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haijie

This user hasn't shared any biographical information

Homepage: https://haijie.wordpress.com

似熬

上海的夏天,是需要熬的。
这个熬,不是煎熬,就是熬。
煎和熬,是不同的。
煎是这个样子的:油锅已经很热了,冒的烟,老板牌油烟机都抽不了。葱姜蒜都已在锅里,炸得焦黑。拿条鱼,沿锅边“嗤啦”一下,半个鱼身就泡在油锅里,一股白烟“嘭”的一声在空气中炸开,伸手不见五指,弥漫着夹杂着香味的焦糊味,鱼肉瞬间就变成白色,而鱼皮,要是火候得体,则变的金黄金黄。不用几分钟,翻个面,让另外一边也可以有着同样的“嘭”的一声,撒上黑胡椒和盐,就可以装盘了,一气呵成,天衣无缝。
煎鱼要乘热吃,乘着鱼皮上还在冒着油泡的余热。1分钟内孩子还没围在餐桌旁,老妈子就该大呼小叫“小畜生还不下来看老娘不宰了你”。
煎鱼冷的快,冷了就不好吃了,腥味就会出来。不过通常没有这机会,小畜生们会风卷残云地把鱼吃完,空空的盘子,就像从来没有煎鱼这回事一样。
所以那是巴丹吉林沙漠的夏天。跟煎鱼一样。你要是中午还暴露在太阳下,你就会闻到一股焦糊味。可太阳一旦下山,没有保护的话,你甚至有可能会冻死。这热浪,来得快,去的也快。

上海的夏天,是需要熬的。
这个熬,是熬粥的熬。

上海的老阿姨早上喜欢喝粥。就是一碗白粥,这也是有讲究的,上海式样的讲究。
晚上临睡前把米放进锅里,浇上水,要先浸泡一个晚上,早上5点醒来,打开煤气灶,点上火,不用烧开,直接用文火熬。文火看上去不顶事,时间长了,这米在水里照样翻滚地死去活来。熬多久,不重要。这熬粥的秘密在于,火,要一直开在一个温度上。
盖上锅盖之后,老阿姨们就可以踱悠悠地出门了。睡衣是照例不用换的,头发也可以一把抓个髻,用筷子插上。出门或是去公园跳操,或是去菜场买菜。或是跳完操就在公园边上的菜贩那里把菜给顺便买了。
菜贵了还是便宜了,照例是要抱怨几句的,这个时候,别的老阿姨也会凑上来点头称赞。阿姨们可不是赶时间,菜贩那儿可是共同话题的发源地,有一般同样年龄的人,可以对一个大家非常熟悉的话题相互交换意见,那可是原始版的“百度XX吧”,聚人气。早晨的时间金贵而又丰富,那是中年汉子的酒吧,老阿姨们的FACEBOOK。到了8,9 点钟,老阿姨们慢悠悠地梢上几根油条,或是锅贴,回到家里,这个时候,白粥也熬出来了,用汤调羹慢慢一搅,水和米就完全融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灭了火之后,让它凉着。老阿姨慢悠悠地喊道:侬可以从眠床里爬起来吃早饭啦。小孙子们照例不会马上起来,翻了个身又会赖床一会儿。老阿姨也不急,拿了着扇子打开电视剥毛豆,这可是消磨时光的精细活。
这粥,说是凉着,一时半会根本就凉不到哪里去,小孙子们起床后,还是热乎乎的,你还得用嘴吹啊吹的。上海老底子配白粥的都是红方酱豆腐,上面一层盐一层糖的,不是现在常见的四川腐乳,辣的。考究点的人家还会常备一些宁波的黄泥螺,泡在黄酒里面的,兄弟牌的。
现在在法租界复兴路这带,老外的租户混杂在老阿姨中间,虽然语言不通,空间就这么点大。有些老外挺猛,猪肺牛肚鸭脖兔头什么都吃。可能吃粥的老外,还真一个都没见过。这些在米饭上都要浇一勺酱油的亚类,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吃完全没有味道的东西。
老外不懂的,这就是上海的文化。
上海的日子是熬的。吃着吃着,就习惯了,熬着熬着,就习惯了。
你问下上海的老阿姨明天吃什么,她会告诉你白粥,后天吃什么,她会告诉你白粥,问她为什么,熬过来了。
20多年,一家五口挤在10平方米的一间屋里,也过来了,30多年来,骑着自行车去20多里外的地方上班,冬天戴个口罩,夏天遮个袖套,雨天套个雨衣,有了孩子后加个藤编的后座,也过来了。老外不懂的有太多了。米再硬,熬上个一夜,还不是变成了一锅粥? 心再高,时间长了,不还是和生活混在一起,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上海的这个夏天,是需要熬的。
这个熬,是熬粥的熬。

