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既然生,所以活

《老吴和小顾》未删节版

前言:这是我在朋友跨年婚礼上的一段祝词。录了下来,放在优酷上,在婚礼现场播放,算是kind of surprise吧。婚礼上,有些话就不能太放肆,也不能太罗嗦(你知道我的,罗嗦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病),就有了5分钟限时抢购精简版。现在婚礼过了,就放出大尺度无码未删节导演加长版 (妈的,我又罗嗦了……)。写给别人——也写给自己。

有道是:

你问我怕什么
怕不能遇见你

——《牡丹亭外》

————————————————————————————————————

序:

有人告诉我,

有一天,

会有个人走进你的生活,

并让你明白

为什么你和其他人都没有结果。

————————————————————————————————————

吴方浩老师年长我十几岁又是道上混的前辈。按理说,和前辈称兄道弟交朋友是大不敬,上海话说是要吃剁栗子的。可这前辈相当潮,大叔的躯体正太的心,整天一顶鸭舌帽装上海小开,还疯狂上微博开心网,流行歌曲可以update到方大同卢广仲。(嗯,我还停留在陶喆周杰伦这水平)。所以,他公司里的小兄弟们当面叫吴总,背后叫老吴。

老吴是上海土著。上海话开的比国语好,笑中含刀。号称嗜杀上海设计市场,阅人无数,黑白通吃,颇有当年黄金荣杜月笙的遗范。从外资公司设计总监位置退下来后张罗了自己的公司——Wintop Design。

这一套,有当我偶像的潜质。我上个偶像是郑智化,就是那个残腿唱歌的,都好多年前的事儿了,所以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收了他做我偶像。

小顾是他那店的合伙人,二当家,前老板女友,现老板娘。年龄和我相仿,青春玉女。长相清纯可人,干事雷厉风行,百炼成钢绕指柔,也是那种萝莉脸,纯爷们心的主。

————————————————————————————————————

我对这对神仙情侣神雕侠侣煞是羡慕。

我一天工作8小时加上通常加2个小时的班,回到家的时候,老婆有时就睡了,而第二天她日出而作的时候我必定还在流着哈喇子做春梦。所以一天见我的同事10个小时,见我老婆2个小时。相聚的时光是美好而又短暂的,吃个饭看个片片时间就biu地过去了。加上我和老婆从事的行业实在没有丁点交集,平时相互蔑视相互攻击相互吐槽较多,于是存同求异,剩下的共同话题只剩下对和平的祈祷,对宇宙起源的探讨,对欧亚政治体系异同点的看法,和对人类未来的展望。

所以我很羡慕有无尽共同语言的人,比如老吴和小顾,上班的时候可以谈工作,下班的时候可以谈工作,床上的时候可以谈工作,早上还可以你一边刷牙我一边蹲马桶一起谈工作,那可以多么促进心灵的沟通,相互对灵魂的了解啊!

————————————————————————————————————

我对婚姻一直持有保留的赞同。婚姻是一张多么贵重的卖身契啊,人家工作合同还一年一年地延呢,为啥结婚登记处只有终身合同的范本?

你凭什么在见到一个人的第一眼还不知道她睡觉会不会打呼噜磨牙的时候就能说,我能爱她一辈子? 方舟子说,这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以前党组织要收了你,必先观察你。这点上,我认为中国共产党是严肃的,是认真的,是先进的。我一表哥,从高中起就被观察了,一直观察到工作8年后,才受到主子的恩宠,光荣地加入伟大的我党。11年时间,观察个克隆人都出来了,诺贝尔都拿了好几个了,你看,就这一月交几块党费不干任何正事的事儿,都要观察个几年,那婚姻这涉及到资源重新分配,并每天早上用一把牙刷让口腔细菌互通有无的大事,怎么能不需要观察几十年?

你组装一台模块化的汽车要多久?而你认识一个功能程序复杂并毫无模块可言的枕边人要多久?

可就算是你的她或他被你扒了个精光翻了个底朝天,从肉体到灵魂都像党组织观察你一样观察了透彻,可你了解你自己吗?

作为一个设计师,我有时会拿着精心炮制的PPT,在开场白的时候神秘兮兮地对客户说:福特说过,你问一个没有见过汽车的客户有什么需求的话,他会告诉你一匹更快的马。各位,你了解你内心的需求吗?

