章,说笑一笑,十年少,就被更加好事之徒煞有其事地排练成笑功。

朴素的劳动人民是很善良的,他们很容易轻信别人,就像他们现在相信脑白金包治百病,没病防病一样。

几百人在公园里集体突然之间仰天长笑,那架势,绝对惊天地泣鬼神,冬雷震震夏雨雪。

2377

笑功之后迎来了香功的春天:号称玄奘法师,道济法师都练过。人还是那波人,公园还是那个公园,不知为什么,就突然换枪头了。

每个练的人都说练着练着身上就“香汗连连,异香扑鼻”,我总觉得这应该是中毒的症状,赶快灌肠排毒才是正道……

DJAO06-A50806162000_4ce9ca11a360e

香功大红大紫了也不久,后来,就出了那个什么“轮子功”(你懂的),

搞得中央震怒,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流行是时代的关键词————————————

中国式的时髦有两个特点:

一是有全民参与性。中国人向来有力争上游的革命精神,连街坊走在时代的浪尖上,俺们怎么能甘落人后呢?

二是快速,说红就红,说撤就撤,绝不拖泥带水。

05年全中国人民疯狂地看“超女”,后来就没人看了,改全国人民看“非诚勿扰”了。

现在又全民追“达人秀”。

更经典的是这句话:

因为达芬奇,郭美美只火了两个星期;因为赖昌星,达芬奇只火了一个星期;因为动车,赖昌星只火了半天。

每个名词,都能和时代紧紧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中国式的时髦,让我们回忆一下下列名词吧:

恢复高考,愤怒青年,知青返城,燕舞牌收录机,喇叭裤,下海,卡拉ok,抢盐。

 

—————-CCAV范———————-

这CCAV颇有楚王的派头。别看那些港台小明星蹦跶地欢,那都是趟路子的。CCAV是才是定标杆,指哪打哪,打那红那。别看那些知识分子臭老九整天批判来批判去,人家8亿农民兄弟可是拿春晚当风向标的!

不信,看下面:

1983年李谷一凭《乡恋》走红

1984年 陈佩斯《吃面条》

1985年 董文华凭《十五的月亮》一枝独秀

1987年 费翔点燃《冬天里的一把火》

1988年 毛阿敏因《思念》被认可

1989年 韦唯演唱《爱的奉献》

1990年 赵本山《相亲》

后来什么小沈阳啊刘谦就不要我说了吧?

城里人的流行不做数,只有广大乡镇的流行才是最有生命力的。

春晚结束后至少让农民兄弟知道从眼花缭乱的多元流行文化中剥茧抽丝去伪存真,抓住流行的真谛。春晚后至少3个月,三线城市的音像店肯定主打春晚风。不管你服不服,我反正服了。

——————-被流行————————————

有种流行我们通常是被流行的。那就是流行中最高境界——流行歌曲。

按照现在时髦的说法就是“病毒式流行”。

一句话来解释:

1996年。当你在在街面房子的兰州拉面店吃完一碗牛肉拉面,就着店里的背景音乐不知不觉地哼着“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走出店里,拐了几个路口,去那家你心仪的服装店看看有没有新货。正当你心头的乐曲还弦猶在耳的时候,服装店里的三洋喇叭还能恰到好处地接着你心头的节拍——“你无怨无悔地爱着那个人,我知道你根本没那么坚强”。

什么是“病毒式流行”?这就是“病毒式流行”,让听力正常的人无解药的被流行。

 

——————-喜新厌旧的Netizen————————————

2006年,当我还在用msn和朋友一对一聊天,偶尔看看新浪新闻和一大堆一个月更新一次的门户网站,潜伏在BBS(谁还记得这个单词否?)里做超级潜水员的时候,有人说,该Web2.0了。