来到上海一年多,这样的日子没法过。白天三十九度,晚上三十五度,白天热的受不了,晚上也热的受不了。太阳下是烧烤,没太阳的时候是烘培,下个雨,地面的蒸汽翻上来,那是清蒸。7月初的时候,以为是煎。想想就忍过这个星期就好了。7月中的时候,还以为是煎,已经煎了这么久了,这个星期肯定就好了。直到8月,看到上海的老阿姨们才明白过来,上海的夏天是需要熬的。
说受不了吧,也得年年这么过,有得选择吗?熬多久,什么时候熬到头,这已经不重要了。没有了希望,心也安了,这才是过生活。就像熬粥一样,生活的秘密在于你怎么熬。搞明白了,你就知道,你应该关注的,是你该怎么熬,怎么熬出味道。不如学习上海老阿姨,该跳舞的还是跳舞,该买菜的还是买菜。高不高温的,生活的轨迹,没什么不同。

对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这熬粥的秘密在于,火,要一直开在一个温度上。
你才能
熬出
夏天的味道

by HJ

15条评论

百年修得同枕眠

下班回来的时候想陪着你躺一会儿的,却不料一秒钟就累的鼾声四起。

你的好心情似乎完全不被我影响,照样呼呼大睡口水四溅。

我们就这样面对面地躺着,却瞅都不瞅对方一眼,

我们的世界里同床异梦各自为战貌合神离袖手旁观。

妈妈在边上呵呵呵并偷偷地拍下这张照片。

但若没有上几世的千锤百炼,哪换得来今生的一次小团圆。

能陪你瞎躺躺的,也就这十几年时间。

之后,我们偶尔相见,也许会怀念,也许你会恨我,也许我对你不理解。

你既不是我的私有财产,我也不再是你的全部世界。

我从未期翼你成为怎样的一个人物,也不会寄许你我未完成的梦想。

把你生下,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实在抱歉。

也别谢我,除了把你拉扯大,很多东西你还得自己来一遍。

相反,你教给我很多很多,你让我学会了责任,让我学会爱,学会奋斗,学会相处,学会思念。

我们无法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虽说一夜情,却是百世恩。

若来世能再相遇并记起,还是要对你好好说声谢谢,

并想躺在你的身边一会,

我辗转反侧,你睡地香甜。

22

7条评论

胡桐

2012年,奶奶去世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小桐在他妈妈的肚子里了。

失去一个至爱的同时也多了一个至爱。

不由唏嘘生命的阴谋,一环扣一环。

当我看到小桐那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才确信一个主宰一切的存在。我们碌碌一世,也会莫名沾沾自喜,以为混的不错,却不知这都是一个设定结局的游戏,中间有无数关卡,让你饱尝人世冷暖,有hard模式,有easy-going模式,有人风光,有人卑微,看似随机,可我们终究是往一个方向的。当你被一枪爆头后,就会有另一个你原地满血复活,精力充沛,哭声嘹亮,望向远方。

当那个你突然赤手空拳面对无尽苍穹的时候,你用第一声啼哭充分表达了你对未知的恐惧,就像很久很久以前,还在程序1.0的时候,你的祖先在一个炎热干燥的下午,突然看见,伟大的森林燃起了火焰,浓烟遮住了太阳,大雨浇灭了希望。生命终究是苦难的。生,老,病,恨,爱。而我们总将死去。而生命的乐趣并不是比谁拖到最后,或吃到更多的金币,而是在设定的九九八十一难中,谁能学会用微笑来面对,从容勇敢,面对造物主赋予你的磨难,不亢不卑,被打败一次,心中的小宇宙就燃烧地更旺盛一次。

远处新年的钟声忽远忽近,爆竹声劈劈啪啪,餐桌上层峦叠嶂的菜肴香味扑鼻。

别骗你自己了!

其实那是超级马丽降下旗帜,进入城堡,开始下一关。而你也知道,是时候吃饱喝足,收拾细软,趁着黎明的雾霭,踏上人生的征途。

祝你 —— 和你的名字一样坚强!