————————————————————————————————————

我向来不赞成人类在很年轻的时候结婚,那时候心智还未成熟,对爱情的信仰不够坚定,或是挫折还不够多,不足以让你珍惜眼前人。

不是有个笑话说,每个女人应该感谢他男人的前女友,每一次失败的恋爱,都把这个男人打造地更完美,更体贴女人。

虽说是笑话,但不无道理。

我同样不赞成在恋爱很短的时候结婚。婚姻是个不可退货,如假不换的东西。婚姻就是一个霸王条款。所以,在签这个霸王条款的之前,我们总是希望有段足够长的试用期。

可喜可贺的是,老吴和小顾在工作中你中有我,在生活中我中有你的态度不亚于预备党员之间的相互考察,让我深深地相信,他们对对方心灵的了解,已经超越了医科学院的毕业生对骨骼标本的了解。

老吴和小顾是生活上的挚友,革命中的战友。

所以,当我像党组织发展党员一样观察你们的时候,我真的相信爱情,相信婚姻了。一个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的婚姻,才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婚姻!

有一天我和老吴去宁波出差,共住酒店一间,当我从浴室里出来,和老吴赤裸相见,彼此都掩饰不住尴尬的时候,我终于脱口而出,老吴,侬可以和小顾结婚了。

你们把自己锻炼了这么多年,就是要在一个恰当的时候,鼓起足够的勇气,把自己最优秀的那一刻,献给对方。

————————————————————————————————————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说起恩爱这两个字,是先有恩,再有爱。婚姻,本不是一味的交换或索取,而是一个互相帮助,互相恩惠对方的过程,你为我张开挡雨的翅膀,我是你心灵温暖的臂膀。

我还想说的是,婚礼,不是童话故事圆满的大结局,而正是生活艺术的开场白。从今天起,你们要用心地去经营这份爱情,给它浇浇水,除除草,才能让它枝繁叶茂,茁壮成长。你们要用心地去经营这份爱情,就像你们经营你们的公司一样,这是个终身为之奋斗的事业,不能有丝毫松懈。

如果你能活到90岁的话,有一个人将在你以后人生的道路里和你相处五六十年,远远超过了你们的父母和孩子,和其他任何人。朋友的话,谈不拢就可以一拍两散,而这个人,怎么能不对她好点,再对她好一点,让你们开开心心地活大半个世纪呢?这是生活,这是艺术,这是哲学!

祝你在今后的日子里,可以每天托起手中的菜刀和砧板,慢慢地放在眼前,对,左边一点,上边一点,再上边一点,刚刚到眉毛的高度,对,就这样! (看不懂啊?笨,是举案齐眉啦!)

其实你们好幸运,可以事业爱情一起经营,一举两得,事半功倍,一分耕耘,两套收获,一套正本,一套副本。

就像北京科技馆那个DNA飞天雕塑一样,怎么说来着?对,螺旋形上升!

祝你们爱情和事业

像这对X和Y染色体,

沿着Z轴

螺旋形上升!

clip_image001

老吴和小顾,我和我老婆都是苦哈哈的穷人,在你们的庆典上,没有办法上演直升机空降贺礼的戏码。你知道我对不花钱的事一向相当起劲,那我们就送你这个手势吧,你知道的,这是英语聋哑人专用的手语“love”的意思,我知道你们不哈美,不过木有办法,中国手语“爱”是一个磋来搓去的动作,没法用静态照片来表达。

我们送你这个手语,意思不是祝你们以后的婚姻过的像个废人。而是希望你们在将来人生漫长的道路上,相互依靠相互搀扶,以自身的优势帮助对方更上一层。拿萧煌奇的歌来说,就是“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

这样,一个由你,和你,组成的完整的你们,就能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又或者,假如有天你们不在一起了,也许也都能够好好地活下去,但是,缺了对方的人生,将从此不完整!

————————————————————————————————————

老吴和小顾,愿你们像电影中的

蝙蝠侠和小丑一样,

丁满和彭彭一样, 杰克和露丝一样,

佛罗多和山姆一样,

张无忌和赵敏一样,

没头脑和不高兴一样,

老吴和小顾一样,

互相

成就了对方。

如果将来生活中有困难出现的时候,请记住eagles唱的:

When we’re hungry

love will keep us alive

别以为我在瞎贫,其实我在说正事。老吴,你才四十几岁,长大后你会明白的。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3NjQ2OTg4/v.swf

(我的祝词声讯版)

Advertisements

14条评论

小镇青年,心系世界!

