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我有话要讲

大吐槽(2)——像朋友一样握住你的双手

(从猫时间童鞋的评论联想到的……)

猫时间 说:

窃以为计划生育某种程度上和进化论一样,也是属于证据毫不充分的一种观点,只可惜前者更强的是倚靠暴力机构(中国政治课本语)的强制执行,逐渐让众人形成了一种似是而非的观念:中国的问题都是人口多造成的。
我小时候一直纳闷为什么犹太人那么鼓励生育,为什么天朝前30年鼓励”伟大母亲“,后30年又视人口为负担累赘,后来才明白感情自古以来p民从来都不被当“人”看待,只是劳力,只是数字,而已。。。

 

————————————————————————————————————————————————

HJ 吐槽说:

 

当宏观者在说话的时候,所有的微观者只是一堆冷冰冰的数据。

 

包括现在西方社会制度的鼻祖——那本圣经般的《Economics》。

我们把它翻译成《西方经济学》,因为我们有一本更加神奇,摧枯拉朽,包治百病的红宝书——《政治经济学》。每次看到它的时候,马克思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在我眼前,它侧卧在病榻上奋笔疾书,还有一个叫恩格斯的,gay情无限地送钱送药,嘘寒问暖。我把他们想象成梁山伯和祝英台,而老师偏偏说是阶级友谊。

而在《西方经济学》里,亚当斯密和保罗萨缪尔森 都没有提到任何一个带着微笑的面孔,他们自己也似乎没有什么感人事迹。

他们只是把人分为两类:

一类是抽象的,他们叫理性人( rational man),长相模糊不清,做事风格类似神明,熟读概率论,深谙博弈之道,冷酷无情,从不犯错。

还有一种具体的叫做“people”,无名无姓,甚至无脑,不解风情,只会逐利,用脚投票。颇有zombie遗风。一个杠杆下去,他们就往那边走,一个政策上来,他们又腆着脸皮呼啦啦地又过来了。

对于通篇《Economics》没有出现过一个类似李雷和韩梅梅的名字,我深表遗憾。

人口政策也就这么一回事。你看不到宏观者温情的一面。

当我们在抨击天朝无耻的计划生育政策时,你看到欧美的政策制定者在干什么了么?

当西方世界人口出生率低于死亡率的时候,他们告诉你一个拥有2,5个孩子是幸福的家庭。我一直不能理解我们如何让家庭有2,5个孩子,是强制连体婴么?

他们也赤裸裸地说,按照人口负增长的趋势,将来的税收将无法弥补现有的退休金缺口。这意思是,20年后,我们缺少12,2%的壮劳力,无法从他们手里征税,而社会上又有这么一批付了37,8年养老保险本该81,3岁挂了的老不死们由于医疗的进步活到了82,9岁。

It´s all your fault. Your Country Needs You!

want u

他们把这个叫西方统计学,完全无视我们温馨感人的生活。

他们在把你们当种猪一般,用食物(family allowance)来诱惑你交配生育的时候,像朋友一般握住你的双手了么?

特别悲哀的是,前天,我身边有个妈妈,看到她16岁的女儿意外怀孕,却没有堕胎权的时候那种绝望感,你们像朋友一般握住她的双手了么?

 

当天朝通过经济杠杆调节人口总数的时候,欧美也在用经济杠杆调节。

一个是对额外出生的人口罚款。一个是对额外出生的人口奖励。

都是钱,都是利诱,都把我们当做那个无名无姓,甚至无脑,不解风情,只会逐利,用脚投票的“people”。

我无意为天朝粉饰太平,可作为一个蚂蚁,我真的看不出,这两者之间,哪个更高尚,哪个更卑鄙?

 

(另:我看这篇文章,不止五毛,起码值一块吧?改天领钱去。 )

Advertisements

46条评论

和墨鱼的聊天记录

一大早在上班的时候和墨鱼打屁扯淡谆谆善诱,置工作若邙闻,令人发指,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话题关于墨鱼回中国香港工作的种种不适应,以及反向文化冲突,地域差异,唯心主义。

以及认真你就输了。

以及和我比无聊,你们开始颤抖了。

———————————————————————————————————-

[23.11.2011 10:42:42] 墨鱼: 我都回来1年了,还在culture shock中。是我老了,没法习惯了估计

[23.11.2011 10:45:15] HJ: 我也不知道我将来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

[23.11.2011 10:45:36] HJ: 是调整自己还是试图调整他人

[23.11.2011 10:45:57] 墨鱼: 哇,很精辟,我很挣扎

[23.11.2011 10:46:19] HJ: 不过也之前有过预热,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23.11.2011 10:46:58] HJ: 再不行,我也给自己留了后路。先试试水,如果水太凉 就立马上岸

[23.11.2011 10:47:14] 墨鱼: 上哪去?