一夜之间,就特么真的web2.0了。

这个Moment,你用“大步跨越”来形容简直弱爆了,最差也得用“瞬间转移”吧?一夜之间,什么校内网,人人网,开心网,豆瓣网,什么大众点评,58同城,赶集网,网易博客统统上马了。一瞬间,中国人从匆匆看客变成了统统说客。

其中最拉风的,当属09年的开心网。

这类web2.0牛逼的地方在于,你原来潜伏在web1.0时代msn,QQ上的联系人,统统都可以用一键搜索的方式,导入到你web2.0的社交网上。我一开始,每天有几个邀请的邮件,我想着这什么玩意儿啊,不睬他。直到后来,爱如潮水,每天都有十几封邀请信加上口碑相传的时候,我扛不住了,乖乖的被“中国风”牵着走了。

那年开心风刮到什么程度?居然很多人把开心网账号印在名片上,让人简直情何以堪……

不仅如此,在开心网内,咱们中国人也在拼命地追赶潮流。

一开始是没日没夜地抢车位。

突然之间,没人抢车位了。大家都去昏天暗地地偷菜了。这偷菜风刮得可真牛逼啊。不停地狙击新浪社会新闻的头条:某某半夜闹钟起来偷菜(这是我亲见的),某某情迷偷菜不顾老婆生崽,文化部要禁止偷菜游戏……新浪一定很恨吧,不停地给开心网做广告。腾讯很羡慕嫉妒,山寨了一个QQ农场。

突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就特么一下子,没人偷菜了。人人觉得偷菜是一件很傻逼的事情。我相信这个“人人”也包括半夜把自己闹起来偷菜的人人们。

那“人人”干嘛去了呢?

《艋舺》里说,“风往哪个方向吹,草就要往哪个方向倒,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风,可是最后偏体鳞伤,我才知道我们原来都只是草……

后来,“人人”又争先恐后地上开心庄园,开心厨房……全然不顾开心农场朝代的伤心往事。

时光又回到了2011年。成功山寨开心网的Facebook的农民企业家马克·扎克伯格发表谬论,说什么传统社交网站是具有非常高的用户粘性的。意思是说facebook在欧美农村是人人喜欢的交际花,黏在上面的人像鼻涕一样, 甩也甩不掉。

中国人民不信邪,立马给他个下马威。

统计数据表明开心网在过去的1.5年内,用户流量跌去65%。神马“用户粘性”之类美帝霸权主义修资封的东西,中国人还是要信“中国风”!

于是“新浪微博”横空出世,大国崛起,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在中国刮微博风了。

微博本是twitter的山寨版,理论上是不让人讲废话的。twitter只能输140个字母,到中国,就变成140个汉字了,这140个汉字的信息量和140个字母比……汗……可是,对中国人来说,微博一定要具有开心网的一切功能,于是,微博既能发图,也能发视频,还有工具可以把文章转成图片的工具,这样,一篇万言书也不是问题了!哈哈哈哈。

最近我也不太上开心网,偶尔上上,发觉人气也没有以前了,反而微博上粉丝在一个劲地往上窜。我也人心不古,沉迷于微博了。(鄙视下自己先!)

2011年,中国人从全民开心的时代进入了全民微博的时代。

中国风,还是那么地纯粹。跟楚王的年代相比,人民群众跟风跟的同样坚决,短,平,快,狠。

新浪微博别得意,中国人像蝗虫一样,呼啦啦地来,又呼啦啦地去,把一切夷为平地,只剩下曾经辉煌过的网站在独自哭泣。Facebook真幸运,他被中国人英敏神武地挡在了门外。

只是,

如同黄磊唱的,

“我不知道风往哪个方向吹……”

下一场让全民集体狂欢的网路飓风,你是否已经开始孕育?

