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A Z”刊上《家饰》杂志12月刊

本幻想自己是做大事情的,但看到WP上那帮文学青年自哀自怜嗲嗲做做却依旧亲切温暖,

本觉得自己是做大设计的,但看到自己亲手泡制的小小室内作品却依旧得意洋洋。

每个踌躇满志谈笑风生指点江山的夜晚,怎比上缝一席布衣剪一窗福字煲一出好汤的快感?

我本是老天爷他干爹. 你看我体面不体面

我本是银河边一织娘,却失足在这凡尘上。

 让什么空间,结构,表皮,社会语境,形体语言,可持续性都特么见鬼去吧,今晚只想坐在ikea的地毯上,吸着今麦郎泡面,给睡着的你盖上一件七浦路的衣裳。

————————————————————————————————————————

今天收到朋友拍摄的图片,他从书报亭买的《家饰》12月号,出版社的样刊还没有寄到。

照片很大,每张几乎占到2个页面了,同时,也说明选择了很少的照片。文字看不清。

选图的问题:我中意的几张照片一个都没有上,选择的都是……怎么说呢?群众喜闻乐见的?

可以理解,《家饰》 杂志的目标读者群应该和《domus》,《Frame》不一样吧。

anyway,非常感谢中国建筑装饰装修杂志社的任小姐和《家饰》杂志给我这个机会,希望有新的个人作品还可以合作。

小范围求扩散。

P1030702

P1030703

P1030704

P1030705

P1030706

所有关于《casa Z》的文章

Advertisements

27条评论

和墨鱼的聊天记录

一大早在上班的时候和墨鱼打屁扯淡谆谆善诱,置工作若邙闻,令人发指,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话题关于墨鱼回中国香港工作的种种不适应,以及反向文化冲突,地域差异,唯心主义。

以及认真你就输了。

以及和我比无聊,你们开始颤抖了。

———————————————————————————————————-

[23.11.2011 10:42:42] 墨鱼: 我都回来1年了,还在culture shock中。是我老了,没法习惯了估计

[23.11.2011 10:45:15] HJ: 我也不知道我将来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

[23.11.2011 10:45:36] HJ: 是调整自己还是试图调整他人

[23.11.2011 10:45:57] 墨鱼: 哇,很精辟,我很挣扎

[23.11.2011 10:46:19] HJ: 不过也之前有过预热,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23.11.2011 10:46:58] HJ: 再不行,我也给自己留了后路。先试试水,如果水太凉 就立马上岸

[23.11.2011 10:47:14] 墨鱼: 上哪去?

[23.11.2011 10:48:31] HJ: 回德国啊

[23.11.2011 10:49:14] 墨鱼: 觉得这个是步死棋,只能2选1

[23.11.2011 10:49:25] HJ: 为啥

[23.11.2011 10:49:34] 墨鱼: 不是说你

[23.11.2011 10:49:42] 墨鱼: 是说文化之间的挣扎

[23.11.2011 10:49:46] 墨鱼: 只能2选1

[23.11.2011 10:49:51] HJ: 不懂

[23.11.2011 10:50:34] 墨鱼: 在哪个地方就要按照本地文化办事

[23.11.2011 10:50:47] 墨鱼: 不然没办法如鱼得水

[23.11.2011 10:51:08] 墨鱼: 可是我又不肯完全变中国人

[23.11.2011 10:51:21] HJ: 这个我太同意了,我得找一篇前两天看的文章给你.以商比情。

[23.11.2011 10:52:04] 墨鱼: 给我看,给我看

[23.11.2011 10:54:16] HJ: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7899

[23.11.2011 10:53:08] 墨鱼: 我爸爸说我没有积极的在接受环境,讲给朋友听,朋友说,我爸爸说的不对,我是在完全反抗环境。一语惊醒梦中人呀

[23.11.2011 10:58:40] 墨鱼: 不知道德国给咱们都下了什么药了

[23.11.2011 11:01:06] HJ: 我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但我还是看到了德国这种既死板又完善的社会体系的优越性。虽然很多德国人不是这么看的,但是作为一个从小在无序中成长的中国小孩,这种对比性还是很明晰的