有个奇怪的六度分割理论扬言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

那么,我和印月小姐的关系,怎么着都得隔7个人吧?

事实上,我和印小姐算不上什么朋友。

事实上,我和印小姐根本不认识。

除了,她看过我几篇博客。我看过她几篇博客。

一个是旅居伦敦的长的像花瓶的做金融精算师的文艺女青年,热爱汉学,茶道和书法什么的,也热爱生活和社会。博客吹捧率篇均90人/次。

一个蜗居德国乡村小镇的大龄男愤青,长的像精算师,干活像花瓶。无特别。仅爱好报复社会。疯狂发博,回复率在0前后左右,时上,时下。

我深刻批评和自我批评了一下,长的太丑是主要诱因。这是先天性残疾,虽然我积极向上,热爱进步,可这顽疾,没法根治。

————————————————————————————————————

印小姐有个文艺青年博客圈。里面的人好像都互相认识。里面的人都喜欢用成语,还喜欢用排比句,还喜欢引用古诗,还喜欢用我不认识的单词。有一天,印小姐手谕,说我的文章略有文青遗风,我就莫名其妙打入文青内部了。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肤浅地有性格。所以我向来不喜欢和文艺青年打交道。你晓得的,这种生物精灵古怪,又喜欢看一些偏的东西,很邪门。

比如说有次我认识了一个文艺女童鞋,我想和她探讨《碟中谍》的时候,她居然先和我谈起了新浪潮运动并且顺势把我引导到《穆赫兰道》的影像的真实与认知的真实的对立和区别。

还有当年我在月下面对一群学妹夸夸其谈“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并亲手示范摸了一把学妹大腿说这是合理的时候,有一个这种生物冷不丁地来了一句,黑格尔原话“What is rational is real”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你们人类真肤浅。

干嘛啊你?人活着,重要的是开心!

从此,我对文艺青年一直怀恨在心。

————————————————————————————————————

我身边的朋友大体可以分为4类,,商人(我原来是商学院毕业的),建筑师(后来半路出家了),文艺青年(不多,网路上认识为主)和文盲(发小们基本是这一类)。

为了不暴露我的无知,我深谱孙膑赛马之道。

从技术上讲,我只和商人谈建筑谈社会结构 (吃饭的时候要装出一副高瞻远瞩,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这个时候商人都会乖乖地买单),

和建筑师谈文学(建筑师大多工科出生,谈社会谈电影可以,谈文学一般都不行),

和文艺青年谈宏观经济学(一开始准备谈建筑的,后来发觉文青对建筑一般都能扯上两句,怕露馅,就不谈了。大学里面就宏观经济学这课有几节没睡觉的,还能扯几句,文青们对一草一木观察入微,对宏观世界掌控能力不强。),

和文盲谈任何事情(因为他们只会回答你一句:烦不烦?晚上来擦麻将。三缺一!)

印小姐这里比较棘手,谈文艺,还没亮招就败了。

谈经济,精算师呐……

谈建筑,居然她说对设计也颇有心得……

————————————————————————————————————

我向来不在网上交朋友。我对网友一词一向没有什么缘分。

小时候,就是刚刚有MSN,还没有QQ什么事的时候,有一老大哥今天跟我说“我和网友见面了”,明天跟我说“我和网友上床了”。太潮了,我在羡慕之余还很困惑,尼玛哪来的网友?我tmd MSN上就仨人“寝室老大”“寝室老二”“寝室老六”。有什么事,还是天天见面讨论为主。

由嫉生恨,我觉得网友挺不靠谱的,“网友见面”我特别容易和“卖淫团伙”联系在一起。网友没一个是好东西。

唯一见到一个网友还是moyu,这还是近半年的事了。没有金钱交易。老婆在边上作证。

同样,在博客上,原来的msn space纯粹是message的一个衍生,稀稀落落的留贴纯属离线msn,似乎没有人误闯私人领地。后来space解散,朋友们的博客各奔东西。第一次搬到WP的时候,和2001年第一天站在法兰克福机场,陌生地让我不知所措。

