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熬

上海的夏天,是需要熬的。
这个熬,不是煎熬,就是熬。
煎和熬,是不同的。
煎是这个样子的:油锅已经很热了,冒的烟,老板牌油烟机都抽不了。葱姜蒜都已在锅里,炸得焦黑。拿条鱼,沿锅边“嗤啦”一下,半个鱼身就泡在油锅里,一股白烟“嘭”的一声在空气中炸开,伸手不见五指,弥漫着夹杂着香味的焦糊味,鱼肉瞬间就变成白色,而鱼皮,要是火候得体,则变的金黄金黄。不用几分钟,翻个面,让另外一边也可以有着同样的“嘭”的一声,撒上黑胡椒和盐,就可以装盘了,一气呵成,天衣无缝。
煎鱼要乘热吃,乘着鱼皮上还在冒着油泡的余热。1分钟内孩子还没围在餐桌旁,老妈子就该大呼小叫“小畜生还不下来看老娘不宰了你”。
煎鱼冷的快,冷了就不好吃了,腥味就会出来。不过通常没有这机会,小畜生们会风卷残云地把鱼吃完,空空的盘子,就像从来没有煎鱼这回事一样。
所以那是巴丹吉林沙漠的夏天。跟煎鱼一样。你要是中午还暴露在太阳下,你就会闻到一股焦糊味。可太阳一旦下山,没有保护的话,你甚至有可能会冻死。这热浪,来得快,去的也快。

上海的夏天,是需要熬的。
这个熬,是熬粥的熬。

上海的老阿姨早上喜欢喝粥。就是一碗白粥,这也是有讲究的,上海式样的讲究。
晚上临睡前把米放进锅里,浇上水,要先浸泡一个晚上,早上5点醒来,打开煤气灶,点上火,不用烧开,直接用文火熬。文火看上去不顶事,时间长了,这米在水里照样翻滚地死去活来。熬多久,不重要。这熬粥的秘密在于,火,要一直开在一个温度上。
盖上锅盖之后,老阿姨们就可以踱悠悠地出门了。睡衣是照例不用换的,头发也可以一把抓个髻,用筷子插上。出门或是去公园跳操,或是去菜场买菜。或是跳完操就在公园边上的菜贩那里把菜给顺便买了。
菜贵了还是便宜了,照例是要抱怨几句的,这个时候,别的老阿姨也会凑上来点头称赞。阿姨们可不是赶时间,菜贩那儿可是共同话题的发源地,有一般同样年龄的人,可以对一个大家非常熟悉的话题相互交换意见,那可是原始版的“百度XX吧”,聚人气。早晨的时间金贵而又丰富,那是中年汉子的酒吧,老阿姨们的FACEBOOK。到了8,9 点钟,老阿姨们慢悠悠地梢上几根油条,或是锅贴,回到家里,这个时候,白粥也熬出来了,用汤调羹慢慢一搅,水和米就完全融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灭了火之后,让它凉着。老阿姨慢悠悠地喊道:侬可以从眠床里爬起来吃早饭啦。小孙子们照例不会马上起来,翻了个身又会赖床一会儿。老阿姨也不急,拿了着扇子打开电视剥毛豆,这可是消磨时光的精细活。
这粥,说是凉着,一时半会根本就凉不到哪里去,小孙子们起床后,还是热乎乎的,你还得用嘴吹啊吹的。上海老底子配白粥的都是红方酱豆腐,上面一层盐一层糖的,不是现在常见的四川腐乳,辣的。考究点的人家还会常备一些宁波的黄泥螺,泡在黄酒里面的,兄弟牌的。
现在在法租界复兴路这带,老外的租户混杂在老阿姨中间,虽然语言不通,空间就这么点大。有些老外挺猛,猪肺牛肚鸭脖兔头什么都吃。可能吃粥的老外,还真一个都没见过。这些在米饭上都要浇一勺酱油的亚类,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吃完全没有味道的东西。
老外不懂的,这就是上海的文化。
上海的日子是熬的。吃着吃着,就习惯了,熬着熬着,就习惯了。
你问下上海的老阿姨明天吃什么,她会告诉你白粥,后天吃什么,她会告诉你白粥,问她为什么,熬过来了。
20多年,一家五口挤在10平方米的一间屋里,也过来了,30多年来,骑着自行车去20多里外的地方上班,冬天戴个口罩,夏天遮个袖套,雨天套个雨衣,有了孩子后加个藤编的后座,也过来了。老外不懂的有太多了。米再硬,熬上个一夜,还不是变成了一锅粥? 心再高,时间长了,不还是和生活混在一起,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上海的这个夏天,是需要熬的。
这个熬,是熬粥的熬。