[23.11.2011 11:05:21] 墨鱼: 嗯,时间久了,这种优越感不好甩掉

[23.11.2011 11:08:03] HJ: 是啊,其实是个毒瘤

[23.11.2011 11:08:23] HJ: 这是个死胡同,如同你说的

[23.11.2011 11:08:52] HJ: 当时我们以怎么open的心态接受德国文化的

[23.11.2011 11:09:10] HJ: 现在我们也应该以同样的态度来接受中国文化

[23.11.2011 11:09:36] HJ: 在技巧上我们还可以修炼

[23.11.2011 11:10:00] HJ: 在心态上我们还需要包容

[23.11.2011 11:10:25] 墨鱼: 问题是我好像不太肯以open态度来接受中国文化

[23.11.2011 11:10:37] HJ: 这点我也看出来了

[23.11.2011 11:10:45] 墨鱼: 哈哈

[23.11.2011 11:10:49] 墨鱼: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23.11.2011 11:11:11] 墨鱼: 你呢?

[23.11.2011 11:11:28] HJ: 我没试过啊,不敢说啊

[23.11.2011 11:12:02] HJ: 不过我还是试图以一种冷静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事情的

[23.11.2011 11:14:15] 墨鱼: 可是我也觉得我以冷静的心态看待这件事情,可是这个忍耐的限度当情绪不稳定的时候会有濒临崩溃的情况

[23.11.2011 11:12:32] HJ: 其实上次和**中国合伙人交锋,我还是很有感触的

[23.11.2011 11:12:43] HJ: 他是一个在中国生活的德国人,比中国人更融入

[23.11.2011 11:15:00] HJ: 他给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你在希望享受在大城市生活便利的同时,却一直在不停抱怨空气污染,那你就要考虑是不是你个人的心态问题了

[23.11.2011 11:15:27] HJ: 任何事情都有硬币的两面,看你喜欢看哪一面了

[23.11.2011 11:17:00] 墨鱼: 我喜欢看背面

[23.11.2011 11:17:09] HJ: 哈哈

[23.11.2011 11:17:40] 墨鱼: 你知道,我现在每天都去健身房跑步

[23.11.2011 11:17:45] HJ: 好呀

[23.11.2011 11:18:51] 墨鱼: 我用这种方法来减压,你看,越跑越多,你就知道我背面看的有多久

[23.11.2011 11:21:24] HJ: 赵式文体。哈哈。我喜欢。

[23.11.2011 11:22:16] HJ: 推荐你看各种心灵鸡汤,给自己洗脑。比跑步有用

[23.11.2011 11:22:57] 墨鱼: 其实不是道理不懂,是主观抗拒

[23.11.2011 11:23:54] 墨鱼: 所以王八汤都没多大用处

[23.11.2011 11:24:42] HJ: 你知道的,我们这代人呢,都是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

[23.11.2011 11:25:34] HJ: 这个理论的副作用呢,就是中国社会的现状,物质的价值被无限放大了

[23.11.2011 11:25:50] HJ: 再说个从小爱科学的理论

[23.11.2011 11:26:17] HJ:一个人做爱,其实是和自己的大脑在做爱

[23.11.2011 11:26:57] HJ: 其实有没有异性都是无所谓的。因为所谓的快感和高潮都是脑垂体分泌物

[23.11.2011 11:27:18] HJ: 于是我们对异性的追逐其实是无意义的

[23.11.2011 11:27:55] HJ: 如果你能控制自己的意念的话,就可以脱离环境对你的约束了

[23.11.2011 11:28:29] 墨鱼: 你控制的怎样?