[23.11.2011 10:48:31] HJ: 回德国啊

[23.11.2011 10:49:14] 墨鱼: 觉得这个是步死棋,只能2选1

[23.11.2011 10:49:25] HJ: 为啥

[23.11.2011 10:49:34] 墨鱼: 不是说你

[23.11.2011 10:49:42] 墨鱼: 是说文化之间的挣扎

[23.11.2011 10:49:46] 墨鱼: 只能2选1

[23.11.2011 10:49:51] HJ: 不懂

[23.11.2011 10:50:34] 墨鱼: 在哪个地方就要按照本地文化办事

[23.11.2011 10:50:47] 墨鱼: 不然没办法如鱼得水

[23.11.2011 10:51:08] 墨鱼: 可是我又不肯完全变中国人

[23.11.2011 10:51:21] HJ: 这个我太同意了,我得找一篇前两天看的文章给你.以商比情。

[23.11.2011 10:52:04] 墨鱼: 给我看,给我看

[23.11.2011 10:54:16] HJ: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7899

[23.11.2011 10:53:08] 墨鱼: 我爸爸说我没有积极的在接受环境,讲给朋友听,朋友说,我爸爸说的不对,我是在完全反抗环境。一语惊醒梦中人呀

[23.11.2011 10:58:40] 墨鱼: 不知道德国给咱们都下了什么药了

[23.11.2011 11:01:06] HJ: 我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但我还是看到了德国这种既死板又完善的社会体系的优越性。虽然很多德国人不是这么看的,但是作为一个从小在无序中成长的中国小孩,这种对比性还是很明晰的

[23.11.2011 11:05:21] 墨鱼: 嗯,时间久了,这种优越感不好甩掉

[23.11.2011 11:08:03] HJ: 是啊,其实是个毒瘤

[23.11.2011 11:08:23] HJ: 这是个死胡同,如同你说的

[23.11.2011 11:08:52] HJ: 当时我们以怎么open的心态接受德国文化的

[23.11.2011 11:09:10] HJ: 现在我们也应该以同样的态度来接受中国文化

[23.11.2011 11:09:36] HJ: 在技巧上我们还可以修炼

[23.11.2011 11:10:00] HJ: 在心态上我们还需要包容

[23.11.2011 11:10:25] 墨鱼: 问题是我好像不太肯以open态度来接受中国文化

[23.11.2011 11:10:37] HJ: 这点我也看出来了

[23.11.2011 11:10:45] 墨鱼: 哈哈

[23.11.2011 11:10:49] 墨鱼: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23.11.2011 11:11:11] 墨鱼: 你呢?

[23.11.2011 11:11:28] HJ: 我没试过啊,不敢说啊

[23.11.2011 11:12:02] HJ: 不过我还是试图以一种冷静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事情的

[23.11.2011 11:14:15] 墨鱼: 可是我也觉得我以冷静的心态看待这件事情,可是这个忍耐的限度当情绪不稳定的时候会有濒临崩溃的情况

[23.11.2011 11:12:32] HJ: 其实上次和**中国合伙人交锋,我还是很有感触的

[23.11.2011 11:12:43] HJ: 他是一个在中国生活的德国人,比中国人更融入

[23.11.2011 11:15:00] HJ: 他给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你在希望享受在大城市生活便利的同时,却一直在不停抱怨空气污染,那你就要考虑是不是你个人的心态问题了

[23.11.2011 11:15:27] HJ: 任何事情都有硬币的两面,看你喜欢看哪一面了

[23.11.2011 11:17:00] 墨鱼: 我喜欢看背面

[23.11.2011 11:17:09] HJ: 哈哈

[23.11.2011 11:17:40] 墨鱼: 你知道,我现在每天都去健身房跑步

[23.11.2011 11:17:45] HJ: 好呀

[23.11.2011 11:18:51] 墨鱼: 我用这种方法来减压,你看,越跑越多,你就知道我背面看的有多久

[23.11.2011 11:21:24] HJ: 赵式文体。哈哈。我喜欢。

[23.11.2011 11:22:16] HJ: 推荐你看各种心灵鸡汤,给自己洗脑。比跑步有用

[23.11.2011 11:22:57] 墨鱼: 其实不是道理不懂,是主观抗拒

[23.11.2011 11:23:54] 墨鱼: 所以王八汤都没多大用处

[23.11.2011 11:24:42] HJ: 你知道的,我们这代人呢,都是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

[23.11.2011 11:25:34] HJ: 这个理论的副作用呢,就是中国社会的现状,物质的价值被无限放大了

[23.11.2011 11:25:50] HJ: 再说个从小爱科学的理论

[23.11.2011 11:26:17] HJ:一个人做爱,其实是和自己的大脑在做爱

[23.11.2011 11:26:57] HJ: 其实有没有异性都是无所谓的。因为所谓的快感和高潮都是脑垂体分泌物

[23.11.2011 11:27:18] HJ: 于是我们对异性的追逐其实是无意义的

[23.11.2011 11:27:55] HJ: 如果你能控制自己的意念的话,就可以脱离环境对你的约束了

[23.11.2011 11:28:29] 墨鱼: 你控制的怎样?