(注:胡桐即胡杨,是生长在沙漠的唯一乔木树种,以耐寒、耐旱、耐盐碱、抗风沙,有顽强的生命力著称。)

图像

7条评论

《老吴和小顾》未删节版

前言:这是我在朋友跨年婚礼上的一段祝词。录了下来,放在优酷上,在婚礼现场播放,算是kind of surprise吧。婚礼上,有些话就不能太放肆,也不能太罗嗦(你知道我的,罗嗦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病),就有了5分钟限时抢购精简版。现在婚礼过了,就放出大尺度无码未删节导演加长版 (妈的,我又罗嗦了……)。写给别人——也写给自己。

有道是:

你问我怕什么
怕不能遇见你

——《牡丹亭外》

————————————————————————————————————

序:

有人告诉我,

有一天,

会有个人走进你的生活,

并让你明白

为什么你和其他人都没有结果。

————————————————————————————————————

吴方浩老师年长我十几岁又是道上混的前辈。按理说,和前辈称兄道弟交朋友是大不敬,上海话说是要吃剁栗子的。可这前辈相当潮,大叔的躯体正太的心,整天一顶鸭舌帽装上海小开,还疯狂上微博开心网,流行歌曲可以update到方大同卢广仲。(嗯,我还停留在陶喆周杰伦这水平)。所以,他公司里的小兄弟们当面叫吴总,背后叫老吴。

老吴是上海土著。上海话开的比国语好,笑中含刀。号称嗜杀上海设计市场,阅人无数,黑白通吃,颇有当年黄金荣杜月笙的遗范。从外资公司设计总监位置退下来后张罗了自己的公司——Wintop Design。

这一套,有当我偶像的潜质。我上个偶像是郑智化,就是那个残腿唱歌的,都好多年前的事儿了,所以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收了他做我偶像。

小顾是他那店的合伙人,二当家,前老板女友,现老板娘。年龄和我相仿,青春玉女。长相清纯可人,干事雷厉风行,百炼成钢绕指柔,也是那种萝莉脸,纯爷们心的主。

————————————————————————————————————

我对这对神仙情侣神雕侠侣煞是羡慕。

我一天工作8小时加上通常加2个小时的班,回到家的时候,老婆有时就睡了,而第二天她日出而作的时候我必定还在流着哈喇子做春梦。所以一天见我的同事10个小时,见我老婆2个小时。相聚的时光是美好而又短暂的,吃个饭看个片片时间就biu地过去了。加上我和老婆从事的行业实在没有丁点交集,平时相互蔑视相互攻击相互吐槽较多,于是存同求异,剩下的共同话题只剩下对和平的祈祷,对宇宙起源的探讨,对欧亚政治体系异同点的看法,和对人类未来的展望。

所以我很羡慕有无尽共同语言的人,比如老吴和小顾,上班的时候可以谈工作,下班的时候可以谈工作,床上的时候可以谈工作,早上还可以你一边刷牙我一边蹲马桶一起谈工作,那可以多么促进心灵的沟通,相互对灵魂的了解啊!

————————————————————————————————————

我对婚姻一直持有保留的赞同。婚姻是一张多么贵重的卖身契啊,人家工作合同还一年一年地延呢,为啥结婚登记处只有终身合同的范本?

你凭什么在见到一个人的第一眼还不知道她睡觉会不会打呼噜磨牙的时候就能说,我能爱她一辈子? 方舟子说,这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以前党组织要收了你,必先观察你。这点上,我认为中国共产党是严肃的,是认真的,是先进的。我一表哥,从高中起就被观察了,一直观察到工作8年后,才受到主子的恩宠,光荣地加入伟大的我党。11年时间,观察个克隆人都出来了,诺贝尔都拿了好几个了,你看,就这一月交几块党费不干任何正事的事儿,都要观察个几年,那婚姻这涉及到资源重新分配,并每天早上用一把牙刷让口腔细菌互通有无的大事,怎么能不需要观察几十年?

你组装一台模块化的汽车要多久?而你认识一个功能程序复杂并毫无模块可言的枕边人要多久?

可就算是你的她或他被你扒了个精光翻了个底朝天,从肉体到灵魂都像党组织观察你一样观察了透彻,可你了解你自己吗?

作为一个设计师,我有时会拿着精心炮制的PPT,在开场白的时候神秘兮兮地对客户说:福特说过,你问一个没有见过汽车的客户有什么需求的话,他会告诉你一匹更快的马。各位,你了解你内心的需求吗?