Advertisements

, , , , ,

6条评论

老子来到这世上,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本周最凛冽霸气的金句:“老子来到这世上,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这斯,太特么地催人泪下了。

本来这几天就有那么多多不顺利的小情绪。

一瞬间,爱恨情仇,涌上心头。

想到今天的面烧的太咸了,忍不住一种淡淡的忧伤爬了上来。

再想到世界和平遥遥无望,祖国大地电闪雷鸣,共产主义还没实现,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我不禁物伤其类悲从中来潸然泪下泣不成声。

在我失去对生活的勇气的时候,是这句话鼓励了我,
在我对前途迷惘的时候,是这句话教育了我,
在我孤单寂寞的时候,是这句话一直陪伴着我,
在我得意忘形的时候,还是这句话,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我的前半生,过的浑浑噩噩。我的后半生,过的不知所云。我的上半身,长得罗里吧嗦。我的下半身,长的唧唧歪歪。
可我在乎什么?
纵然我一无所有,我还有那万丈豪情:
“老子来到这世上,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回声……回声……回声……)

于是,月色朦胧,一时兴起,拿出尘封的Illustrate,匆匆为此好诗配画一副。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长歌当哭,以屎明志!
layout_retro
赠与君同勉。

9条评论

午饭是看透灵魂的道路 (半转半扯淡)

张爱玲有一段话由于涉及到男女的2个器官,一度被人篡改。现在比较雅俗共赏的说法是——胃是通往灵魂之路。

此话不假,特别是中国人,对食物根深蒂固的崇拜有着原始的爆发力量,甭看那些文化名人台面上多么衣冠禽兽,从《剩山图》谈到米兰·昆德拉,进夜市扒拉着膀子看到辣炒螺丝的眼神一下就暴露贫穷的童年生活。

品味是岁月积累的,而口味在10岁前就停止发育了。

所以,老张是对的,甭管一个人是如何深藏不露地装逼,看看他吃什么就一眼穿了。有人说,人最真实的时候在澡堂子里,脱去代表各种身份的外衣,剩下一个赤裸裸的自己。其实,人更真实的时候在饭馆里,这个时候,连那个赤裸裸的肉体都要扒去,剩下赤裸裸的灵魂。

一个人,可以背叛自己的爱人,背叛自己的亲人,背叛自己的祖国,甚至背叛自己的灵魂,但是,他不能背叛自己的胃。

其实,

我上面说的全是扯淡。

靠吃饭装逼的多的去了,乃们没见从“雍福会”到“Jean Georges”,从米其林三星餐厅到每天只做一桌的私人高级会所,天天爆满,夜夜笙歌,杯觥交错,把酒交欢。 饭场是战场,70公分以上我们假装通往灵魂,试图遮掩70公分以下,炫耀嫉妒恨,空虚寂寞冷,利欲熏心黑,尔虞我诈狠的斑斑人性。好吧,这个时候,胃没得通往灵魂,直接通往肛门去了。

其实,有一个时候,我们还是会撕下伪装的。

是吃中午饭的时候。

这个时候的胃,是没有什么目的的,唯一的目的,就是满足“口腹之欲”,这个时候的灵魂,就只和生活习惯,口味爱好,和收入相关。事实上,收入是决定性的。大部分人作为一个受雇者,一生中要在上班的中间完成约一万一千次“吃午饭”的动作,这个动作,要兼顾效率,口味和经济能力。

找到一个平衡点,其实是很难的。况且,中国人讲究的,不能日新,也要月异,不像德国人,中午啃一块同口味的三明治可以啃一辈子。中国人是从火星来的。

于是我们这一万一千次的头一千次不断地做着实验,捕捉数据,总结经验。是拼桌,是带饭,是食堂,还是外卖?慢慢地,我们总结了经验,形成了一套严谨的模式,我们吃午饭的模式——或健康,或合口味,或物美价廉,或三者合一。总之,午饭成了我们的态度,成了我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成了自己最真实的一部分,成了我们的灵魂。

我只要看看你饭碗里有什么,就知道你捧得是什么饭碗,还知道你收入多少,知道你在哪个区域工作,知道你的社会阶级,知道你是否单身,也知道你家庭背景。

是的,午饭是看透你灵魂的道路。

并且,你的灵魂一直在烦恼。

——————————————转载的分割线——————————————————————————–

下面是《看客》第88期的专题:CBD的午餐烦恼。每个忙碌工作的中国人或多或少都为今天中饭吃什么烦恼过吧?