[23.11.2011 11:28:46] HJ: 完全没有成功的希望 😀

[23.11.2011 11:29:15] HJ: 我想你可能不一样,悟性高一点

[23.11.2011 11:29:52] 墨鱼: 我喜欢拿这种文化及地域差异开玩笑

[23.11.2011 11:30:41] 墨鱼: 时间久了,发现周围人没什么幽默感。于是现在转变成拿周围人开玩笑

[23.11.2011 11:31:24] HJ: 我也喜欢做文化比较,但是往往搞的很严肃,很冷静。学究派。于是,一脸贱贱的装逼样

[23.11.2011 11:32:18] 墨鱼: 傻子往往对环境没什么反映,悟性高最后就疯掉了

[23.11.2011 11:32:50] HJ: 疯掉也是你主观的看法

[23.11.2011 11:33:27] 墨鱼: 哇,不要一针见血

[23.11.2011 11:36:38] HJ: 我在享受物质生活的同时大谈特谈精神力量……同样是不悟道的表现。

[23.11.2011 11:38:42] 墨鱼: 我很相信以前的僧人所说的修行是通过对于物质和肉体的刻薄去磨练意志及精神力量。

[23.11.2011 11:39:02] 墨鱼: 所以我们拥有的太多了

[23.11.2011 11:40:28] HJ: 是的。我这几天还在和LJ说,我们拥有千万倍于动物性需求的物质

[23.11.2011 11:41:08] HJ: 比如说吃饭。吃饱其实就够了,可我们人类却又这么多变态的花样

[23.11.2011 11:41:23] HJ: 特别矫情

[23.11.2011 11:41:56] 墨鱼: 特别是亚洲人,欲望比哪都强

[23.11.2011 11:41:56] HJ: 非得摆出一脸占据食物链最顶端的装逼样

[23.11.2011 11:42:42] HJ: 其实人类被统称了也是一个错误,我们人类自己不这么看

[23.11.2011 11:43:13] HJ: 清朝是一个放大的例子

[23.11.2011 11:43:59] HJ: 宫廷里的人非要证明自己和其他人类不是食物链同一等级的

[23.11.2011 11:44:10] HJ: 那个繁缛啊

[23.11.2011 11:44:26] HJ: 让人情何以堪

[23.11.2011 11:44:46] HJ: 好比红楼梦里面描述的

[23.11.2011 11:44:56] HJ: 这是sick了

[23.11.2011 11:45:45] 墨鱼: 问题是如果习惯了环境,就温水煮青蛙了。最后什么都不觉得了

[23.11.2011 11:45:56] HJ: 反过来,动物看我们是不是也很sick呢

[23.11.2011 11:47:19] 墨鱼: 别说动物了,我觉得我自己都很sick

[23.11.2011 11:48:02] HJ: 什么ipad啊什么的 😀

[23.11.2011 12:39:07] 墨鱼: Haha, 居然嘲笑我

[23.11.2011 12:39:45] HJ: 反应够慢,有悟道的潜质

(略有修改错别字。以及断句。以及我知道我讲的都是废话。)

12条评论

《why do architects wear black》(2) 之《独立设计师装逼指南》

为毛这个段子的名字叫(2)…………在(1)写出来之前……

原因是这样子的:我本来想写一个小段子叫《why do architects wear black》的,写的中间插了一个小小小段子。可写着写着却收不了手了,tiny段子写成了tall段子,tall段子写成了grande段子,grande段子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变成的了Venti段子。(关于tall,grande和venti的名词解释请向Starbucks公共关系部咨询。)

于是干脆拉出来独立成文写一个《装逼指南》吧。至于《why do architects wear black》(1) 什么时候写出来,嗯,原则上看心情。

————————————————正文的分割线—————————————————————

去年圣诞节的时候,Tobi送了我一本奇书,叫《why do architects wear black》,中文的意思是为毛二逼建筑师喜欢扮黑超。SDC19795_thumb2

这本书实在是没有营养,就是问了一百个著名的建筑师这个特蛋疼的问题,得到了100个二逼的回答。总体来说,这是一本冷笑话集锦,垫桌角太厚,垫背太小。我严重怀疑Tobi用五分钟翻完这本书,假惺惺地转送给我。

换个角度看,后来发觉这本书做厕所读物却是一本优秀读物,无论便秘还是拉稀,总有时间读完几个二逼的回答,再想象一下这些或严肃或牛逼的建筑师看到这个蛋疼问题的便秘脸,我就能开怀大笑,菊花生风,拉地酣畅淋漓,气吞河山。

建筑师们的回答当然是稀奇古怪。(见图)

SDC19797_thumb2

“black is timeless, like architecture should be”——Meinhard von Gerkan, Germany.