————————————————————————————————————

我向来不赞成人类在很年轻的时候结婚,那时候心智还未成熟,对爱情的信仰不够坚定,或是挫折还不够多,不足以让你珍惜眼前人。

不是有个笑话说,每个女人应该感谢他男人的前女友,每一次失败的恋爱,都把这个男人打造地更完美,更体贴女人。

虽说是笑话,但不无道理。

我同样不赞成在恋爱很短的时候结婚。婚姻是个不可退货,如假不换的东西。婚姻就是一个霸王条款。所以,在签这个霸王条款的之前,我们总是希望有段足够长的试用期。

可喜可贺的是,老吴和小顾在工作中你中有我,在生活中我中有你的态度不亚于预备党员之间的相互考察,让我深深地相信,他们对对方心灵的了解,已经超越了医科学院的毕业生对骨骼标本的了解。

老吴和小顾是生活上的挚友,革命中的战友。

所以,当我像党组织发展党员一样观察你们的时候,我真的相信爱情,相信婚姻了。一个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的婚姻,才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婚姻!

有一天我和老吴去宁波出差,共住酒店一间,当我从浴室里出来,和老吴赤裸相见,彼此都掩饰不住尴尬的时候,我终于脱口而出,老吴,侬可以和小顾结婚了。

你们把自己锻炼了这么多年,就是要在一个恰当的时候,鼓起足够的勇气,把自己最优秀的那一刻,献给对方。

————————————————————————————————————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说起恩爱这两个字,是先有恩,再有爱。婚姻,本不是一味的交换或索取,而是一个互相帮助,互相恩惠对方的过程,你为我张开挡雨的翅膀,我是你心灵温暖的臂膀。

我还想说的是,婚礼,不是童话故事圆满的大结局,而正是生活艺术的开场白。从今天起,你们要用心地去经营这份爱情,给它浇浇水,除除草,才能让它枝繁叶茂,茁壮成长。你们要用心地去经营这份爱情,就像你们经营你们的公司一样,这是个终身为之奋斗的事业,不能有丝毫松懈。

如果你能活到90岁的话,有一个人将在你以后人生的道路里和你相处五六十年,远远超过了你们的父母和孩子,和其他任何人。朋友的话,谈不拢就可以一拍两散,而这个人,怎么能不对她好点,再对她好一点,让你们开开心心地活大半个世纪呢?这是生活,这是艺术,这是哲学!

祝你在今后的日子里,可以每天托起手中的菜刀和砧板,慢慢地放在眼前,对,左边一点,上边一点,再上边一点,刚刚到眉毛的高度,对,就这样! (看不懂啊?笨,是举案齐眉啦!)

其实你们好幸运,可以事业爱情一起经营,一举两得,事半功倍,一分耕耘,两套收获,一套正本,一套副本。

就像北京科技馆那个DNA飞天雕塑一样,怎么说来着?对,螺旋形上升!

祝你们爱情和事业

像这对X和Y染色体,

沿着Z轴

螺旋形上升!

clip_image001

老吴和小顾,我和我老婆都是苦哈哈的穷人,在你们的庆典上,没有办法上演直升机空降贺礼的戏码。你知道我对不花钱的事一向相当起劲,那我们就送你这个手势吧,你知道的,这是英语聋哑人专用的手语“love”的意思,我知道你们不哈美,不过木有办法,中国手语“爱”是一个磋来搓去的动作,没法用静态照片来表达。

我们送你这个手语,意思不是祝你们以后的婚姻过的像个废人。而是希望你们在将来人生漫长的道路上,相互依靠相互搀扶,以自身的优势帮助对方更上一层。拿萧煌奇的歌来说,就是“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

这样,一个由你,和你,组成的完整的你们,就能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又或者,假如有天你们不在一起了,也许也都能够好好地活下去,但是,缺了对方的人生,将从此不完整!

————————————————————————————————————

老吴和小顾,愿你们像电影中的

蝙蝠侠和小丑一样,

丁满和彭彭一样, 杰克和露丝一样,

佛罗多和山姆一样,

张无忌和赵敏一样,

没头脑和不高兴一样,

老吴和小顾一样,

互相

成就了对方。

如果将来生活中有困难出现的时候,请记住eagles唱的:

When we’re hungry

love will keep us alive

别以为我在瞎贫,其实我在说正事。老吴,你才四十几岁,长大后你会明白的。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3NjQ2OTg4/v.swf

(我的祝词声讯版)

14条评论

人亦无常,事亦无常。

 

陈升曾做过件很煽情的事。
他提前一年预售了自己演唱会的门票。
仅限情侣购买。
一人的价格可以获得两个席位。
但是,
一份情侣券分为男生券和女生券。
恋人双方各自保存属于自己的那张券,
一年后,两张券合在一起才能奏效。
票当然卖得很快。
也许这个是恋人双方证明自己爱情的方式吧。
“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呢。”
“一年,算什么。”
这场演唱会的名字叫做

明年你还爱我吗?

