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伪装伪艺术

今夜月色妖娆,闲的发慌,文青上身的小忧伤

幸好当年没WiFi……才有孤独和对孤独的认识。

才有发呆。

才有胡思乱想。

才有沉默的阅读。

才有专心地交谈。

才有抬头看见风景。

才有静物。才有颜色。

↓ ↓
 “1912 和 2012 劳动银民在无聊的时候干什么”

*(左图:爱德华•霍珀Edward Hopper,右图:各种图库微博)

dantej

会不会10年后,有资深文青感慨:怀念当年在星巴克用笔记本上网,自带电源线,10米的延长线,从吧台接个外接插座,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下,写出了不朽的诗篇……

继续以翟永明《在古代》疯狂刷屏:

         在古代,我们并不这样。
  我们只是并肩策马,走几十里地,
  当耳环叮当作响,你微微一笑。
  低头间,我们又走了几十里地。

——————————————————————————————————————————————

这是本月最喜欢的两张画:

420054_200906041357041JS4x2

可为毛我的口味这么雷同泥?

尼玛。老子……没有小资产阶级的命,却得了小资产阶级的病……

怀旧。

和装忧伤。

Advertisements

15条评论

jeff koons 霸气外露的侵权声明

如果你在努力挤进伪艺术圈,或是你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伪时尚御姐,或者自谦为伪文艺女青年,就算只是想现炒几个专业词汇装装B而已,你也应该知道杰夫·昆斯jeff koons )这个名字。

做个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类比吧:在伪艺术界,这个人如同音乐界的李宇春老师,摄影界的陈冠希老师,和时尚界的罗玉凤老师一样,名镇四海,震耳发聩,掷地有声,应接不暇,每个圈内人士听到他的名字都会望而生畏,不寒而栗,闻风丧胆 ,虎口发麻,心有余悸,魂飞魄散,肝胆俱裂。

如果你还是没有被我这么多霸气外露的成语所震撼到,那么下面这个让人玉石俱焚的作品总看到过吧?

jeff-koons

欲知详情请点击此处

留下评论

周日画画

  无聊了,距德国队和澳大利亚的比赛还有2个小时呢,画画吧。

Scribbler_2 Kopie

这幅画叫:

《4个勇敢的少年》。

sorry,不是故意要画成抽象画的。

6条评论

上海的原创艺术在哪里

上海好像没有类似北京宋庄,深圳大芬村之类的画家村。

谈到老厂房改造的画廊,脑子里有印象的无非就苏州河畔的莫干山路50号(M50),这厮现在已经是雅痞俱乐部了,别看破,跟北京的798差不多,门口可以基本上挂一块牌子叫穷人免入了。

这店交通也不便。没车的人进去只能坐taxi,但出来就麻烦了,很少有taxi会过这个角落,你只能孤单地站在路边,就像《lost》里的Desmond,等一个比你更二的人来接手你的位置。你踏上他的taxi飞尘而去,他再等待下一个sability。

 

位于建国中路的8号桥除了一个baguette价格超德国2倍,waiter居然不会讲中国话的cafe以外,其他都是外资建筑设计事务所的驻场了。看上去热闹,其实没啥看头。很久没去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新节目。一个好朋友Fabian前两天开始在chipperfield的实习,改天要去探听探听军情。

 

田子坊是新兴力量,严格来说,它既不是老厂房,也不是画廊,基本上是山寨版的新天地。看看原汁原味的上海里弄小巷,淘淘貌似有品的小手工艺玩意儿,甚至可以坐下来喝杯啤酒,价格也就新天地的1/3吧,吸引了一大批去不起新天地的伪小资和穷老外。反正我每次回上海就尽量去一趟,不过那地儿动不动就要和人开英语让我很烦。

 

1933老场坊前身是屠宰场,从建筑本身的价值来说,是其他创意产业园无法相比的,所以他的价格也是其他无法相比的。记得08年的时候去谈办公室租赁,经理Paul告诉我这里的日租为11块,天,超金茂了,比一般的顶级写字楼都高。Paul边上有个绝世美女助理,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了。总之,穷人还是绕道吧。

看到ivy的blog里面还有介绍威海路696. 看上去是96年才被发掘的,没有太成气候。没去过也没听说过,不过看到这张照片,我突然想起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这年头,搞艺术的专业好不好没关系,英语一定要好啊。

你无论去哪个创意园看看,无论是画展,画廊,食堂,服装铺,小卖部,有个英汉对照算不错了,很多店就干脆就一个外文名字,作品的注解也是全英文的。

我不知道现在中国人民的英语水平如何了,这个我不敢说,因为我在中国和中国人一般不说英语 :-(, 所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但蛛丝马迹我还是有的,证据是我上个月去上海实习的一个朋友Fabian的Blog里的一句话:“90% of Chinese people in Shanghai speak more or less NO ENGLISH AT ALL.”

