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ategory 以为是笑话

同事送我免费手袋撒

同事去威尼斯参加双年展,问俺要带神马礼物,俺说看看看看拍卖价在110万到433万之间的作品,随便给俺带个几件撒。

结果他回来居然只给俺带了一个手袋,说是继“i´m not a plastic bag”后今年最流行的,不但环保,说还有中国元素,走亚洲风撒。

我呸,神马中国元素,哪里有,不就是中国红嘛,太牵强撒!

欺负俺不懂英文撒?这明明是一个广告手袋撒,上面还大大写了一个字——Free(免费)撒!

Foto

留下评论

韩国十八

昨天韩国队出线鸟……

今天我穿了板鞋和一件印有暴力熊的Tee去上班……

路上居然两次被拦截问我系不系韩国人……

心中大怒,这……这……这……

我东土大唐,天朝王国颜面何在?

说时迟,那时快,

心中一灵动,

遂和颜笑道:

兄弟所言极是,鄙人正是大韩国人士。德国民风好客,教你一句韩国问候语:十八(qi par),下次再遇我族人,必大声欢呼“十八”,此乃我国待客之道也!

—————————————————————–

幻想的结局:

韩国8强赛输了,那哥们看到一群看球回来垂头丧气的韩国哥们,兴奋滴冲上去大声嚷嚷:

”十八!十八!十八!“

遂被暴打。

暴打完,那可怜的哥们一定在心中无比咒怨:

教我十八的韩国人不得好死!

—————————————————————–

注解:十八( "십팔") 与 操 ("씨발")在韩语中发音一样。

4条评论

我不是流氓。愤青而已。

——————《织毛衣》—————————–

听歌没有原则的最大好处是,你可以不经意邂逅一些让你震精到蛋疼的牛X歌。

比如这首灰常灰常红尘有爱并且触及你心灵的好歌: 温馨的《织毛衣》……

  http://www.xiami.com/widget/824283_1769535806/singlePlayer.swf

http://www.xiami.com/song/detail/id/1769535806

原唱是非常不著名的独立歌手张玮玮,经著名的说书先生罗永浩吐血推荐和著名的乐评人和写手张晓舟的翻唱,终于……红了!

这里贴的是张晓舟的抒情版,更推荐张玮玮的Live版,闲着没事的人可以自己google一下。

歌词如下:

我深深地爱着你
你却爱着一个傻B

傻B却不爱你
你比傻B还傻B

喔……
你还给傻B织毛衣

喔……
你还给傻B织毛衣

———————————————–

好吧,你可以说我粗俗。我不反驳。但是记得某位著名的人说过,群众的语言才是最有生命力的语言……这首歌,有着主旋律的内容,却用了非主流的遣词,把歌手幽怨的心情唱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让人会心一笑却又悲伤无奈——你还给傻B织毛衣!

——————《织毛衣》后传—————————–

网上(特别是豆瓣!)有众多无聊文青陆陆续续地给粗俗的《织毛衣》提升了高度和深度呢:

1。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怪当时织毛衣

2。同是天涯沦落人,傻B何必织毛衣

3。昔人已乘黄鹤去,空余傻B织毛衣

4。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傻B织毛衣

5。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织毛衣

6。商女不知亡国恨,还给傻B织毛衣

7。春花秋月何时了。傻B毛衣织多少

8。又见傻B双泪垂,恨不相逢织毛衣

9。腐女手中線,傻B身上衣

———————————————–

都他妈一帮文人!俗!

————《织毛衣》后传的后传————-

都他妈串在一起了:

李志(就是昨天我贴的写《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的李志)也来插一脚,唱了这首外延产品:

《谁他妈没织过毛衣》

很明显这首歌很容易被和谐,很难找到。这里有个地址,不知还能挺多久:

http://www.songtaste.com/song/1948636/

我深深的爱着你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傻逼他不爱你
你比傻逼还傻逼

这他妈的什么道理
我跑着去找万晓利
不巧他在织毛衣
笑着说:hi,李逼

wo……
wo……
万晓利啊万晓利
你他妈的也会织毛衣

wo……
wo……
万晓利啊万晓利
我能不能做你的小傻逼

(注:万晓利也是当红地下民谣歌手。)

3条评论

扌斥 字

不 矢口 亻十 么 日寸 候 , 亻奄 口斤 言兑 言仑 土云 有 辶寸 氵虑 每文 感 字  白勺 言兑 氵去 , 于 是 , 亻奄 学 会 了 扌斥 字 , 后 来 , 亻奄 米青 礻申 分 歹刂 了 。

一条评论

在六一儿童节祝怪叔叔们节日快乐!——不要歧视怪叔叔

这是个让我很纠结的节日。过……不过……过……不过……不过……不过……不过

作为本公司最年轻的设计师,偶一向被称为3deluxe第一小正太。走在大街上,自信满满的类!

为什么一到中国,大家都叫我怪叔叔好,并纷纷四处逃避呢?连挤地铁都方圆3米杳无人烟类?

(正气凛然地,义愤填膺地……)很明显,中国现在人口的低龄化现象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了……长期以往,国将不国的类!

要不要毅然报效祖国,为成熟稳重风度翩翩器宇轩昂亭亭玉立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潇洒英俊幽默睿智溫文儒雅的怪叔叔占总人口的比重贡献自己应有的一份力量类?