听似很简单的疑问句,
实现起来却被赤裸裸的现实击败。
到了第二年。
陈升专设的情侣席位。
果然空了好多位子。
他面对着那一个个空板凳,脸上带着怪异的歉意,
唱了最后一首歌:把悲伤留给自己。

`————————————————

曾经有一天,当我赶在晕眩之前,很干涩地对我现在的太太说,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她说,

可以试试吧,

你现在大四,我大三,

在一起开心就可以了。

如果不能在一起的话,

分手的时候,

别哭哭啼啼,死去活来就行了,

你知道,

我不喜欢哭的。

我唯唯诺诺地答应了。

太太一直是个很冷感的人。

我了解。

只是这段壮烈的宣言,

居然阴差阳错地没有实现。

我们还在一起。

还挺好的。

说那段话的时候,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

应该是

1999年12月31日23点59分。

时间就这么biu地过去了。

11年,其实很短。

1年,也可以很长。

看你的参照物是什么了。

`————————————————

世事,

本无常。

何必,

放心上。

`————————————————

《不再让你孤单》

其实不太喜欢陈升,这个男人,太浪,讲话又太冷,还跳tone。

只是很羡慕他,一副疯疯癫癫的外表下,却能写的一手好情歌。

15条评论

大吐槽(2)——像朋友一样握住你的双手

(从猫时间童鞋的评论联想到的……)

猫时间 说:

窃以为计划生育某种程度上和进化论一样,也是属于证据毫不充分的一种观点,只可惜前者更强的是倚靠暴力机构(中国政治课本语)的强制执行,逐渐让众人形成了一种似是而非的观念:中国的问题都是人口多造成的。
我小时候一直纳闷为什么犹太人那么鼓励生育,为什么天朝前30年鼓励”伟大母亲“,后30年又视人口为负担累赘,后来才明白感情自古以来p民从来都不被当“人”看待,只是劳力,只是数字,而已。。。

 

————————————————————————————————————————————————

HJ 吐槽说:

 

当宏观者在说话的时候,所有的微观者只是一堆冷冰冰的数据。

 

包括现在西方社会制度的鼻祖——那本圣经般的《Economics》。

我们把它翻译成《西方经济学》,因为我们有一本更加神奇,摧枯拉朽,包治百病的红宝书——《政治经济学》。每次看到它的时候,马克思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在我眼前,它侧卧在病榻上奋笔疾书,还有一个叫恩格斯的,gay情无限地送钱送药,嘘寒问暖。我把他们想象成梁山伯和祝英台,而老师偏偏说是阶级友谊。

而在《西方经济学》里,亚当斯密和保罗萨缪尔森 都没有提到任何一个带着微笑的面孔,他们自己也似乎没有什么感人事迹。

他们只是把人分为两类:

一类是抽象的,他们叫理性人( rational man),长相模糊不清,做事风格类似神明,熟读概率论,深谙博弈之道,冷酷无情,从不犯错。

还有一种具体的叫做“people”,无名无姓,甚至无脑,不解风情,只会逐利,用脚投票。颇有zombie遗风。一个杠杆下去,他们就往那边走,一个政策上来,他们又腆着脸皮呼啦啦地又过来了。

对于通篇《Economics》没有出现过一个类似李雷和韩梅梅的名字,我深表遗憾。

人口政策也就这么一回事。你看不到宏观者温情的一面。

当我们在抨击天朝无耻的计划生育政策时,你看到欧美的政策制定者在干什么了么?

当西方世界人口出生率低于死亡率的时候,他们告诉你一个拥有2,5个孩子是幸福的家庭。我一直不能理解我们如何让家庭有2,5个孩子,是强制连体婴么?

他们也赤裸裸地说,按照人口负增长的趋势,将来的税收将无法弥补现有的退休金缺口。这意思是,20年后,我们缺少12,2%的壮劳力,无法从他们手里征税,而社会上又有这么一批付了37,8年养老保险本该81,3岁挂了的老不死们由于医疗的进步活到了82,9岁。

It´s all your fault. Your Country Needs You!

want u

他们把这个叫西方统计学,完全无视我们温馨感人的生活。

他们在把你们当种猪一般,用食物(family allowance)来诱惑你交配生育的时候,像朋友一般握住你的双手了么?

特别悲哀的是,前天,我身边有个妈妈,看到她16岁的女儿意外怀孕,却没有堕胎权的时候那种绝望感,你们像朋友一般握住她的双手了么?

