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既然生,所以活

我在流浪,文字也是。

(博客从live space 搬到wordpress,又搬到新浪的故事。写于10年12月28日)

———————————————————————

1992年,有个叫郑智化的歌手写了一段很无不给力的歌:

我嘴里嚼着口香糖
鞋跟呦在柏油路上
喀达喀达地响
就这样流浪
喝了酒的那个夜晚
你用力拍着我的肩膀
叭达叭达的响
就这样流浪……

http://www.xiami.com/widget/0_3529505/singlePlayer.swf
http://www.xiami.com/song/3529505

———————————————————————

2008051909561179

平安夜是一个人过的。在宁波在上海的火车上,2块豆腐干,一袋糖炒栗子,一瓶矿泉水。火车餐的标配,5岁的时候跟着爸爸去上海看姥姥,就这么过的。33岁的时候,把历史又重新过了一遍。

很少吃零食。觉得男人吃零食特娘。对于任何要剥壳的东西都免疫。一辈子嗑过的瓜子不过百颗。这袋糖炒栗子把我忙的不亦乐乎。不停地用牙齿啃,用手剥,纯机械地打开一颗,塞进嘴里,再重复上一个动作……

突然之间捻指一笑,悟出来了:吃零食其实是一种修炼的道具,就像和尚念经,转经轮,捻佛珠一样,不断地重复一个动作,那是一种“念势”,借机械的重复动作束缚你的肉身,排除干杂事的可能,同时集中你的注意力在一个事物上(如同催眠师的钟摆),而大脑却在这时刻可以极度活跃,就这样,排除杂念,达到一种冥想的境界。

终于明白,那些满嘴黄牙,扣着脚丫,吃着零食的都得道了,我们这些悟性钝的泛泛之徒却还在人世间为臭皮囊而自鸣得意,为爱恨情仇而喜怒哀乐,自以为是个人物,是个文学青年,是个夜店女王,是个马云。

我每磕开一颗糖炒栗子,就离佛进了一步鸟……

而每个上火车走过我身边的黑丝豹纹性感女郎,却把我拉回原点鸟……

就这么拉拉扯扯中,一袋糖炒栗子干完。

最终,我还是没有成佛鸟……

点击此处更啰嗦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shí 十 nián 年 。在路上……

今年的12月份,我要去中国参加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同学会。本科毕业居然已经10年了……

我原来在中国读的大学那个时候还叫杭州商学院。学校前门叫教工路,后门叫学院路。我读的是国际贸易。我们班叫国贸961班。我住的寝室叫1224寝室。

后门边上有一家小炒店,叫华翠。对就叫华翠,也不知道是叫饭店还是什么的。反正我们就叫它华翠。华翠就10平方米大,里面就几个煤气罐,一个灶台,几个炒锅。门口露天就放几张桌子凳子,就开张了。应该是1996年,我们进来不久的事。

点击此处阅读全文

6条评论

辛苦的时候,想想有人比你更辛苦,你就可耻地被幸福了……

我是从来不看电视的,当然也很少看选秀节目。不过据说《中国达人秀》的刘伟感动了整个中国,正好在受失眠的折磨,还是要翻出视频看看的。

看到前几集刘伟用脚弹钢琴,感动还谈不上,“啧啧”称奇还是有的。能练成这个功夫,挺他妈牛逼的。不过杂技团里那几位背睡钢针,胸顶大锤的也挺牛逼的呀?

不过看到半决赛,刘伟居然边弹边唱,唱的是百年老歌《爱的代价》,小伙子唱的还挺好。当他开口第一句“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我的眼泪就可耻地滴下来了,就这么可耻的被感动了。

大伙儿都不容易啊。我现在一天工作14个小时,还要忍受5个小时的失眠……不是还有理想,还有梦嘛……

辛苦的时候,想想有人为理想比你更辛苦,你就被幸福了……这就是《达人秀》的秘密啊:当所有人围在电视机前看个个比自己惨,还这么牛逼,于是社会就和谐了……够励志!