可是为什么一跑到艺术这个话题,就一定要“ buddy, i can´t explain the topic in chinese, say english as well.” 呢。搞得人人都说来回穿梭于纽约,上海,布鲁塞尔之间似的。

原创艺术是自我的表达。就像现在混迹画家村的一批原创穷画家一样,20年前也有一批在三里屯混的,也自称是原创歌唱艺术家的家伙。他们叫崔健,唐朝,窦唯,张楚等,据说挺成功的。但是也没见他们蹦过一个英文单词呀,不照样在历史上留下重重一笔?

为啥现在的中国原创艺术就必定要和国际化挂钩呢? 说中文就不艺术了吗,就不原创了吗?是不是很狗屁?

你说那田子坊的小店和酒吧搞个英文菜单是肤浅地哗众取宠,或招揽老外生意。但是中国原创艺术现在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大火,可本质上和那些小店和酒吧有区别吗?这不是中国的原创艺术,而是迎合老外的原创艺术。是混迹凯悦里的高级妓女,只做老外生意。

可怜亿万万的中国籍民众们,那些原创艺术家们一厢情愿地判定他们付不起嫖资,或者压根就没有性需求。

5条评论

艺苑采香之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家

我发觉哈,很多人把设计和艺术这两个行当一直搞混淆,老是在我头上扣“艺术家”的大帽。今天就来做个名词解释。

设计和艺术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的本质是不同的。

通俗地来讲,设计师的工作和卖淫没本质区别,都是“为满足别人的生理需求(建筑设计师,汽车设计师 – 对居住空间的生理要求)或心理需求(服装设计师 — 满足客户对自己的意淫)”。
再具体一点,在性交易中,技师给出自己的reference(容貌,身材,咪咪大小……)客户提出业务要求(全套,半套,胸推,一个钟,两个钟……),并支付相应的价格(888, 8888,88888……),技师根据所需要求提供相应的服务,服务中有些创意比如推油,冰火什么的就是优秀的技师啦,搞不好还给个“先进工作者”奖状什么的。
在设计工作中,设计师给出自己的reference(以往同类型项目的平立面图,照片……),客户提出业务要求(概念方案,深化设计,施工图设计……),并支付相应的价格(1块4,2块3毛5, 6块整……),设计师根据所需要求提供相应的服务,服务中有些创意比如提出新型的解决方案什么的就是优秀的设计师啦,搞不好还可以得个IF奖,红点奖什么的。总体而言,设计行业除了收入接近民工水平,其他各方面的福利以及公众评价和社会责任度来看,也算不上一个低贱的职业,完全可以和性工作者平起平坐,所以在这里的比较也是有理可据的。

换一个角度看,设计师的工作可以被通俗地理解成黑帮或杀手的工作,都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因为设计师的工作不产生一个具体的有形的物体,所以一般流程为收订金,购买作案工具,作案,收余款。

总之,综上所述,我们把性行业,杀手行业和设计行业统称为“第三产业——服务业”。

这样,我们就顺势导出了“艺术界”和“设计界”的最大不同——设计行业本质是“服务业”,而艺术行业本质上为“制造业”。

艺术家们辟谷面壁,为的是生产出一种高端的,或者自以为是高端的产品出来:画家在墙上抹点泥巴,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再编一套玄幻的哲学理念,等着有人来为这个买单; 作家把他脑子里的那些想法写在电脑上,等着有书商赏识; 导演先导几本低成本的毛片,然后拿一个剧本到处找制片人,先投一大笔资金后再去各个电影节卖拷贝。这个行业是先做出产品,然后再叫卖。我们可以把他们看做是卖红薯的,当然是很贵的红薯。每个红薯要不同,否则你就沦为工匠了,比如大芬村里面卖“行画”的画师们。
但和其他制造业不同的是,这个终端产品通常是卖不出去的,或者说,100个人中有1个才可以成功推销出直接的产品,这点上看,艺术界是一种制造业与营销产业做为一个整体解决方案的行业。但这个成功推销自己的艺术家通常之后会得到巨大的,与成本不成比例的收益,这点看来,它又是一种博彩业。

所以,我对艺术家们一直有一种敬畏的态度,干这个先期投入太大,收益风险太高,同中科院一样,没国家资金撑着,没几个能玩得起。所以古代玩艺术的,不是有贵妇从精神到金钱上的支持,就是自己直接就是食利阶层,终生不需要养家糊口,才吃饱了没事干玩玩艺术。总而言之,艺术家是不需要盈利的,想赚钱的就不是真正的艺术家。