 

当天朝通过经济杠杆调节人口总数的时候,欧美也在用经济杠杆调节。

一个是对额外出生的人口罚款。一个是对额外出生的人口奖励。

都是钱,都是利诱,都把我们当做那个无名无姓,甚至无脑,不解风情,只会逐利,用脚投票的“people”。

我无意为天朝粉饰太平,可作为一个蚂蚁,我真的看不出,这两者之间,哪个更高尚,哪个更卑鄙?

 

(另:我看这篇文章,不止五毛,起码值一块吧?改天领钱去。 )

46条评论

大吐槽

住在澳洲墨尔本的网友贝老师和同党Jing同学,前段时间为著名成人杂志《男人装》国内版结结实实装了一把,比男人还装,以“无耻近乎勇”的态度,以比国足还假的实验性假摔以骗取墨尔本郊区淳朴市民的同情,并记录了下受救助的比例,来以证明白人的道德优越性,并通过对比,反忖,隐喻的手法来证明国人的劣根性。贝老师和jing同学为科学无私献身的精神让我直呼——布拉沃!

事实证明了墨尔本郊区的白人人民果然质朴善良,在无私地救助倒地的jing同学后,他们无一例外地悄悄离去。贝老师望着离去的背影,大声地问,“同志,你叫什么名字?”远处爽朗的笑声渐行渐远——“我的名字叫红领巾!”

原文如下:

墨尔本紧急救助活体试验

————————————————————————————————————

贝老师抛砖引玉,在国内经历了这么多“老人摔倒要不要出手相助”的大讨论之后,我有理由怀疑中国是否正在经历一阵严重的道德信仰危机。

然而贝老师尖锐地指出,我们国民其实没有信仰,甚至我们拜佛也是——赤裸裸地交换。

贝老师原文如下:

“国人信奉的佛教,我一直都以为是在做生意。许个愿,愿望达成,就给点钱,称为还愿。愿望没达成,啐一口,什么狗屁菩萨。。。。”

我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

为了判读我还是不是老愤青了,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在网上浏览了30分钟的国内新闻后,把了把脉,发觉自己还有头皮发胀,破口大骂的肾上腺反应后,我相信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无怨无悔地那么粪青着。我草,经历了这么多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我失去了爱的能力,却他妈的依旧木有失去吐槽的能力。

可是我一直有这个贱样,我容许自己无端地指责,藐视,辱骂,践踏我的祖国和同胞,可见不得别人指责,藐视,辱骂,践踏我的祖国和同胞,可以我无情我残酷我无理取闹,但不许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于是刚刚在我批评了朝廷和走狗后,看到了贝老师以事实为依据,以记录为准绳的澳洲人民赤裸裸的善良。这让我很气愤。

我显然不同意俺们民族的劣根性。我要是这都承认了那不是抽自己俩大嘴巴么?

那么我剩下的选择,只能是——把一切罪恶推卸给万恶的生存环境了。加上好多年前,我曾是地缘文明假说的簇拥者,我很随意地在一个慵懒的下午用小脑写了基本没有经过大脑走流程的文字:

“beya上男人装了,重量级的成人杂志。口味重,少儿不宜。不过男人装居然也有社会题材,果然来到中国后,思想觉悟也提高了!

这期主题想说明什么?以资本主义的优越性来反衬我们在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让澳洲良好市民长知识知道在古老的文明古国有一种现象叫“碰瓷”?
都说了,穷山恶水出刁民啊,你把这个实验放在索马里试试。包你一躺下就有人把你扒光。
而澳洲,欧洲什么的,大概绝大多数人都想不明白,这碰瓷的意义在哪里吧?
人不是生来都善良的,也不是生来都邪恶的。这出生后的事,得看资源的紧张程度。如果天天躺在树下有果子吃,也没有必要对每个经过的陌生人都摆上一刀了。
国民如女儿,需要富养,才能学会矜持,学会尊贵,学会优雅,学会善良。仓禀实而知礼节 衣食足而知荣辱,  而人在江湖飘的话,哪能随手不带几把刀呢?
归根到底,还是资源匮乏,人口太多,中国人生来就必须和别人抢资源才能生存下去,“兄弟,这就怪不得我下毒手了”。
所以老毛也要提倡少生孩子多种树啊!”

