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咬文嚼字

大吐槽

住在澳洲墨尔本的网友贝老师和同党Jing同学,前段时间为著名成人杂志《男人装》国内版结结实实装了一把,比男人还装,以“无耻近乎勇”的态度,以比国足还假的实验性假摔以骗取墨尔本郊区淳朴市民的同情,并记录了下受救助的比例,来以证明白人的道德优越性,并通过对比,反忖,隐喻的手法来证明国人的劣根性。贝老师和jing同学为科学无私献身的精神让我直呼——布拉沃!

事实证明了墨尔本郊区的白人人民果然质朴善良,在无私地救助倒地的jing同学后,他们无一例外地悄悄离去。贝老师望着离去的背影,大声地问,“同志,你叫什么名字?”远处爽朗的笑声渐行渐远——“我的名字叫红领巾!”

原文如下:

墨尔本紧急救助活体试验

————————————————————————————————————

贝老师抛砖引玉,在国内经历了这么多“老人摔倒要不要出手相助”的大讨论之后,我有理由怀疑中国是否正在经历一阵严重的道德信仰危机。

然而贝老师尖锐地指出,我们国民其实没有信仰,甚至我们拜佛也是——赤裸裸地交换。

贝老师原文如下:

“国人信奉的佛教,我一直都以为是在做生意。许个愿,愿望达成,就给点钱,称为还愿。愿望没达成,啐一口,什么狗屁菩萨。。。。”

我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

为了判读我还是不是老愤青了,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在网上浏览了30分钟的国内新闻后,把了把脉,发觉自己还有头皮发胀,破口大骂的肾上腺反应后,我相信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无怨无悔地那么粪青着。我草,经历了这么多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我失去了爱的能力,却他妈的依旧木有失去吐槽的能力。

可是我一直有这个贱样,我容许自己无端地指责,藐视,辱骂,践踏我的祖国和同胞,可见不得别人指责,藐视,辱骂,践踏我的祖国和同胞,可以我无情我残酷我无理取闹,但不许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于是刚刚在我批评了朝廷和走狗后,看到了贝老师以事实为依据,以记录为准绳的澳洲人民赤裸裸的善良。这让我很气愤。

我显然不同意俺们民族的劣根性。我要是这都承认了那不是抽自己俩大嘴巴么?

那么我剩下的选择,只能是——把一切罪恶推卸给万恶的生存环境了。加上好多年前,我曾是地缘文明假说的簇拥者,我很随意地在一个慵懒的下午用小脑写了基本没有经过大脑走流程的文字:

“beya上男人装了,重量级的成人杂志。口味重,少儿不宜。不过男人装居然也有社会题材,果然来到中国后,思想觉悟也提高了!

这期主题想说明什么?以资本主义的优越性来反衬我们在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让澳洲良好市民长知识知道在古老的文明古国有一种现象叫“碰瓷”?
都说了,穷山恶水出刁民啊,你把这个实验放在索马里试试。包你一躺下就有人把你扒光。
而澳洲,欧洲什么的,大概绝大多数人都想不明白,这碰瓷的意义在哪里吧?
人不是生来都善良的,也不是生来都邪恶的。这出生后的事,得看资源的紧张程度。如果天天躺在树下有果子吃,也没有必要对每个经过的陌生人都摆上一刀了。
国民如女儿,需要富养,才能学会矜持,学会尊贵,学会优雅,学会善良。仓禀实而知礼节 衣食足而知荣辱,  而人在江湖飘的话,哪能随手不带几把刀呢?
归根到底,还是资源匮乏,人口太多,中国人生来就必须和别人抢资源才能生存下去,“兄弟,这就怪不得我下毒手了”。
所以老毛也要提倡少生孩子多种树啊!”

 

 

我的中心思想在哪里,我自己也不是很确定了。不过后来华丽丽同学很快帮我总结了,他说我想表达的中心思想是要提倡少生优生,计划生育,一人结扎,全家光荣,打下来,堕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

原文如下:

窃以为HJ同学上半截论述的挺好,下半截这个“归根到底,还是资源匮乏,人口太多,中国人生来就必须和别人抢资源才能生存下去”好像不太赞同。

一、总体上中国不是个资源匮乏的国家。

二、大国都应当以全球(甚至全宇宙)的资源为算计,而非自己手中的这点儿家当。美国5%的人大约消耗全球47%的自然资源。中国的石油和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分别为55%和54%,也就是说半数以上靠进口。