按照上述理论,我们可以很容易辨别出,什么人是真正的艺术家,什么人是伪艺术家。

比如有位陈姓艺术工作者,他在从事自己演艺艺术之余,对艺术界的最高层次——人体艺术进行了严谨细致,实事求是的研究。他不仅把自己珍贵的肉体作为艺术的载体之一,而且为了把人体艺术置于“科学发展观”的框架下,摄取了大量不同的样本做差异性比较,更难得可贵的是,他把艺术创作的过程,步骤,心得体验严谨地记录下来,归档,做成documentation,使得临时艺术能够作为人类文化遗产流传给后人。陈老师这么年轻,却有老一辈无产阶级艺术家的伟大情怀,我的眼眶都湿润了。

然而,陈老师为艺术天地做出了这么伟大的贡献,却从来没有想过为自己谋一分利益。他其实深深地知道,他的每一份艺术成果都有无数个崇拜者们愿意用大量的金钱购买,可他从来都没有动过这个念头。要不是陈老师的电脑坏了,我们至今也不能见识到陈老师多年如一日的艺术执著和艺术成就!如同我之前所说的,真正的艺术家是不能够被金钱所购买的。陈老师不为名,不为利,只为心中盛开的那朵莲花,如果他都不能被称为真正的艺术家,那宇宙天地,还有谁能被称作艺术家啊!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没什么意思,只是优秀的文章结尾都要引用一句古诗) 我们向伟大的艺术家们致敬!并顺便鄙视设计师这种以灵魂换金钱的职业。

4条评论

当代艺术深陷西方语境

中国当代艺术怎么啦?

因为那个众所周知的年代,中国的艺术史是有一个明显的断层的。

古典艺术缺乏继承,更缺乏创新精神,没落已经是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当代艺术呢?倒是有一个文艺复兴。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在国际拍卖市场上大红大紫,原来躲在北京宋庄吃窝窝头睡坑坑头的画家们有部分已经成了亿万富翁,投资一线油画作品比投资一线城市的地产翻倍翻得快,惹得其他吃还在窝窝头睡坑坑头的画家口水直流并群起效仿之。

这就是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功利性。

那么,那些在苏富比拍卖行拍出千万行情的是哪些作品呢?

何多苓,陈丹青已经不是什么大气候了,现在当红的是丘敏军、方力均、张晓刚。主题呢,不外乎红色记忆,隐喻,批判。画画变形的毛主席当然现在已经不能当饭吃了,但是画画中国人的大饼脸,傻笑,红领巾倒是永恒的话题。

这些政治波普和过往回忆是某些群众喜闻乐见的。这里的“某些群众”是指在拍卖行里举牌的,包括那个在中国做了多年大使的大叔们,对中国略有了解(不是那些只知道李小龙,京剧,茉莉花茶的老外),但对中国仅有片面的了解(所津津乐道的都是文革,赤贫和经济腾飞等大字报中国)的假中国通。对他们来说,画画牡丹,猛虎下山,山山水水都太out了 (事实上,他们就压根没懂过中国画的意境),而这些画的出现,则迎合了这些人的低级趣味。

正是这些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当代艺术价格水涨船高,搞得大家都开始画这类题材,严重扰乱了市场的审美情趣。

本人倒没觉得这些画的有多差,但是脑子里输入“中国当代艺术”只出现这些画,就有点病态了。当然本人也不懂艺术,瞎扯淡罢了。

最后表扬一下刘晓东,他的《三峡新移民》至今还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最高价:2200万。 不过,仔细看看这幅画的局部,如果你对生活有仔细观察的话,你可以发现,他把这个社会阶层的人用粗旷的油画刀描的入木三分。没有政治波普,也没有文革回忆。真正的“当代”艺术。 想再理解深刻点的话,可以看看贾樟柯的《三峡好人》。

值得一看。

2条评论

昨天的blog

今天微软给我来信警告了,说我的Blog里有色情内容:
 
We have found images involving partial nudity on your SkyDrive account,

Folder Name: Blog images
File Name: 0906291246285280952[1]_thumb[3].jpg

Kindly remove this content and any other images, messages or files that violate the Windows Live SkyDrive Code of conduct within 120 hours.
If you remove all violating content, your SkyDrive account will again b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Windows Live SkyDrive Code of Conduct, and will remain accessible for your use. Otherwise, we will be forced to close down your SkyDrive as well as any associated Spaces and Profile accounts. Again, while this is never an option we like to take, Microsoft takes the safety of children quite seriously.

如果我不删除,就会被封。唉, 超级母体也分不清啥是色情,啥是艺术。不怪它, 俺也分不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