 

 

我的中心思想在哪里,我自己也不是很确定了。不过后来华丽丽同学很快帮我总结了,他说我想表达的中心思想是要提倡少生优生,计划生育,一人结扎,全家光荣,打下来,堕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

原文如下:

窃以为HJ同学上半截论述的挺好,下半截这个“归根到底,还是资源匮乏,人口太多,中国人生来就必须和别人抢资源才能生存下去”好像不太赞同。

一、总体上中国不是个资源匮乏的国家。

二、大国都应当以全球(甚至全宇宙)的资源为算计,而非自己手中的这点儿家当。美国5%的人大约消耗全球47%的自然资源。中国的石油和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分别为55%和54%,也就是说半数以上靠进口。

三、如果同意上面的观点,要说竞争资源,也应该是70亿人面临同样的程度的竞争,并非中国14亿人之间的竞争更激烈。换句话说人口与资源这个矛盾不是14亿人窝里斗的问题(这点被搞计划生育的给洗脑了)而是14亿国人和剩下全世界56亿人口斗的问题。

四、同样道理,中国自己搞计划生育而不在全球强制推行计划生育并不能有效减少全球人口对资源的竞争的激烈程度。全球资源是不变的,而中国人口只有世界1/5。印度、南美、非洲等国家多生几个,我们就白计划了,反倒像是民族自杀,主动为全人类自绝种族。

所以,我认为,HJ同学这个被很多中国同胞广为接受的point实际上是一种被扭曲的认识,反映了当代中国人目光的狭隘和政府计划生育洗脑教育的成功。

 

 

你知道的,我向来不喜欢和别人争辩的,就像我不喜欢在别人的博客里留言一样。我是个被历史唾弃的唯心主义者,一花一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我不喜欢把我的世界观强加给别人。不过和贝老师一来一去有过几次交流,从心里把她当自己人了,就随便在她的博客里撒撒野,吐吐槽,有一句没一句地嗒嗒,大家随意了,谅她也不会见怪。

华丽丽同学说实话我不认识,不过在贝老师这个圈子里混的,也应该是一个很能量的家伙。物以类聚我懂的。

我对脑残志坚的人向来不爱搭理的,但是对有能量的家伙要表示自己对他的尊敬,就像尊敬武士你就要和他决斗一样(什么逻辑?),加上半夜诗兴大发,左右互博挺有趣的,就洋洋洒洒反驳了好长一段,希望华丽丽同学不要见怪。我这人,其实挺nice的,就话多。另外,我不太喜欢别人说我被洗脑,特别是一会儿被人说我被腐朽的资本主义洗脑了是洋奴,一会儿被人说被朝廷洗脑了是五毛,要么就洋奴,要么就五毛,搞的我好像立场很不坚定一样,弱化了我的人格魅力,这让我很没面子。

下面是我反唇相讥(我承认我刻薄了,其实我人挺憨厚的)的全文,本来在贝老师的留言里安安静静躺着挺好的,可我又是处女座性格,感觉作为留言的排版特别不利阅读,加上写了好多字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于是死活就搬到自己的博客里来了,又为了说明自己不是那种很喜欢和别人较真的那种人,于是又多了上面这么多洋洋洒洒的文字。你知道的,我师傅话多,我随他。

全文如下:

***窃以为HJ同学上半截论述的挺好,下半截这个“归根到底,还是资源匮乏,人口太多,中国人生来就必须和别人抢资源才能生存下去”好像不太赞同。***

(华丽丽同学写的挺好的,摆事实,讲道理,引数据,经典议论文格式。不过我毫无压力,嘻嘻。各位看官请莫走,待苏三慢慢道来……)

***一、总体上中国不是个资源匮乏的国家。***

(中国人均资源匮乏这个好像是业界有定论了,具体可股沟“中国+资源丰富吗”或问siri。

多插一句:地球也是一个“人”均资源匮乏的地区。一个由于没有自然天敌,地球人类的繁殖总数已经远远超过了作为食物链金字塔最顶端的平衡数量,或者用另一个角度看,人类的数量按照食物链表的系数应该在底端。可参阅:《在食物链中无耻作弊》点击进入) )

***二、大国都应当以全球(甚至全宇宙)的资源为算计,而非自己手中的这点儿家当。美国5%的人大约消耗全球47%的自然资源。中国的石油和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分别为55%和54%,也就是说半数以上靠进口。***

(同意你上面的数据,可这说明了什么呢?你的意思是要鼓励通过战争重新分配资源呢?还是使用均富卡?)