从此一直在自语的过程中。

老朋友们都挺靠谱,都说一直在关注我的博客,但从来都咬紧牙关,不发一言。我了解你们。

突然之间跳进一个陌生人,上蹿下跳的,就是那个印小姐,感觉很穿越……

————————————————————————————————————

我至今不太明白我为啥会发育成二线城市小资青年的模样。压根没有发育环境。我出生的那个村庄全村就俩娱乐——麻将和泡脚。镇上唯一一个书店能买到最文艺的书籍就是《故事会》。

(可我居然也能在那里淘到林语堂全集,(更正:记错了,林语堂全集不是在那买的,当时淘到的应该是《芥子园画谱》全本。我不该侮辱我的家乡的,多的是藏龙卧虎之人,出了潘天寿,柔石,方孝孺等大师。我高中的同桌前段时间还上了百家讲坛讲宋史。)

读书的时候读商科,那帮肝胆相照的货全他妈是商人。那唯一会写黄色小说的伟哥毕业后也没弃戎从笔,还是走上经商的康庄大道。

当然,我老婆也是金融从业人员。

对了,前几天有一大学哥们看我在微博上从来不和他讨论炒股经验把我拉黑了。

————————————————————————————————————

说到哪了?其实我觉得印月小姐挺牛逼的,想扮花瓶就是林志玲,想扮科学家就是居里夫人,想做文艺青年就有张爱玲的气场了。人格分裂,收放自如。

这不算什么。但侠气太重,逼人……逼人……逼……

2个月前,由于微博上一句戏言,印小姐就把慷慨地把这本冯唐的《不二》寄了给我。

可是,其实我们是陌生人……

我觉得很感动,不是因为这本书,《不二》其实有点二,而是我居然物理上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礼物,那赶脚,就像《知音》里面苦逼的山区儿童收到了一位陌生叔叔捐助的课本:大叔,您对山区孩子的无私爱义薄云天!

就这样,一个德国乡下的懵懂青年,通过了网路,终于和这个神奇的世界联系起来了。

小镇青年,心系世界!

img_4918t

(对了,书看完了,还要寄给澳洲的beya  也是通过印小姐认识的一位神奇朋友。这本书还要继续全球传递下去。希望每一个收到这本书的同志都贴一张照片上来,见证一下网络的物理属性吧?)

此文也献给在新浪博客上扎营的叫Summer国产乐乐的人。

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见到你们。但这些都是一些被称作所谓朋友的东西。网络这东西,挺玄的,可有一些人和事,他们是真实存在的。

37条评论

这个我都不记得面孔的女子,却是我第一次为之写挽歌的女人

我认识王美云是在1990年。

那是我上初中的日子。

我生活的城市叫宁海,其实是一个城镇,或者叫县。班里有很多从乡下来镇里上课的同学。

我最矮,坐第一排。王美云是一个很高很高的女生,坐最后一排。很安静。很安静。

我成绩还不错,和老师也比较热乎。王美云很安静,成绩也很不好,在班级最后一个角落里,也不会有任何问题问到她,因为:

就算是问到,她也回答不上来。她真的很笨,又不爱学习。

久而久之,这是一个几乎被大家遗忘的人。甚至有没有来上课,都会被人忽略。

我初中的班主任叫高建树,也是性情中人,一开始很咆哮地骂她“屙包”,后来也当她是空气了。

我都不记得那个时候有没有嘲笑过她了。应该有,那个年纪的孩子,正是倚强凌弱的时候。

也许真没有。我和她的世界,几乎不在同一个宇宙上:我是大城里的小孩,由于历史的原因被父母带到了这个乡下小地方。她是乡下的小孩,来到镇里这个光怪陆离花花绿绿的大世界。

也许我和她都没有讲过一句话……

后来我进了省重点高中。王美云没有再读下去。

听说她家里真的很穷,读初中的时候,就要帮家里忙着农活。所以……经常旷课。

后来我读了大学,出了国,工作了,有了太太。如同所有的旷男怨女一样,整天在抱怨命运的不公:没钱,没房子,没爸爸是李刚,工作到死,赚的纸币还不够擦屎……活着真他妈没啥屌意思……

继续阅读:这个我都不记得面孔的女子,却是我第一次为之写挽歌的女人

3条评论

结婚事发现场:没有supplies,但有surprise!

ss20

今天在威斯巴登的Standsamt把婚给结了。

其实一直很低调的,除了我爸爸妈妈外,几乎谁都没有通知。

甚至在请假单上填的理由是:今天家里有事。

结果,在走出Standsamt的时候,公司的老板和同事却早已在门口等候,手拿香槟,并向我身上洒米……

继续阅读 结婚事发现场:没有supplies,但有surprise!