三、如果同意上面的观点,要说竞争资源,也应该是70亿人面临同样的程度的竞争,并非中国14亿人之间的竞争更激烈。换句话说人口与资源这个矛盾不是14亿人窝里斗的问题(这点被搞计划生育的给洗脑了)而是14亿国人和剩下全世界56亿人口斗的问题。

四、同样道理,中国自己搞计划生育而不在全球强制推行计划生育并不能有效减少全球人口对资源的竞争的激烈程度。全球资源是不变的,而中国人口只有世界1/5。印度、南美、非洲等国家多生几个,我们就白计划了,反倒像是民族自杀,主动为全人类自绝种族。

所以,我认为,HJ同学这个被很多中国同胞广为接受的point实际上是一种被扭曲的认识,反映了当代中国人目光的狭隘和政府计划生育洗脑教育的成功。

 

 

你知道的,我向来不喜欢和别人争辩的,就像我不喜欢在别人的博客里留言一样。我是个被历史唾弃的唯心主义者,一花一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我不喜欢把我的世界观强加给别人。不过和贝老师一来一去有过几次交流,从心里把她当自己人了,就随便在她的博客里撒撒野,吐吐槽,有一句没一句地嗒嗒,大家随意了,谅她也不会见怪。

华丽丽同学说实话我不认识,不过在贝老师这个圈子里混的,也应该是一个很能量的家伙。物以类聚我懂的。

我对脑残志坚的人向来不爱搭理的,但是对有能量的家伙要表示自己对他的尊敬,就像尊敬武士你就要和他决斗一样(什么逻辑?),加上半夜诗兴大发,左右互博挺有趣的,就洋洋洒洒反驳了好长一段,希望华丽丽同学不要见怪。我这人,其实挺nice的,就话多。另外,我不太喜欢别人说我被洗脑,特别是一会儿被人说我被腐朽的资本主义洗脑了是洋奴,一会儿被人说被朝廷洗脑了是五毛,要么就洋奴,要么就五毛,搞的我好像立场很不坚定一样,弱化了我的人格魅力,这让我很没面子。

下面是我反唇相讥(我承认我刻薄了,其实我人挺憨厚的)的全文,本来在贝老师的留言里安安静静躺着挺好的,可我又是处女座性格,感觉作为留言的排版特别不利阅读,加上写了好多字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于是死活就搬到自己的博客里来了,又为了说明自己不是那种很喜欢和别人较真的那种人,于是又多了上面这么多洋洋洒洒的文字。你知道的,我师傅话多,我随他。

全文如下:

***窃以为HJ同学上半截论述的挺好,下半截这个“归根到底,还是资源匮乏,人口太多,中国人生来就必须和别人抢资源才能生存下去”好像不太赞同。***

(华丽丽同学写的挺好的,摆事实,讲道理,引数据,经典议论文格式。不过我毫无压力,嘻嘻。各位看官请莫走,待苏三慢慢道来……)

***一、总体上中国不是个资源匮乏的国家。***

(中国人均资源匮乏这个好像是业界有定论了,具体可股沟“中国+资源丰富吗”或问siri。

多插一句:地球也是一个“人”均资源匮乏的地区。一个由于没有自然天敌,地球人类的繁殖总数已经远远超过了作为食物链金字塔最顶端的平衡数量,或者用另一个角度看,人类的数量按照食物链表的系数应该在底端。可参阅:《在食物链中无耻作弊》点击进入) )

***二、大国都应当以全球(甚至全宇宙)的资源为算计,而非自己手中的这点儿家当。美国5%的人大约消耗全球47%的自然资源。中国的石油和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分别为55%和54%,也就是说半数以上靠进口。***

(同意你上面的数据,可这说明了什么呢?你的意思是要鼓励通过战争重新分配资源呢?还是使用均富卡?)