GMP的老板和他建筑一样,毫无乐趣啊。

————————————————

SDC19798_thumb2

“i also wonder why everyone wear black, Nowadays, i´m trying to wear bright cokours, but today i´m all in black by accident. what a pity!!”——Toyo Ito, Tokyo

哈哈,toyo ito 悲催了。残念!

————————————————

SDC19799_thumb2

“i can´t think of anything concerning black – maybe because so many architects wear it?” ——Jacques Herzog, Basle.

Herzog兄,请你牛头对马嘴,好吗?

————————————————

SDC19800_thumb2

这Ai Weiwei 大兄弟写的,不用我翻译了吧? 可兄弟你啥意思啊?

————————————————

SDC19802_thumb2

“architects tend to wear black because they think that it avoids making a statement. Fat architects wear black because it makes them look thin.”——William Alsop, London

(大实话!鼓掌!)

————————————————

当然最多的回答是—— Holy crap……  i never wear black….

这回答,总有一种被人抓住了把柄于是面红耳赤地辩解的感觉。

好吧,我承认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但既然有这个伪命题出现,至少算是一种现象(phenomenon)吧?

于是想到了王小波的那只特立独行的猪,和豆瓣上很多以这只猪做标杆的人。和不在豆瓣上混也想拿猪做标杆的我。

————————独立设计师装逼的分割线————————

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architect,我很少有机会wear black,拿个蓝图什么的,站在工地上指点河山,也不需要在客户的面前wear black,自信满满让世界充满爱,打开一堆做的很炫的ppt,激扬文字。我的职业其实叫architecture design,讲的牛逼点就是建筑风格的领航员,大海航行靠舵手;讲的猥琐点就是冲在前面当炮灰的二逼旗手,成功了,是老板的理念,失败了,是我的失败理念。我的工作和实验室里做分析的实验员,两眼一抹黑编程的程序员,嘴皮和眼皮都上下舞动的交易员没有任何不同:宅。面对电脑。右手画图,左手撸管。

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穿着裤衩,拖鞋上班。一件衬衫穿5天。

其实我很羡慕那些可以wear black的同行,整天精神抖擞,一副成功人士的嘴脸。我东施效颦,爱屋及乌,白天没有机会穿西装,只能晚上看电视的时候穿,配上淡蓝色的细格衬衫,和藏青色的条纹领带,并把裤脚卷起,缓缓地把脚浸入脸盆里……那一刻的感觉,叫幸福。

其实我有黑色西服。我还有黑色衬衫。我还有黑色皮鞋。我还有黑色领带。

可是我不能穿。

之前说过了,我的职业其实叫architecture designer,在这个圈子里,特立独行是有讲究的。你要是穿成architect的模样要被人笑话的,你得有一种独立的范。

独立是一个牛逼词儿。有什么独立电影,独立音乐人,独立摄影师什么的。反正一带上独立两字,立马就牛逼地金光闪闪。

所以,混我们这行的,一定要有独立设计师的范。

独立设计师的范是什么样子?

一双Vans的板鞋是必须的。NIKE的街头系列也可以。千万不能穿阿迪王,阿迪达斯也不行,就算三叶草也不行,那都是二逼小青年穿的。

皮靴也是可以的,但不能擦地铮亮。最忌雅皮范,比如尖头复古皮鞋,那是wear black的同义词。

牛仔裤要修身的,Dolce&Gabbana那种,千万不能肥裤腿的那种,肥裤腿加板鞋,再露出一截平角内裤那是玩hiphop的。二逼hiphop小青年。

牛仔裤一定要配根皮带,当然不能是皮的,那是乡镇企业家。得是编织的,最佳为撞色系,要和有一点点毛边的牛仔裤有微妙的违和感,要看似搭配失败,却又精心巧妙的赶脚。

上身夏天可以是简单的tee,但是不能是胸膛印一大图案的那种。得是一个标志,或一个slogan,得默默地传达你无声的statement。或是巧妙地表达了你去过某个二线城市的博物馆或加入过某种公益活动。当然也不能印一个巴黎铁塔在上面,也不能是“i love NY”那种。“i fucked LA” 勉强可以接受,不过那都是实习生穿的,太过张扬。当然,我说的公益tee不是“better city,better life”这种。