17条评论

别了,我的青春祭奠

ss19

今天是单身的最后一天了,无论如何总要小小忧伤一下才对得起外表脆弱内心敏感骨子里风骚的我吧。

说实话,对明天的到来,我的恐惧多过于欢喜,恐惧很多一辈子没有可能实现的事情,真的没有可能实现了。

3年前的30岁生日已经深深地刺伤了我幼小的心灵,现在结婚又是在我的棺木上添了一把新土:

曾经想过做个战地记者呢,

曾经想在阳朔打工呢,

曾经想去西藏支教一年呢,

曾经想去印度做义工呢,

曾经想潜伏东莞一年,写一篇震撼的报告文学呢。

LJ一直对我不屑一顾,说我是个只能想想的人,吃上了两天窝窝头就会逃回来了。是啊,也许我真的是这种人吧,不过,结婚后,那真的是连想想都被判死刑了。

我有一天问LJ,如果有一天,你回到家的时候,突然发现我已经不见了,手机永远停机了,msn和skype也不上了,博客也不更新了,朋友父母我都不联络了,你会怎么办?

LJ想也没有想地说,那我会天天去你偷偷去买三文鱼的Aldi门口去等你啊。

我真的很感动,于是我想和她结婚了。

—————————————————————–

我其实很对不起LJ,我们相处已经有11年了,她是一个一直开启normal模式的人,觉得正常的人生就是类似少女养成游戏:读书,工作,结婚,生子,看肥皂剧,睡觉。而我一直处在对抗模式中,早生个7,8十年,一定反帝反封建,反抗吃人的礼教,要是早生个2,3十年,那就一定积极投入反战运动去,听摇滚,装嬉皮士,滥交。可惜生活在这个年代,也就顶多骂骂社会,骂骂开发商,做一个老愤青。

总而言之,兄弟我改变不了社会现状,改变一下自己就可以吧?把自己搞一行为艺术没碍着谁吧?装逼装流浪不犯法吧?可是还没到有勇气跨出这一步的时候,就早早认识了LJ,一旦有任何荒谬幼稚的想法,就被她及时地消灭在摇篮里。

但无论勇气如何,这种荒谬的价值观和人生态度就一直深深地植根在我骨子里,挥之不去呼之不去引宫自净也不去,比如我曾经愚蠢地以为,结婚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所以我很抱歉这辈子也和LJ过了一个decade,从来没有给过她想要的养成游戏类的人生。我一直对那种普通女生都很向往的东西不屑一顾。

其实是我自私了。

—————————————————————–

其实你是知道我是有着流浪情节的人,你也从来不点穿我。

其实,陈升的这首《风筝》是我一直想对你说的:

http://www.xiami.com/song/386995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将线交你手中

却也不敢飞得太远

不管我随著风飞翔到云间

我希望你能看得见

就算我偶尔会贪玩迷了路

也知道你在等著我

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

每天都会让你担忧

如果有一天迷失风雨中

要如何回到你身边

贪玩又自由的风筝

每天都游戏在天空

如果有一天扯断了线

你是否会回来寻找我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在飞翔的时候

却也不敢飞得太远

 

在这里我被自己感动的痛哭流涕的时候,LJ你已经静静地睡去……那么,明天见!

5条评论

Vintage回到未来过去时光机系列之将爱截图

新版电影版的《将爱情进行到底》到底好不好看,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问题不仅取决于你是不是文艺青年,还取决于你是不是70后80后,更取决于你有没有看过十年前的《将爱情进行到底》。

和《sex and city》电影版是不同的,这个《将爱》和之前的《将爱》没啥太大关系,主要还是把10年前那部青春偶像剧的背景搭了一下就自己讲自己的故事了。

  ———————-婚后故事分割线————————-

其实故事的立意挺有意思的,探讨了这么一个问题:10年过去了,以前的那些人那些事现在又在干哈呢?