***三、如果同意上面的观点,要说竞争资源,也应该是70亿人面临同样的程度的竞争,并非中国14亿人之间的竞争更激烈。换句话说人口与资源这个矛盾不是14亿人窝里斗的问题(这点被搞计划生育的给洗脑了)而是14亿国人和剩下全世界56亿人口斗的问题。***

1.  在全球绝大多数国家既有的签证与移民政策下,有相当数量的中国人民无法和华丽丽童鞋一样,有能力与全球70亿民众竞争资源。你知道的,中国有相当部分人想到美加来争夺全球资源的话,唯一的可能性是付出40万rmb的成本给蛇头,爬过茫茫的雪山,躲在大卡车底盘上长达3星期,这个不是“相当部分人”中的“每一个人”都愿意支付的机会成本。(流动性问题1:国家保护的概念)

2.  且不说中国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民,不但没有机会和70亿人民竞争,甚至没有办法和14亿人民竞争,甚至,他的竞争对手仅仅是村中的刘寡妇或笑眯眯笑眯眯不是好东西的村干部。每个月跑到镇里和其他村的村民竞争一次资源,还得跑3个小时的路,不快点,天黑路更不好走啦!(流动性问题2:交通问题)

3. (城市化效应)就算祖国大力发展基础设施,解决了流动性的问题。于是,你不和村干部纠缠了,带着海盗式的勇气和一帮自以为是的城里人竞争资源了。那么,城里的土著们,对待村里人的态度呢,可以参考欧美民众对待花了40万rmb船票的中华民众的态度。只可惜,大城市和农村之间没有海关,土著们的不满只能停留在口头上。当然村里人也不能太得意,中国还有著名的户籍政策来保护既得利益者——城里的土著。

就算你相当出众,赢得土著的尊敬,那么,资源一直有聚集效应的恶习。你来到城市,带来了脑力和体力资源,享受了规模化效应,却占据了部分资源如土地和交通时间(在萨缪尔森的宏观经济学中,非拥堵的道路是公共资源,过了拥堵线之后就变成了排他资源。)由于对低收入者而言,资源集中的收益远远大于排他资源的成本,所以,资源越集中,收益越大,然后资源越集中……恶性循环。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城市化进程”。而供给无弹性的资源如土地和交通时间,在竞争中就变得尤其你死我活(寻租效应)。这个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无解题。(案例:红绿灯实验证明:法兰克福(60万人口)市民的道德水平要大幅度低于Babenhausen(1万5千人口))

吐槽了这么多10年前就还给老师的经济学名词(我真的不是来装逼的,哭哭……),只是为了说明倒在地上碰瓷的老太太,她真的没有心情和70亿人民争夺全球化的资源。

***四、同样道理,中国自己搞计划生育而不在全球强制推行计划生育并不能有效减少全球人口对资源的竞争的激烈程度。全球资源是不变的,而中国人口只有世界1/5。印度、南美、非洲等国家多生几个,我们就白计划了,反倒像是民族自杀,主动为全人类自绝种族。***

好吧,我说微观吧,你要说全球观,我开始说全球观了,你又和我说民族保护了……另外,中国人口“只有”五分之一的说法让阿富汗的哈扎拉族人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所以,我认为,HJ同学这个被很多中国同胞广为接受的point实际上是一种被扭曲的认识,反映了当代中国人目光的狭隘和政府计划生育洗脑教育的成功。***

华丽丽童鞋偷换了个人资源和国家资源之间的概念。我甚至一度冒昧大胆狂妄地猜测,华丽丽童鞋也许没有完全看懂我的文字。

我再次精简总结一下我的观点:

1. 一个人的道德水准和这个人的可分配资源的数量是成正比的。

2. 在有流动性限制的前提下,这个地区的道德水准和地区可分配资源的数量是成正比的。

别无它意。

关于计划生育的问题,我再次举起鲜明的旗帜:支持计划生育,全球的。或引入天敌——比如异形什么的。跑题了。

华丽丽童鞋在国外待的很没有资源危机感,可我每次回中国吃转基因的鸡,用化学粉末泡出来的拉面,在超市40个收银台前排半小时的队,挤5分钟一班却也挤不上的地铁,或是奢侈一点,花个一小时时间在酸雨里和穿着高跟鞋楚楚可怜的小姑娘抢出租车,运气好的话赶上节假日,可以在黄山之巅和一万人一起,听空谷回音。此时此刻,我唯一的想法是去他妈的老龄化,去他妈的民族繁荣,去他妈的人权生育权,老子举双手双脚外加JJ赞成计划生育法。

如果华丽丽童鞋还是愿意驳斥伟大光荣正确的计划生育法的话,我也不坚持了。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呢,最爱和平了。为了达到资源的全球优化,请

1. 华丽丽童鞋游说美加议员对中国人民实习免签入境政策?

2. 或者华丽丽童鞋游说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全世界?

哪个靠谱些呢?我又纠结了……

 

好吧,写了这么多谬论,一定有无数的槽点。我说——这是一场吐槽的盛宴! 大家请随意!