还有一种选择是纯色的那种,纯白或纯灰,俗称老头衫。在领口或是下边 (注意,不是胸口,注意,不是胸口!)缝有(不是印有)小小的牌子logo。这个牌子是唯一的亮点,这可有讲究了。想到CK的人先去面壁,Prada那是纯炫富,zara我估计穷逼设计师经常买,但一定会把标志撕掉,假装独立品牌。对了,关键词在这里:独立品牌。这种毫无色彩毫无图案毫无面料毫无设计在里面的三无老头衫一件要卖80欧,90欧,拼的就是比谁独立。

次选择是某些fun Sport的运动品牌的三无Tee,强调你对穿着的舒适性的重视,让搭配和时尚都是浮云。这运动品牌不能是Jack Wolfskin,不能是Columbia,不能是North Face ,在办公室里穿野外品牌是赤裸裸的装逼,装二逼。得是fun sport,类似ROXYQuiksilver的那种范。

Roxy-surfing-roxy-921872_1024_768

稍微文艺一点的,不长大胡子的设计师可以穿衬衫。白衬衫什么的配上板鞋那简直就是乡土IT范,况且都过时有个7,8年了。当然白色的亚麻衬衫不在此列。亚麻白衬衫自有一种境界,当然配板鞋不合适,最佳搭配是vans帆布鞋。黑红格经典款太过激烈,可以是蓝白格的。不过气质欠佳的设计师慎入。

格子衬衫是百搭,懒惰的独立设计师最爱。不过这格子也是挑的,单色的浅色小格子就是一写字楼小白领。撞色的小细格看上去像观光客。大格的撞色格衫正当时,但是颜色选择要慎而又慎,容易被“复古”。好在设计师基本都学过点色彩学,基本功在。

天气凉了,可以配件外套。运动装可以,但一定是urban型的,原理同tee。经典的穿法还是板鞋牛仔裤配小西装。西装要小半个号,但又不能小一个号像借来的。西装一定要是正式西装,顶多有点Jil Sander式的微小变异。千万不能是类似左边有两个口袋的时尚西装,那是乡村非主流或芒果台主持人何炅。

西装一定要配个围巾。但又不能是文艺范的围巾,跟韩国那个过气明星裴勇俊似的,“作”就一个字。围巾要粗犷,旧旧的那种,要长,要看似在脖子上胡乱地围上几圈。

配饰也很重要,脖子上就不能挂东西了,挂什么都是“金链汉子”。手链可选。戒指加分。但不能带的像拉格菲尔德似的。

眼镜通常很加分的。一个屠夫戴了副眼镜也有独立设计师的味了。(以图为证。摘自网络)

medium2_thumb2

可这眼镜也不能乱戴。戴斯文款的统统是银行职员或卖保险的。戴个Chanel或Dior都是gay设计师。gay设计师通常只在服装设计行业牛逼,做建筑设计的,gay招人打。独立建筑设计师是可以带黑框树脂眼镜。但是有镜框没镜片这种事情,通常都是90后装时尚逼做的。真正的时尚人士讲究是随意,随意了。可以推荐佐川藤井的木框眼镜,但只推荐给欧洲设计师。这款眼镜,在亚太地区太大众了。 亚洲独立牛逼设计师可以入溥仪式小圆眼镜,可参考张永和和密斯。

IMG_0487

(大喝一声:看清楚了!都是眼镜男,都是大牌。但只有中间那个张永和才是独立的范,左边这个马清运是牛逼哄哄建筑师范,右边那个欧宁是公共知识分子策展人范,细微的差别,千万别看走眼哦。 再看看他们穿的衣服的颜色和此文的标题?)