其实发觉没有,我们的口味越来越重了:类似老底子童话故事里最后一句话总是: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结束了;现在腐女们往往要探究,他们到底生活些啥呢?TVB剧积极应对需求,全面,深刻,津津乐道地分析了结婚后却离婚了但其实感情一直难以忘记又结婚了的故事;或者大家族里结婚了婆婆媳妇佣人尔虞我诈的故事;或者婚礼上立马被车装成植物人然后老公每天在病床前给老婆讲八卦故事直到植物人也受不了了痛苦地留出了幸福的眼泪的励志故事,或者结婚多年后弥留之际的婆婆道出弟弟不是文哥的儿子,爹哋和按扣之间有个惊天的秘密……最后TVB总是会教育我们,虽然婚后生活很纠结,但是我们要有一颗积极应对的心:“那,做人呢,最重要是开心”……

  ———————剧透分割线————————–

电影版《将爱》讲3个故事,都是以李亚鹏和徐静蕾10年后不同的生活状态为线索,发生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老李和老徐毕业后发达了。发达后一般都要走文艺路线,喝红酒住设计感公寓。走文艺路线一般都要捉捉感情迷藏,最后,拍成了一部装逼文艺MTV。

第三个故事说老徐嫁了个大款,串联旧日老相好李亚鹏一同捉小三的故事。故事莫名其妙不给力,但是大家把它当一部法国旅游宣传片就可以了。对小资们来说,普罗斯旺是必须的,沉在海底的红酒也是必须的。冯小刚不也搞过一个日本北海道风光片很好卖么,叫什么《非诚勿扰》来着。

第二个故事就格格不入了,绝对现实主义题材,不是小资们爱看的类型。说毕业后亚鹏混的不好,老徐混的更不好,在10年同学会的时候,两个苦命人想借机找个地方打一炮都没有成功的杯具故事。哎,这故事惨过《盲井》,直逼《盲山》,完败《天浴》,和《篱笆,女人与狗》有的一拼,风格上pk姜文的《鬼子来了》。

在41分25秒的时候,看到老徐穿着艳红艳红的高跟鞋,在李亚鹏的胯下,那2根白花花的大腿挺成V字状,实在是唏嘘10年前大家都是拿着情书都会脸红的年纪啊。

  ———————同学会的分割线————————–

老徐和李亚鹏的同学会开的风生水起,碰巧去年俺们也开过10年同学会了,还早《将爱》一年。毕业后的10年,等于重新再投胎一次,以前都是光屁股相对的同学,现在有的就成阶级敌人了。

不有顺口溜吗,没事开开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堆。 或者是,同学会要在精神上压倒男同学,从肉体上压倒女同学。

我那同学会开的倒是有惊无险,靠着我强大的内心和气场,没有被男同学们从精神上压倒。杨总,梁总和朱总企图从金钱上把我一枪爆头,我靠着文学和诗歌向他们发起了猛烈的反击。我在酒后兴起从肉体上压倒了阿烂和伟哥之后,没来得及压倒女同学就烂醉如泥了。真实的版本是,想压倒的女同学他妈的没来,生孩子去了……我操。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电影截图分割线————————–

三个故事中间插的真实采访比较文艺腔,比较符合我的恶口味:

ss06

ss09

ss12

ss14

 

———————我的恶搞版分割线————————–

 

ss17

将爱截图,截一个图,将爱留念……

俺们搞建筑的,把这叫“过程文件”……

@LJ:希望能博你一笑。

留下评论

岁月是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

最近热谈的《将爱》,谈的大都不是电影本身,更多的,是对岁月的唏嘘和无奈。 点击收听主题曲:因为爱情》

现偶尔发现一个德国版的岁月不留人,是我的一个同事Sasha,感慨之余,还希望没犯了别人的肖像权。
这些照片,让我想起10年写过的一篇文章《从前的从前的从前,我们都是追风少年 》,重读一遍,依旧感慨万千。发觉这照片和那篇文章绝配:虽然他作为一个生长在莱茵地区的德国人,和我的生活背景完全不一样,但看到那发型,还能依稀想象到当年追风少年的模样。

 L1000545

震撼的照片点击这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