***三、如果同意上面的观点,要说竞争资源,也应该是70亿人面临同样的程度的竞争,并非中国14亿人之间的竞争更激烈。换句话说人口与资源这个矛盾不是14亿人窝里斗的问题(这点被搞计划生育的给洗脑了)而是14亿国人和剩下全世界56亿人口斗的问题。***

1.  在全球绝大多数国家既有的签证与移民政策下,有相当数量的中国人民无法和华丽丽童鞋一样,有能力与全球70亿民众竞争资源。你知道的,中国有相当部分人想到美加来争夺全球资源的话,唯一的可能性是付出40万rmb的成本给蛇头,爬过茫茫的雪山,躲在大卡车底盘上长达3星期,这个不是“相当部分人”中的“每一个人”都愿意支付的机会成本。(流动性问题1:国家保护的概念)

2.  且不说中国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民,不但没有机会和70亿人民竞争,甚至没有办法和14亿人民竞争,甚至,他的竞争对手仅仅是村中的刘寡妇或笑眯眯笑眯眯不是好东西的村干部。每个月跑到镇里和其他村的村民竞争一次资源,还得跑3个小时的路,不快点,天黑路更不好走啦!(流动性问题2:交通问题)

3. (城市化效应)就算祖国大力发展基础设施,解决了流动性的问题。于是,你不和村干部纠缠了,带着海盗式的勇气和一帮自以为是的城里人竞争资源了。那么,城里的土著们,对待村里人的态度呢,可以参考欧美民众对待花了40万rmb船票的中华民众的态度。只可惜,大城市和农村之间没有海关,土著们的不满只能停留在口头上。当然村里人也不能太得意,中国还有著名的户籍政策来保护既得利益者——城里的土著。

就算你相当出众,赢得土著的尊敬,那么,资源一直有聚集效应的恶习。你来到城市,带来了脑力和体力资源,享受了规模化效应,却占据了部分资源如土地和交通时间(在萨缪尔森的宏观经济学中,非拥堵的道路是公共资源,过了拥堵线之后就变成了排他资源。)由于对低收入者而言,资源集中的收益远远大于排他资源的成本,所以,资源越集中,收益越大,然后资源越集中……恶性循环。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城市化进程”。而供给无弹性的资源如土地和交通时间,在竞争中就变得尤其你死我活(寻租效应)。这个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无解题。(案例:红绿灯实验证明:法兰克福(60万人口)市民的道德水平要大幅度低于Babenhausen(1万5千人口))

吐槽了这么多10年前就还给老师的经济学名词(我真的不是来装逼的,哭哭……),只是为了说明倒在地上碰瓷的老太太,她真的没有心情和70亿人民争夺全球化的资源。

***四、同样道理,中国自己搞计划生育而不在全球强制推行计划生育并不能有效减少全球人口对资源的竞争的激烈程度。全球资源是不变的,而中国人口只有世界1/5。印度、南美、非洲等国家多生几个,我们就白计划了,反倒像是民族自杀,主动为全人类自绝种族。***

好吧,我说微观吧,你要说全球观,我开始说全球观了,你又和我说民族保护了……另外,中国人口“只有”五分之一的说法让阿富汗的哈扎拉族人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所以,我认为,HJ同学这个被很多中国同胞广为接受的point实际上是一种被扭曲的认识,反映了当代中国人目光的狭隘和政府计划生育洗脑教育的成功。***

华丽丽童鞋偷换了个人资源和国家资源之间的概念。我甚至一度冒昧大胆狂妄地猜测,华丽丽童鞋也许没有完全看懂我的文字。

我再次精简总结一下我的观点:

1. 一个人的道德水准和这个人的可分配资源的数量是成正比的。

2. 在有流动性限制的前提下,这个地区的道德水准和地区可分配资源的数量是成正比的。

别无它意。

关于计划生育的问题,我再次举起鲜明的旗帜:支持计划生育,全球的。或引入天敌——比如异形什么的。跑题了。

华丽丽童鞋在国外待的很没有资源危机感,可我每次回中国吃转基因的鸡,用化学粉末泡出来的拉面,在超市40个收银台前排半小时的队,挤5分钟一班却也挤不上的地铁,或是奢侈一点,花个一小时时间在酸雨里和穿着高跟鞋楚楚可怜的小姑娘抢出租车,运气好的话赶上节假日,可以在黄山之巅和一万人一起,听空谷回音。此时此刻,我唯一的想法是去他妈的老龄化,去他妈的民族繁荣,去他妈的人权生育权,老子举双手双脚外加JJ赞成计划生育法。

如果华丽丽童鞋还是愿意驳斥伟大光荣正确的计划生育法的话,我也不坚持了。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呢,最爱和平了。为了达到资源的全球优化,请

1. 华丽丽童鞋游说美加议员对中国人民实习免签入境政策?

2. 或者华丽丽童鞋游说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全世界?

哪个靠谱些呢?我又纠结了……

 

好吧,写了这么多谬论,一定有无数的槽点。我说——这是一场吐槽的盛宴! 大家请随意!

18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