好吧,打包去类……

留下评论

我不是在馄饨摊上,就是在去馄饨摊的路上……

麻烦你给我来一杯豆浆,对,冰的,七分豆浆,三分冰,对,要冰块,麻烦装在冰桶里。多多泡沫。不要加normal sugar, 给我brewer’s sugar 就可以了,嗯,请问您这儿是现磨的吗?我只喝现磨的,那请问你们黄豆的源产地是哪里?我只喝产自Formosa的,sorryFormosa中文叫台湾。最好是“yonghe”这个品牌的。 对了,请给我装在大口杯里,这样香味才会挥发地比较均匀。谢谢。

 

4条评论

关于装B党,文艺腔以及女流氓的区别

(转来的帖子,哈哈之余,发觉自己有一点点的小装,比一点点还要多一点点的小文艺,至于流氓那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了。忏悔中……)

记得在安妮宝贝当红的时候,某一个中午,我跟我母亲大人聊天。我说,安妮宝贝就不知道在想什么,老逼着女孩儿一定要有“海藻般的头发”,一定要穿棉布裙子,男士衬衫还一定得是北欧某个牌子的,最可怕的是,还不让人家穿袜子。我妈挥舞着锅铲回头冲我说了一句“不穿袜子?那还不得鸡眼呐~?”事实说明,广大朴素的劳动人民总是很现实。

前几天看某人博客,居然又看见了“海藻般的头发”,“匡威帆布鞋”“陈绮贞”“星巴克”之类的组合。我就疑惑了,高中时代空虚的紧的时候这样矫情一番也就罢了,到现在这把年纪了怎么还不知收敛那?作为一个女流氓,我不能理解其思维。

关于装B党,文艺腔以及女流氓的区别,其实是很好说的。举个例子。

原句:我今天在星巴克喝了一杯咖啡吃了块蛋糕。

装B党:今天逛过Lanvin之后,躲进Starbucks偷得几许闲时。点了一杯Espresso Macchiato和巧克力松露蛋糕。但其实还是更中意廿一客Silent Night的带着肉桂馨香的丰沛口感。听到Diana Krall的《Let it Snow》。

文艺腔:阳光熙攘。彳亍。只是倦怠。不管走过多少地方,看过多少人,也还是要记得你的样子。去了星巴克。点了最简单的咖啡与蛋糕。最简单。然而,却也最完满。又听见Patricia Kaas的《If You Go away》。迫不得已。又想起你。

女流氓:今儿晃荡累了,跑星巴克去蹭个空调。没钱,就点了个最便宜的咖啡和蛋糕。看见一美男,啧啧…把他收后宫里去就好了~

以上。必须说明的是,那些个歌名是我听过的歌里比较符合的。如果哪位装B人士或文艺人士觉得不满,有辱自己品味的话,请通知在下。

首先,从基本特点方面来阐释下这三派的原则。

装B党:

1’说话不夹英文就会死。(法语意大利语日语西班牙语视情况添加。)
2‘他/她说过的牌子和吃的东西绝对得是大部分中国人民都没听过的玩意儿。
3’永远要说,其实啊,还是哪哪哪的什么什么好~

文艺腔:

1‘不打句号就会死。
2‘他/她听过的歌看过的书绝对不能让你听过。
3’永远要有一段不知道哪辈子失去的爱情/友情。

女流氓:

1‘不见美男就会死。
2’她提到的任何东西都是大部分人民都知道的。
3‘永远相信美男无穷尽,爱情是个屁。

当然这些只是基本款,各派人士常常在基本款上推陈出新。由于本人没有实践过,暂且按下不表。

其次,从文学和音乐方面来详细说明前两派的特点。由于第三派的特点写出来一定会被和谐,在此也就不提。

对于装B党来说,文学这种东西,是只要知道名字和内容梗概的东西。这个好说啊,豆瓣上满地都是呢。时不时给你说个你从来没听过的作家写的你从来没听过的书以博得众人敬仰。但是,除了书皮儿和书评她也没见过那书长什么样。

音乐则只要知道几个爵士,独立,民谣的歌手和歌也就完了,至于什么飞轮海啦东方神起拉,这组合那歌手,通通说没听过。

他们要做的主要工作集中在记牌子和食物名称。他们能够把明明很简单的中文演绎成各种长篇累牍的英文法文日文意大利文,但兴许她的法文只熟练掌握“Bonjour”“Jet’aime”,日文只熟练掌握“雅蠛蝶”“kimoji”,意大利文更是只用得上“Ti amo”。

对于文艺腔来说,要做的功课就比较多了。

什么45度仰望天空,海藻头发和不穿袜子那是基本功课,高端者才不屑纠结于这种事咧。张爱玲拉,村上春树拉,张小娴拉,亦舒拉才是他们的菜。就恨不得一见Hollywood就说“荷里活”,一说婚纱就是王微微,一说天空就一定很希腊,一说香烟就袅袅,一说花就是鸢尾雏菊,还得明明就谈过那么几次乏味恋爱一定要一说到往事就开始忧郁难过。

对于音乐的部分,决不能听流行。爵士也好,独立也好,民谣也好,实验也好,哥特摇滚也好,都得涉猎。国内一定要说只听陈绮贞,苏打绿王若琳之类。啊不对,他们得说“陈老师”“sodagreen“和““Joanna”。

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在小众音乐即将走向大众的时候开始嗷嗷,哎哟我最喜欢那啥啥了。当我老人家初二在一叫《中学生》的杂志上看到陈绮贞和陈珊妮之后开始听她俩的时候某人可没说自己最喜欢陈绮贞了。

我就等着呢,看什么时候又有人跳出来说,哎哟,我最喜欢杨乃文/左小祖咒/周云蓬了~~

行了,也说的差不多了,我要去做女流氓的每日功课了。等到我再遇见让我恨不得抽死的人再上来写。

(最后推荐转来的地方:http://lengxiaohua.net/ 我们爱讲冷笑话。)

4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