年轻一点的独立们可以入一个耳罩式耳机,有事没事就挂在脖子上,代表你对音乐的Statement。入森海Sennheiser的话你就直接败了,那是玩器材的发烧友,tech freak,死宅。那糟糕的造型设计,典型的德国乡土品牌。作为独立设计师,不但要追求音质,还要注重品牌传达的生活理念。可入魔声Monster beats,耳机可以是黑色,也可以是白色,但连接线一定要是红色的,突出设计感。脑袋闪过罗技的直接拉黑。

18623

有条件的话,纹身也是一个很重要的statement。这个纹身不能是新纹的,not professional。纹身体现是一种历史,是一种年少轻狂的过去,要有一种曾经沧海的味道,要有一种改邪归正的味道,要有一种别看老子现在是个苦逼设计师那是老子玩腻了想过普通人生活的强大的味道。就算是过往,这内容也是要追究的,这决定了你的过往是二逼还是傻逼,也决定了你现在是牛逼还是苦逼。纹个i love xxx那是傻逼百分百,纹个龙虎豹不如直接写上我来自农村。纹身一定要慎重,这个statement比Tee上的可是重要多了,图案容易笑场,不如找个金句纹在上面,要英文,就算长胖了的话,顶多是Arial变成Arial Bold而已。中文博大精深,不是你我之辈能玩的,有一个女孩……失恋后去纹身……一年后……纹身被人看见……问为何纹身……答曰被男友抛弃……所以要纹在身上提醒自己……那人问,为什么纹个“小良”,男朋友的名字叫小良吗……女孩发飚……什么小良,这是个“恨”字!

如果你是老独立的话,在手臂上隐隐约约有个不太工整的和平标志,让人立刻联系到40年前轰轰烈烈的嬉皮运动,立马有一种老子上过的马子比你见过的都多的赶脚,让众多小独立们翻身下马,跪地舔鞋膜拜。

帽子不详。缺乏研究。

对了,还有包。背剑桥包什么都是文艺青年,我们要和他们划清界限。独立们一定是要有杞人忧天的环保主义精神。所以——“Freitag”邮差包。没有别的选择。

IMG_2497

交通工具首选自行车,那是一种拉阔时代(lifestyle)。可以是downhill或fixed gear(死飞现在正当时),不能是买菜车或bmx。偶尔用滑板和自行车交替上班的加分。

summer-outfit-hat-streetstyle-fixed-gear-single-speed

(死飞)

so, 这就是独立设计师的Dress Code,一定要在这个Range中哦,增一分则太多,减一分则太少。一定要仔细研读的我的指南,揣摩我的details。

这就是独立设计师与众不同特立独行的地方,“独立”范的开始。

敬请资深装逼范斧正!

37条评论

今夜月色妖娆,闲的发慌,文青上身的小忧伤

幸好当年没WiFi……才有孤独和对孤独的认识。

才有发呆。

才有胡思乱想。

才有沉默的阅读。

才有专心地交谈。

才有抬头看见风景。

才有静物。才有颜色。

↓ ↓
 “1912 和 2012 劳动银民在无聊的时候干什么”

*(左图:爱德华•霍珀Edward Hopper,右图:各种图库微博)

dantej

会不会10年后,有资深文青感慨:怀念当年在星巴克用笔记本上网,自带电源线,10米的延长线,从吧台接个外接插座,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下,写出了不朽的诗篇……

继续以翟永明《在古代》疯狂刷屏:

         在古代,我们并不这样。
  我们只是并肩策马,走几十里地,
  当耳环叮当作响,你微微一笑。
  低头间,我们又走了几十里地。

——————————————————————————————————————————————

这是本月最喜欢的两张画:

420054_200906041357041JS4x2

可为毛我的口味这么雷同泥?

尼玛。老子……没有小资产阶级的命,却得了小资产阶级的病……

怀旧。

和装忧伤。

15条评论

小镇青年,心系世界!

有个奇怪的六度分割理论扬言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

那么,我和印月小姐的关系,怎么着都得隔7个人吧?

事实上,我和印小姐算不上什么朋友。

事实上,我和印小姐根本不认识。

除了,她看过我几篇博客。我看过她几篇博客。

一个是旅居伦敦的长的像花瓶的做金融精算师的文艺女青年,热爱汉学,茶道和书法什么的,也热爱生活和社会。博客吹捧率篇均90人/次。

一个蜗居德国乡村小镇的大龄男愤青,长的像精算师,干活像花瓶。无特别。仅爱好报复社会。疯狂发博,回复率在0前后左右,时上,时下。

我深刻批评和自我批评了一下,长的太丑是主要诱因。这是先天性残疾,虽然我积极向上,热爱进步,可这顽疾,没法根治。

————————————————————————————————————

印小姐有个文艺青年博客圈。里面的人好像都互相认识。里面的人都喜欢用成语,还喜欢用排比句,还喜欢引用古诗,还喜欢用我不认识的单词。有一天,印小姐手谕,说我的文章略有文青遗风,我就莫名其妙打入文青内部了。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肤浅地有性格。所以我向来不喜欢和文艺青年打交道。你晓得的,这种生物精灵古怪,又喜欢看一些偏的东西,很邪门。