来到上海一年多,这样的日子没法过。白天三十九度,晚上三十五度,白天热的受不了,晚上也热的受不了。太阳下是烧烤,没太阳的时候是烘培,下个雨,地面的蒸汽翻上来,那是清蒸。7月初的时候,以为是煎。想想就忍过这个星期就好了。7月中的时候,还以为是煎,已经煎了这么久了,这个星期肯定就好了。直到8月,看到上海的老阿姨们才明白过来,上海的夏天是需要熬的。
说受不了吧,也得年年这么过,有得选择吗?熬多久,什么时候熬到头,这已经不重要了。没有了希望,心也安了,这才是过生活。就像熬粥一样,生活的秘密在于你怎么熬。搞明白了,你就知道,你应该关注的,是你该怎么熬,怎么熬出味道。不如学习上海老阿姨,该跳舞的还是跳舞,该买菜的还是买菜。高不高温的,生活的轨迹,没什么不同。

对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这熬粥的秘密在于,火,要一直开在一个温度上。
你才能
熬出
夏天的味道

by HJ

Advertisements
  1. #1 by 勺子 on 2013-08-06 - 8:05 上午

    我们28度,哈哈,我们28度。

    • #2 by huhaijie on 2013-08-12 - 5:57 上午

      这是赤果果的炫耀啊!!:-)

  2. #3 by 印月 on 2013-08-06 - 11:49 上午

    写的看不出喜怒,似喜实悲,如怨如慕,文字功力见长啊

    说到熬,我第一反应是熬猪油。。

    • #4 by huhaijie on 2013-08-12 - 5:59 上午

      这段时间老写设计方案八股文,活生生地被练出来的。。。。。话说回来,回到国内就没了这个静谧的环境和心境,好久都没写了。

  3. #5 by Beya on 2013-08-07 - 7:20 上午

    读者心境不同感受就不用吧。我读来全是悲凉跟无奈。

    • #6 by huhaijie on 2013-08-12 - 10:00 上午

      有人说我这篇写的有王安忆的风格,是不是这样的?

      • #7 by Beya on 2013-08-12 - 11:20 上午

        介个介个。。。我想说:博主你醒醒好伐?

      • #8 by huhaijie on 2013-08-12 - 11:31 上午

        🙂

      • #9 by enjilarlar on 2013-08-13 - 11:50 上午

        嘿嘿,王安忆可是贝老的师的老乡,你挑谁也不该挑她来说事。

      • #10 by Li on 2013-08-13 - 9:03 下午

        读到平实描述上海生活小细节,王安忆的感觉扑面而来,不过看到评论赶紧撒腿跑。。

      • #11 by huhaijie on 2013-08-14 - 4:41 上午

        Li你快点大声地说出来,不要屈服贝老的淫威,她要喂娃,跑不快!:-)

  4. #12 by enjilarlar on 2013-08-07 - 10:50 上午

    WP上很久没有让我拍案的文章了。今天为此篇拍了一次。这意境,非得温水煮青蛙,熬上三、四十年才能见效果。年轻人哪里写得出这般苍凉?

    • #13 by huhaijie on 2013-08-12 - 10:02 上午

      多谢夸奖啊,其实我还年轻好伐? 🙂 好久没上WP,你们都还好吗?

  5. #14 by 印月 on 2013-08-07 - 12:28 下午

    苍凉吗?有白粥吃不是蛮好的吗?天天40度也比冻的半死强吧?

    我觉得生活都是一样啊,境由心生,常怀欢喜心在哪儿都挺好的

  6. #15 by Ken G on 2013-08-16 - 1:40 下午

    上海市井风情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