我也和他们一样烦恼着。我们都是蚁民。

午餐众生相:

10726067_867118

CBD,中央商务区,带动北京经济发展和体现北京现代化程度的重要区域。商业顾问、清洁工、媒体人、停车场收费员、餐厅服务员……数十万人维持着CBD的正常运转。一顿午餐,一个关于“吃“的最基本的烦恼,折射出CBD及这个城市的整体生态。

继续阅读《午饭是看透灵魂的道路 》并观看无码高清大图请猛戳此处

20条评论

每个叫阿莉埃蒂的嫩模背后都藏着一个长的像变态杀手的导演

PhotoFunia-81867_o

阳光。熙攘。

倦怠。无方。

滴答。滴答。

任凭。寂寞。

敲打。身上。

(哥表示写个银镯体毫无压力……)

在一个百无聊赖睡意肆虐吃饱饭没事干的周日午后,羽眉童鞋剔着牙缝打着饱嗝向我推荐了一部动画片叫《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说治愈系的可以观摩一下。

尼玛,爷不是治愈系,你爷我是咆哮党有木有!!!爷专写伤痕文学的有木有!!!百鬼缠身,病入膏肓,扁鹊见我要流亡,我的心真的受了伤 的爷你治愈不了你也伤不起!!!马勒!!!戈壁!!!

继续阅读《每个叫阿莉埃蒂的嫩模背后都藏着一个长的像变态杀手的导演》

, , , , , , , , ,

6条评论

每个苦逼人的心中都藏着一个牛逼的安妮宝贝

她穿灰绿色的纯棉布绣花上衣,那种绿,像潮湿的没有见过阳光的苔藓,寄生在幽凉的墙脚里。墙脚是能带来安全感的地方,所以我选择坐在她的身边。

——《八月未央》

 

  (壹)

九十年代末,当网路文学刚刚兴起的时候,如同所有不踢球的男生一样,捧着一本安妮宝贝的《告别薇安》,把白衬衫的下摆从牛仔裤里抽出来,蹲在女生楼前面的栏杆上,抽着3块钱一包的白沙,以为会有一个穿着白棉布裙子,光脚穿球鞋的瘦瘦女生擦肩而过,突然停下来问我:知道海明威是怎么死的吗?。于是忧郁了。于是特别了。于是文学了。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安妮宝贝的作品,但我喜欢她文字里那股执着的装逼劲。

在十八九岁的青春里,那无处安置的寂寞总是要有一个发泄的途径。有人选择徒手灌篮装逼,有人选择徒手弹和弦装逼,那些既没有体育天赋,又没有音乐细胞的苦逼青年,除了徒手打飞机外,只能徒手拿着一本文字作品装逼了。

这个装逼道具是有许多讲究的,拿着《电脑报》之类的注定是一辈子徒手自渎的悲剧人物请你pass。拿着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的男纸关注剑的可能性要大于情,为避免他一只手牵着你,另一只手在暗地里练降龙十八掌,也请你pass。拿着席绢的《上错花轿嫁错郎》的哥们一定是个死变态,伪娘,可做闺蜜不可调情,pass,pass,pass。

拿着林语堂的《京华烟云》的男人比较保险,明显上个一个档次,可与之交往。张爱玲的《海上繁花》尤佳,伤感低调,又不失性感,可与之交,甚至与之咬。但所有的所有,都比不上与时俱进的时代读品——腋下夹一本安妮宝贝的《告别薇安》或《七月和安生》,忧郁而敏感,苍白而深刻,秒杀一切文学读物。可与之一边做爱,一边流泪,一边高声朗诵台词:

“——在美好的东西面前你的感觉是什么
——痛……
——为什么
——因为只有痛才能被深深记忆……
——oh-yeh ……
——yamedai!!!!……”

继续阅读《每个苦逼人的心中都藏着一个牛逼的安妮宝贝》

11条评论

Casa Z完工第三弹之闺房的秘密

前情提要:

masterbedroom

(接上篇)我的一个私活casa Z 完工一年多了……

(咦,这句话好熟悉?)