点击此处阅读全文

一条评论

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这两天要赶图,过着朝五晚九的日子,没有什么可以记录的。

不过画图的时候都是听着网络电台,工作娱乐两不误。

不过今天听到了一首歌,居然让我汗毛都竖起来了。(好像在中国汗毛竖起来是表示恐惧的意思,而在德国,则表示感动,不过真的汗毛会竖起来的呀,不是说说的……)

这首歌是李志的《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http://www.xiami.com/widget/824283_389130/singlePlayer.swf

严格地来说,这只是一首乐曲,也只有1分12秒短短的。曲风和乐器也是十足的80年代感。

但是这小提琴一拉,却一下子拉出了一个个活生生的词。这个没有歌词的歌,却能让不同的人,听到不同的故事。

我听到的,是:

1992年,我坐在从宁波到杭州的绿皮火车上……开着窗。我把头伸出窗外,聆听风呼啸而过的声音……车上还是放着那首《希望的田野》: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很期待在绍兴停车,可以吃到好吃的梅干菜盒饭……坐我对面的是一位好看的姐姐,大学生模样……车开了,爸爸还在注视着我离开。他不是话多的人,但是这个时候还在唠叨我到了杭州该干什么什么的……突然鼻子有点酸……

啊呀,汗毛又竖起来了……

你听到的,又是什么故事呢?

2条评论

从前的从前的从前,我们都是追风少年

http://www.xiami.com/song/1769235266

《岁月神偷》。香港人的集体回忆。

不是我的历史,但是……我懂的。从前啊,谁没有过啊……

听这首歌的时候,发觉自己的哭点很低。是更年期的自己翻看青春期吗?

刚上小学时候,我们奶声奶气地哼着“小小少年,很少烦恼,眼望四周阳光照”,我们其实不知道《英俊少年》是一首什么样的歌。

再大一点,全城热播《便衣警察》,虽然我没有看过,但是,要是你还不会哼两句“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博激流”怎敢在院子里混啊。《少年壮志不言愁》这歌名听上去就很有社会主义积极向上的风气。

高中的时候,我们竖着头发,叼着香烟,骑着太子车横冲直撞,梦想进入黑社会。我们都唱吴奇隆的《追风少年》,我们觉得“肩上扛着风脚下踩着土,心中一句话不认输”是一句很屌很屌的歌词。

到了大学里,开始流行优客李林。那首《少年游》,我至今还能把歌词完整地背出来。不记得有多少次,我们一起坐在校园的草坪上点着蜡烛,一起唱着“For you,My dear friends,I’ll be always on your side,当你很想远离痛苦 寻找爱”,一起留着长发,一起干着白酒,一起哭得稀里哗啦。

这首《岁月轻狂》是时光机吗?一首新歌就能把所有的过去都串在一起。光是“少年”这2个字,就可以让我们鼻子发酸。是啊,所有唱过《少年》的歌手们,现在已都不是少年

还有一些点击这里

2条评论

爱是为你唯一的点歌台

http://www.xiami.com/widget/824283_2089746/singlePlayer.swf

今天是母亲节,感谢为了我操劳一生的妈妈。虽然你有时候很啰嗦,有时候又很无厘头(希望你看得懂什么是无厘头:-)),但是,我还是很爱你的,就如同你很爱我一样。

今天没有能够在你身边,那么就把自己假装成一个点歌台,为你送上我的祝福:

(低沉,有磁性的声音)

音乐送给您,天天好心情。

大家好,我是HJ105.8空中音乐电台——夜半鸡叫的节目主持人H.J.

收到一位热心听众HJ的来信,希望我们能为他远在Babenhausen的母亲Li女士 点上一首歌曲,HJ听众想对他妈妈说的是,以前都是我不乖,老惹您生气,希望你不要见怪,并希望您好人一生平安。

好,感谢HJ先生的来信,他对母亲的感情也深深地感动了我们,那么,今天恰好又是母亲节,送上路易斯·阿姆斯特朗(Louis Armstrong)的一首歌曲《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希望 Li女士能够喜欢。

如果HJ先生的母亲 Li女士 恰巧没有在收音机旁呢(绝无可能),又碰巧会用msn,同时会看好友的博客,她也可以登陆我们的官方网站http://huhaijie.spaces.live.com,并在这个帖子的最上方(就是“今天是母亲节”这句话的上面)一个播放器(红色框,蓝色底,边上有一个灰色的小箭头)里,按那个亮灰色的> 箭头,来收听HJ先生为你点的歌。