Advertisements

18条评论

缫丝

有朋友开一服装工厂,跪求一中国风厂名。

我送了他“缫丝工坊”这4个字。

 

不知谁还知道“缫丝”这个词儿的意思:泡茧抽丝。

以前还是手工做丝绸的时代用的专业术语。例如杭州以前就有一个缫丝厂。

 

中国人不怎么爱汉语,刚刚走过宁波天一广场有个很大的婚纱店叫辛迪瑞拉(Cinderella),其实不就灰姑娘吗?这不是在骂你长的寒碜嘛。你起个马大嫂试试?起个洋名中国人就乐意了。洋气洋气。批判了有好十年了,没咋变。

台湾人教育的还是不错的,老底子的书卷气没扔干净。记得有家搞高科技的公司叫“天工开物”,挺有意思的。还有一个类似国内水晶石的动画公司叫“故事巢”,也是书生气十足,文化产业嘛,要有点文化味啊。

咱不说做生意,开厂子的事俺不懂,就说说做人吧:做人好比缫丝,是个细致活,一不小心,就活糙了。所谓事败如山倒,事成如抽丝。把你当一蚕茧扔滚水里烫上个三五年,你的丝就一根根出来了,再小心的抽出来,您就成一块上好的料子了。

混江湖的,哪个不是这样。

最后朋友没用这个故事,取了个得意的名字:中国新艺贸易有限公司。洋气,大气,霸气。

一条评论

锦衣夜行

上午1020分。观众朋友大家好,乘老板还没有来巡视,欢迎收看HJ105.8空中音乐电台上午特别节目《说文肢解》。我是主持人H.J.

 

H.J.小时候老看到一个词儿,叫“锦衣夜行”,不知道这词儿啥意思,但隐隐约约觉得这词儿老牛B了,大概说的是锦衣卫在夜里执行任务吧,脑子了经常会浮现出“忍者”的场景,让我热血沸腾,目露凶光,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

 

后来有高人指点,说这词儿跟“锦衣卫”没啥关系,说是某人穿着阿玛尼的西装,拎着路易威登的包,开着保时捷,怕人认出是名牌,特地白天在家里睡觉,晚上没人才出来溜达一圈。我听了觉得这词儿更牛B了,妈的,简直是古版的“低调的奢华”嘛。低调地让人发指。

 

于是,后来,我一直用“锦衣夜行”作为我的笔名来勉励自己,做人要谦虚,要低调,要做好事不留名,只说“我是红领巾”……

 

直到20年后的今天,我偶然在网上查到“锦衣夜行”的出处,才知道自己被断章取义了20年。

 

《史记。项羽》记载道,当时项羽率兵西进,屠戮咸阳城,杀了秦降王子婴,烧了秦朝的宫室,大火三个月都不熄灭;劫掠了秦朝的财宝、妇女,往东走了。有人劝项王说:关中这块地方,有山河为屏障,四方都有要塞,土地肥沃,可以建都成就霸业。但项王看到秦朝宫室都被火烧得残破不堪,又思念家乡想回去,就说:富贵不返乡,如锦衣夜行。

 

看懂了吧? 古人大都言简意赅,按照现在的组句习惯,拼完整应该是“富贵不返乡,如锦衣夜行,傻B也……”

 

再肢解一点,就是说,发财了不回老家炫耀一番,如同穿阿玛尼在夜里跑路,是件很傻B的事情!

 

所以,这两天在豆瓣上老看到一些文青咏叹什么“低调的奢华”, “美丽的错误”,“华丽的转身”,“哀伤着淫荡”,我就想饮弹自尽。Play Zhuangbility 20多年,发觉自己原来show的只是Shability

 

欢迎收看《说文肢解》节目,我是大家的老朋友主持人H.J. 在节目结束之前,我们呼吁,低调,就要大声说出来!