比如说有次我认识了一个文艺女童鞋,我想和她探讨《碟中谍》的时候,她居然先和我谈起了新浪潮运动并且顺势把我引导到《穆赫兰道》的影像的真实与认知的真实的对立和区别。

还有当年我在月下面对一群学妹夸夸其谈“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并亲手示范摸了一把学妹大腿说这是合理的时候,有一个这种生物冷不丁地来了一句,黑格尔原话“What is rational is real”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你们人类真肤浅。

干嘛啊你?人活着,重要的是开心!

从此,我对文艺青年一直怀恨在心。

————————————————————————————————————

我身边的朋友大体可以分为4类,,商人(我原来是商学院毕业的),建筑师(后来半路出家了),文艺青年(不多,网路上认识为主)和文盲(发小们基本是这一类)。

为了不暴露我的无知,我深谱孙膑赛马之道。

从技术上讲,我只和商人谈建筑谈社会结构 (吃饭的时候要装出一副高瞻远瞩,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这个时候商人都会乖乖地买单),

和建筑师谈文学(建筑师大多工科出生,谈社会谈电影可以,谈文学一般都不行),

和文艺青年谈宏观经济学(一开始准备谈建筑的,后来发觉文青对建筑一般都能扯上两句,怕露馅,就不谈了。大学里面就宏观经济学这课有几节没睡觉的,还能扯几句,文青们对一草一木观察入微,对宏观世界掌控能力不强。),

和文盲谈任何事情(因为他们只会回答你一句:烦不烦?晚上来擦麻将。三缺一!)

印小姐这里比较棘手,谈文艺,还没亮招就败了。

谈经济,精算师呐……

谈建筑,居然她说对设计也颇有心得……

————————————————————————————————————

我向来不在网上交朋友。我对网友一词一向没有什么缘分。

小时候,就是刚刚有MSN,还没有QQ什么事的时候,有一老大哥今天跟我说“我和网友见面了”,明天跟我说“我和网友上床了”。太潮了,我在羡慕之余还很困惑,尼玛哪来的网友?我tmd MSN上就仨人“寝室老大”“寝室老二”“寝室老六”。有什么事,还是天天见面讨论为主。

由嫉生恨,我觉得网友挺不靠谱的,“网友见面”我特别容易和“卖淫团伙”联系在一起。网友没一个是好东西。

唯一见到一个网友还是moyu,这还是近半年的事了。没有金钱交易。老婆在边上作证。

同样,在博客上,原来的msn space纯粹是message的一个衍生,稀稀落落的留贴纯属离线msn,似乎没有人误闯私人领地。后来space解散,朋友们的博客各奔东西。第一次搬到WP的时候,和2001年第一天站在法兰克福机场,陌生地让我不知所措。

从此一直在自语的过程中。

老朋友们都挺靠谱,都说一直在关注我的博客,但从来都咬紧牙关,不发一言。我了解你们。

突然之间跳进一个陌生人,上蹿下跳的,就是那个印小姐,感觉很穿越……

————————————————————————————————————

我至今不太明白我为啥会发育成二线城市小资青年的模样。压根没有发育环境。我出生的那个村庄全村就俩娱乐——麻将和泡脚。镇上唯一一个书店能买到最文艺的书籍就是《故事会》。

(可我居然也能在那里淘到林语堂全集,(更正:记错了,林语堂全集不是在那买的,当时淘到的应该是《芥子园画谱》全本。我不该侮辱我的家乡的,多的是藏龙卧虎之人,出了潘天寿,柔石,方孝孺等大师。我高中的同桌前段时间还上了百家讲坛讲宋史。)