Li女士,如果你还是没有办法理解如何播放歌曲的话,请您致电本电台,我们的客服人员HJ会为您详细指导操作的。

谢谢您的收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音乐送给您,天天好心情。我是主持人H.J. 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最后,祝天下所有的母亲节日快乐,身体健康。

再见。

8条评论

跑调

我是一个很容易跑调的人。这个跑调不是指唱歌的跑调……哦,当然我唱歌也严重跑调,但这儿我想指的是讲话的口音。

我身上有一种类似模仿秀的恶习,每当我和某种口音的人交谈的时候,就会不知不觉地被那种口音带过去,颇有有一种鹦鹉学舌的味道。

比如和北京人在一起讲多两句的话,就不知不觉地把舌头给绕起来了,“您个二把刀就甭介儿了,忒怂!”, 碰到东北的特别是长春的哥们我一见面就“嘎哈呀?你别(第四声)找我”和上海人在一起我10句话你有9句以“伊刚”结尾,还有一句加上“彻那”。碰到白话仔就更不得了,上口两句就能把人给镇住,人家立刻把你当老乡两眼泪汪汪,再个的,兄弟扮港商简直是不带闪的,只是多讲两句就傻眼了,只能嬉皮笑脸地说“识港哞识听啦。”

不过,和台湾人讲话,除了以前在Marburg读书时,和住学生宿舍里几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台湾美女交换生互说hello外,还真没有过。

我指的讲话当然不是电影《艋舺》里的那种“意义是三小”之类的闽南话,而是和台湾人用国语交流。

老实说,我挺喜欢听台湾人讲国语的,我觉得那种口音很有礼貌啊,特别是台湾男人。

以前接触过一个主搞多媒体艺术兼职CEO台湾老“男生”,证大喜马拉雅中心的前执行总裁林书民,一个长的干干净净白白嫩嫩像20出头的40岁老男人,一口温柔的台湾国语,慢慢悠悠的,有礼有节,煞是好听。那个时候是他讲我听为主,谈不上什么交流。

这次由于工作的缘故,给台湾一家互动设计公司打了一个长电话,和我接触的也是一个男生。由于之前的邮件都是英语交流的,突然之间,两个中国人就很尴尬地直接开国语了。由于设计圈的缘故,他上来也不喊你H先生,而是亲热地直呼我的名字海杰。同胞嘛,当然要礼尚往来,我也要亲热地喊他的名字不带姓的。偏偏台湾人起名字和大陆不太一样,很多“仁”啊“贤”啊什么的。要是有个大陆的哥们比如叫李建军的我喊他“建军”也没什么,可碰到台湾的比如叫侯孝贤的,我称呼他“孝贤”就显得很肉麻了。(还是我多心啦?),这样,2个陌生人打了1个小时的电话,你一个海杰来,我一个孝贤去的,暧昧地让我都崩溃了。

这也算了,偏偏这哥们典型的台湾腔,比蔡康永还要台湾腔。这台湾腔吧,不好用文字描述,不像某些烂剧本里的模仿香港话,句句带个“啦”字。正宗的台普话(台湾国语)里是没有尾音的,那些动不动就“夯,夯”的是闽南腔。

你也不能简单地污蔑台湾腔很娘。其实不娘。周杰伦台湾腔重吧?娘谈不上吧,只能说屌啦……

问题是……我还真说不清楚台湾腔是什么特点……我个人的感觉就是……拿一个台湾人现在流行的单词说的话,就是——“有爱……”。 很温柔,很礼貌,很有爱。

之前说过哦,我是一个很容易跑调的人。就这样,一个小时过去了,我的讲话也翻山越岭,穿过阿尔卑斯,飞跃西伯利亚,掠过华东平原,直接降落到宝岛台湾上。一个小时,我也和他很温柔,很礼貌,很有爱地交谈着。

当我把电话挂掉之后,发觉四周一片寂静,一股凉风掠过脊梁。身边的德国同事都诧异地看着我,虽然没有人听懂我讲了什么,但是,他们一定感觉到了什么。

我再看看我自己,唉哟我的妈呀,我居然翘了一个小时的兰花指!兰花飞舞,满屋飘香……

赶紧把手指放下,并扫干净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

接下来,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给台湾的那位同行写了一份回信:

dear xian,

thank you for the really nice conversation by the phone, but i prefer to write you in English. hope it is finding you well….

(完)

4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