[23.11.2011 11:28:46] HJ: 完全没有成功的希望 😀

[23.11.2011 11:29:15] HJ: 我想你可能不一样,悟性高一点

[23.11.2011 11:29:52] 墨鱼: 我喜欢拿这种文化及地域差异开玩笑

[23.11.2011 11:30:41] 墨鱼: 时间久了,发现周围人没什么幽默感。于是现在转变成拿周围人开玩笑

[23.11.2011 11:31:24] HJ: 我也喜欢做文化比较,但是往往搞的很严肃,很冷静。学究派。于是,一脸贱贱的装逼样

[23.11.2011 11:32:18] 墨鱼: 傻子往往对环境没什么反映,悟性高最后就疯掉了

[23.11.2011 11:32:50] HJ: 疯掉也是你主观的看法

[23.11.2011 11:33:27] 墨鱼: 哇,不要一针见血

[23.11.2011 11:36:38] HJ: 我在享受物质生活的同时大谈特谈精神力量……同样是不悟道的表现。

[23.11.2011 11:38:42] 墨鱼: 我很相信以前的僧人所说的修行是通过对于物质和肉体的刻薄去磨练意志及精神力量。

[23.11.2011 11:39:02] 墨鱼: 所以我们拥有的太多了

[23.11.2011 11:40:28] HJ: 是的。我这几天还在和LJ说,我们拥有千万倍于动物性需求的物质

[23.11.2011 11:41:08] HJ: 比如说吃饭。吃饱其实就够了,可我们人类却又这么多变态的花样

[23.11.2011 11:41:23] HJ: 特别矫情

[23.11.2011 11:41:56] 墨鱼: 特别是亚洲人,欲望比哪都强

[23.11.2011 11:41:56] HJ: 非得摆出一脸占据食物链最顶端的装逼样

[23.11.2011 11:42:42] HJ: 其实人类被统称了也是一个错误,我们人类自己不这么看

[23.11.2011 11:43:13] HJ: 清朝是一个放大的例子

[23.11.2011 11:43:59] HJ: 宫廷里的人非要证明自己和其他人类不是食物链同一等级的

[23.11.2011 11:44:10] HJ: 那个繁缛啊

[23.11.2011 11:44:26] HJ: 让人情何以堪

[23.11.2011 11:44:46] HJ: 好比红楼梦里面描述的

[23.11.2011 11:44:56] HJ: 这是sick了

[23.11.2011 11:45:45] 墨鱼: 问题是如果习惯了环境,就温水煮青蛙了。最后什么都不觉得了

[23.11.2011 11:45:56] HJ: 反过来,动物看我们是不是也很sick呢

[23.11.2011 11:47:19] 墨鱼: 别说动物了,我觉得我自己都很sick

[23.11.2011 11:48:02] HJ: 什么ipad啊什么的 😀

[23.11.2011 12:39:07] 墨鱼: Haha, 居然嘲笑我

[23.11.2011 12:39:45] HJ: 反应够慢,有悟道的潜质

(略有修改错别字。以及断句。以及我知道我讲的都是废话。)

12条评论

习惯性价值观——我又拿中国人说事

我下面这篇文章写了大概有7,8个月了,一直没有放到博客上的原因是不想熟悉我的伙计们误以为我突然就一下子不肤浅了不粗俗了不浮躁了而关爱我,质问我,拷打我,蹂躏我。

但是想了想还是放上来是因为政府希望我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好吧,我就再次装装B给大家讲讲什么是正确的价值观。

继续阅读《习惯性价值观》

4条评论

缫丝

有朋友开一服装工厂,跪求一中国风厂名。

我送了他“缫丝工坊”这4个字。

 

不知谁还知道“缫丝”这个词儿的意思:泡茧抽丝。

以前还是手工做丝绸的时代用的专业术语。例如杭州以前就有一个缫丝厂。

 

中国人不怎么爱汉语,刚刚走过宁波天一广场有个很大的婚纱店叫辛迪瑞拉(Cinderella),其实不就灰姑娘吗?这不是在骂你长的寒碜嘛。你起个马大嫂试试?起个洋名中国人就乐意了。洋气洋气。批判了有好十年了,没咋变。