读书的时候读商科,那帮肝胆相照的货全他妈是商人。那唯一会写黄色小说的伟哥毕业后也没弃戎从笔,还是走上经商的康庄大道。

当然,我老婆也是金融从业人员。

对了,前几天有一大学哥们看我在微博上从来不和他讨论炒股经验把我拉黑了。

————————————————————————————————————

说到哪了?其实我觉得印月小姐挺牛逼的,想扮花瓶就是林志玲,想扮科学家就是居里夫人,想做文艺青年就有张爱玲的气场了。人格分裂,收放自如。

这不算什么。但侠气太重,逼人……逼人……逼……

2个月前,由于微博上一句戏言,印小姐就把慷慨地把这本冯唐的《不二》寄了给我。

可是,其实我们是陌生人……

我觉得很感动,不是因为这本书,《不二》其实有点二,而是我居然物理上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礼物,那赶脚,就像《知音》里面苦逼的山区儿童收到了一位陌生叔叔捐助的课本:大叔,您对山区孩子的无私爱义薄云天!

就这样,一个德国乡下的懵懂青年,通过了网路,终于和这个神奇的世界联系起来了。

小镇青年,心系世界!

img_4918t

(对了,书看完了,还要寄给澳洲的beya  也是通过印小姐认识的一位神奇朋友。这本书还要继续全球传递下去。希望每一个收到这本书的同志都贴一张照片上来,见证一下网络的物理属性吧?)

此文也献给在新浪博客上扎营的叫Summer国产乐乐的人。

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见到你们。但这些都是一些被称作所谓朋友的东西。网络这东西,挺玄的,可有一些人和事,他们是真实存在的。

37条评论

“CASA Z”刊上《万科家书》

Well well,发觉在3deluxe打工做主持设计师工资不够花肿么办?作为设计教主我hold的住。2010年初,我利用了点私人时间做个一个hobby project “Casa Z”,偷偷攒了点血汗私房钱藏在袜套了,连搬家老婆都没有发现。整个场面被我hold住了。

2011年,在项目结束了之后,受到了广大顾客的一致好评,高度肯定,深深感动,热情赞扬。

北京的中国装饰装修杂志社发来贺电,说我的这个作品将刊登在《家饰》杂志10月刊上。

《家饰》杂志? oh my gosh, that is not fasion!我在等《FRAME》和《Domus》发来贺电! 没关系,整个场面我也hold住,一个move回来,开发商向我发来了贺电。

话说那天万科(开发商)的记者关于我的这个作品,采访了Casa Z的女主人Annie,并深情并茂地写了一篇报道发表在了他们的售楼杂志《万科家书》上。

好吧,希望万科的潜在客户能看到这篇报道,哭着喊着下重金求我帮他们设计吧。万能的《万科家书》,显灵吧!

(oh my gosh,居然木有刊登我的联系方式!还好我有博客,我hold住!)

只是这篇报道的题目把我给hold了——《安妮的生活艺术馆》。生活艺术馆?这不是太平洋百货里面卖锅碗瓢盆的那个department么?NOT FASION!

OLYMPUS DIGITAL CAMERA

 

P9210303

P9210306

P9210307

P9210299

P9210300

 

关于《Casa Z》的各种前世今生,各种纷纷扰扰,各种悲欢离合,各种笑书奇谈请连续猛击以下链接:

击我!击我!我就是“以下链接”!

26条评论

搭车去柏林

19世纪末的柏林,和巴黎同为小资文艺青年朝圣的中心,我猜想那年头装逼男女的心情,赶脚就像我小时候心向北京一样。

可惜没过几年,艺术的柏林就悲催地成了世界近代史的代名词了。

我对老乔号称愿抛下一切成就换来与苏格拉底一下午的对话不甚感冒,也对映月小姐嚷嚷要嫁给鸭梨山大帝没啥兴趣。不过要是能搭打折月票穿越到1989年的柏林,听听老柏林人讲讲各种惊心,各种动魄,各种穿越火线的八卦,倒是值得配一杯70cent的拿铁玛奇朵来听的美事。

 SAMSUNG DIGITAL CAMERA(我在reichstag(柏林议会大厦)的顶上。)

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