5条评论

跑调

我是一个很容易跑调的人。这个跑调不是指唱歌的跑调……哦,当然我唱歌也严重跑调,但这儿我想指的是讲话的口音。

我身上有一种类似模仿秀的恶习,每当我和某种口音的人交谈的时候,就会不知不觉地被那种口音带过去,颇有有一种鹦鹉学舌的味道。

比如和北京人在一起讲多两句的话,就不知不觉地把舌头给绕起来了,“您个二把刀就甭介儿了,忒怂!”, 碰到东北的特别是长春的哥们我一见面就“嘎哈呀?你别(第四声)找我”和上海人在一起我10句话你有9句以“伊刚”结尾,还有一句加上“彻那”。碰到白话仔就更不得了,上口两句就能把人给镇住,人家立刻把你当老乡两眼泪汪汪,再个的,兄弟扮港商简直是不带闪的,只是多讲两句就傻眼了,只能嬉皮笑脸地说“识港哞识听啦。”

不过,和台湾人讲话,除了以前在Marburg读书时,和住学生宿舍里几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台湾美女交换生互说hello外,还真没有过。

我指的讲话当然不是电影《艋舺》里的那种“意义是三小”之类的闽南话,而是和台湾人用国语交流。

老实说,我挺喜欢听台湾人讲国语的,我觉得那种口音很有礼貌啊,特别是台湾男人。

以前接触过一个主搞多媒体艺术兼职CEO台湾老“男生”,证大喜马拉雅中心的前执行总裁林书民,一个长的干干净净白白嫩嫩像20出头的40岁老男人,一口温柔的台湾国语,慢慢悠悠的,有礼有节,煞是好听。那个时候是他讲我听为主,谈不上什么交流。

这次由于工作的缘故,给台湾一家互动设计公司打了一个长电话,和我接触的也是一个男生。由于之前的邮件都是英语交流的,突然之间,两个中国人就很尴尬地直接开国语了。由于设计圈的缘故,他上来也不喊你H先生,而是亲热地直呼我的名字海杰。同胞嘛,当然要礼尚往来,我也要亲热地喊他的名字不带姓的。偏偏台湾人起名字和大陆不太一样,很多“仁”啊“贤”啊什么的。要是有个大陆的哥们比如叫李建军的我喊他“建军”也没什么,可碰到台湾的比如叫侯孝贤的,我称呼他“孝贤”就显得很肉麻了。(还是我多心啦?),这样,2个陌生人打了1个小时的电话,你一个海杰来,我一个孝贤去的,暧昧地让我都崩溃了。

这也算了,偏偏这哥们典型的台湾腔,比蔡康永还要台湾腔。这台湾腔吧,不好用文字描述,不像某些烂剧本里的模仿香港话,句句带个“啦”字。正宗的台普话(台湾国语)里是没有尾音的,那些动不动就“夯,夯”的是闽南腔。

你也不能简单地污蔑台湾腔很娘。其实不娘。周杰伦台湾腔重吧?娘谈不上吧,只能说屌啦……

问题是……我还真说不清楚台湾腔是什么特点……我个人的感觉就是……拿一个台湾人现在流行的单词说的话,就是——“有爱……”。 很温柔,很礼貌,很有爱。

之前说过哦,我是一个很容易跑调的人。就这样,一个小时过去了,我的讲话也翻山越岭,穿过阿尔卑斯,飞跃西伯利亚,掠过华东平原,直接降落到宝岛台湾上。一个小时,我也和他很温柔,很礼貌,很有爱地交谈着。

当我把电话挂掉之后,发觉四周一片寂静,一股凉风掠过脊梁。身边的德国同事都诧异地看着我,虽然没有人听懂我讲了什么,但是,他们一定感觉到了什么。

我再看看我自己,唉哟我的妈呀,我居然翘了一个小时的兰花指!兰花飞舞,满屋飘香……

赶紧把手指放下,并扫干净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

接下来,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给台湾的那位同行写了一份回信:

dear xian,

thank you for the really nice conversation by the phone, but i prefer to write you in English. hope it is finding you well….

(完)

4条评论

哥写的是寂寞撒

有些歌词,写的不比那些刘墉,余秋雨之流差,比如这句: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怀念那个年纪轻轻就过世的女生—阿桑。
 
 

留下评论

可性行

E文不好,上google翻译查“可行性研究报告”,
输入水平不好,把它打成了“可性行研究报告”,结果,google翻译出来的是。。。。。。
 
。。。。。。。
 
 
 
"Sexual activity to study"
 
又通顺又专业,果然是高级翻译器!!!!比中文好理解多啦。,,,
 
只是,
我还是不知道“可行性研究报告”该怎么翻呢?

3条评论

一个真实的故事

前面一篇文章源自生活,
源自一个真实而又忧伤的故事。。。。。。
。。。。。。
 
我的一个德国同事喜欢学中文,让我教他。
我教他“操你大爷”,并告诉他这是“你好”的意思。
 
结果,
他每天早上都用中文和我说你好。。。。。。
 
佛说,因,所以果。 与人为善,于己为善。

1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