台湾人教育的还是不错的,老底子的书卷气没扔干净。记得有家搞高科技的公司叫“天工开物”,挺有意思的。还有一个类似国内水晶石的动画公司叫“故事巢”,也是书生气十足,文化产业嘛,要有点文化味啊。

咱不说做生意,开厂子的事俺不懂,就说说做人吧:做人好比缫丝,是个细致活,一不小心,就活糙了。所谓事败如山倒,事成如抽丝。把你当一蚕茧扔滚水里烫上个三五年,你的丝就一根根出来了,再小心的抽出来,您就成一块上好的料子了。

混江湖的,哪个不是这样。

最后朋友没用这个故事,取了个得意的名字:中国新艺贸易有限公司。洋气,大气,霸气。

一条评论

文章被 册刂 记

前几天从非洲一个有金字塔(希望这不是敏感词吧?)和古老文明的国家旅游回来,碰到一点小骚乱,记了一笔流水账。

今天早上打开电脑的时候,居然这篇文章被  新又浪 给删掉了。

删掉的时间正好是这个金字塔国家的大老板老穆先生下台的时候。

原因在国外的朋友都会有所耳闻,这里我也可以给个截图作为证据: 点击此处阅读全文

9条评论

复古风

未来主义慢慢地软了下去,而复古风如同高潮般阵阵涌来。

没准过几天夜摊上“老鼠爱大米”的卡带还没来得及撤掉,Vintage这个单词就印上了15块钱的老头衫。

zara-june-2010-lookbook-070610-2 zara-june-2010-lookbook-070610-13

(zara 2010 lookbook)

说建筑或汽车什么的太深奥,服装永远是时尚潮流最直观的风向标,反应灵敏,直观大方,老少皆宜,深入浅出。否则,为啥服装设计不叫Clothing Design,而叫“潮设计”:Fashion Design(英语)和Mode-Design(德语)呢?咋搞建筑的就不能潮一潮呢?

说到潮流,也不用搞票票装逼看Channel的发布会,去贴拉格菲尔德的臭脸。随便搞本Zara的产品目录就可以了。人家Zara多牛啊,大牌新品一发布,没几天就给你搞个山寨版的,发货还特快,没准赶在大牌之前上市呢(联邦快递咋不雇Zara做形象代表啊?多正面哪?),还特便宜(民工也有性生活的权利,劳动人民也有爱美的权利),对时尚的把握绝对精准。以前老段子说央企拿地价格不用自己计算,跟着潘石屹加50万就得了。这里把握自己够不够潮也不用买一堆的《Vogue》,《Elle》,翻翻Zara免费的catalog就可以了。

说这复古风吧,H.J.以人生的阅历总结出一个经验:时尚的风潮总是有轮回的,设计师又不是神,就拿那点微薄的奶粉钱还想给你整个火星服来?干累了偷懒翻出以前的东东改改颜色就交稿了。别的设计师不干了,都是交一张图拿一块钱的,凭啥您就可以扯扯烂污就能睡大觉,俺拼死拼活熊猫眼水肿腿呢?老子也有以前的东东……于是,这以前的东东就又流行了……当然它有一个很璀璨的名字:Vintage/复古。

当然上面这个段子是H.J.意淫而已,卡尔.拉格菲尔德和马克.雅克布可不是拿H.J.这点牙缝钱的。这复古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这个轮回和经济的轮回是密切相关的。

看看世界历史,这复古风的流行一直是跟着大萧条的。说来也简单,经济萧条了,可支配收入少了,没钱买新衣服了,咋办泥?有搞头的人就翻出塞在衣柜最底层的准备捐给红十字会的衣服,换换搭配就自己穿了,就是复古了。经济萧条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不对社会产生任何剩余价值的艺术工作者们(饭要吃伐?衣服要穿伐?甚至生理的需求也不能省啊!(所以小姐这个职业永远不会灭绝类),什么最能灭?墙上挂的破画儿……),所以艺术工作者有了上顿没下顿,而这帮人最有搞头……无所事事就翻翻旧衣服。咱普通人忙啊,大萧条也忙,没空翻《瑞丽》,也没钱看走秀,看看身边的艺术工作者都复古了,艺术家多有品!咱跟风肯定没错,于是就复古风了……

就像H.J.,穷的叮当响还一心想装B,买不起正常的自行车就去跳蚤市场花50文搞了一辆破二八,除了铃不响啥都响,逢人就说,我在孜孜不倦滴,诲人不倦滴引导复古风潮,你看,多好,既省钱了,又装B了……

我得儿意地笑,我得儿意地笑……

留下评论

独唱团

  “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立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

——《独唱团》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