啊,我上一篇关于casa Z的 文章 《Casa Z完工第二弹》 的开头是这样的:

Casa Z完工也快半年多了……

原来上篇写完半年多后,还没有下篇接上,按照小说界的说法就是——千年大坑啊。

我鄙视懒惰的我。

下面就把所有的图都上完吧,Casa Z的项目也就算完全结束。

关于casa Z的前前后后见这里: (点我,我就是“这里”。)

———————————————————————————————————-

上图:

先用美女图开头吧。

阳光中的黑色地板和黑色的smoke chair,当然还有黑衣美女:

IMG_0686

 

儿童房:

有个阁楼。等小孩子大了点,这个阁楼就是她的树屋了。

kidroom_02

儿童房衣柜的门把手:

和甲方路过五金店,看到这个水龙头,我们都说,就它了。

kidroom_01

儿童房的书柜:

kidroom_03

踢脚线的细部:把多余的的地板往上长……

fussleister

补一张厨房的正面。

kitchen05

二楼卫生间的细节照片:

这个台柜也是我自己设计,用可丽耐建造的。

washroom3

卫生间的石材叫做云石。是天然石材,有着天然的纹理:

washroom4

这是在二楼的书房:

readroom2

书房和多功能厅用一个大玻璃立面隔开,一一是用来采光,二是增强空间的纵深感,

readroom

这个嵌在玻璃隔断里面的门也是一个比较别致的细节:

readroom4

书房的地面,中间嵌着青砖,和书架背后的一块青砖也是完全对应的。

readroom3

书房对面的楼梯,和贯穿三层的大蒜头灯。

stair04

在三楼的主卧:

masterroom3

masterroom2

这个长得像个台灯的吸顶灯比较有意思:

lamp

更衣间:

changingroom

卧室主床面对的,是大块的玻璃隔断。左边卫生间也是同样的玻璃隔断,户型原有呆板的空间格局被完全打通。

masterbedroom2

坐在浴缸里洗澡,可以通过大玻璃纵览整个楼梯间。

washroom_masterbedroom2

主卧卫生间的墙面用的是Bissaza的马赛克拼图。而在淋浴房却用不同的图案,强烈的颜色做出一个水溢出来的动态效果。

washroom_masterbedroom

一些楼梯墙的细节图:

wall

detail01

底楼客用卫生间的水龙头和水槽的商标相映成趣:

restroomfirstfloor2

最后奉上养眼美图一张,感谢大家披星戴月不辞辛看我的博客。

不过你们没有机会了,人家是Z先生的人妻,孩子他妈Annie女士。

IMG_1084aabb

完。大结局。

希望我再接再厉啦,要有突破啊!

关于casa Z的所有文章: (点我,我就是“所有文章”。)

6条评论

1300公里,1300米,we are on the road again

法兰克福出发。driving去南方。

从博登湖到国王湖,沿着阿尔卑斯山脉,一路向东。

开过皑皑雪山,也开过青草湖泊。

开过狂风暴雨,也开过晴朗。

车窗掉落了下来,called ADAC。 ADAC用胶布把窗户贴贴牢。继续前行。

行程1300公里。住在海拔1300米。

是的。we are on the road again。

 SAMSUNG DIGITAL CAMERA

——————————–上图的分割线——————————————-

继续阅读:1300公里,1300米,we are on the road again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