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苦逼人的心中都藏着一个牛逼的安妮宝贝

她穿灰绿色的纯棉布绣花上衣,那种绿,像潮湿的没有见过阳光的苔藓,寄生在幽凉的墙脚里。墙脚是能带来安全感的地方,所以我选择坐在她的身边。

——《八月未央》

 

  (壹)

九十年代末,当网路文学刚刚兴起的时候,如同所有不踢球的男生一样,捧着一本安妮宝贝的《告别薇安》,把白衬衫的下摆从牛仔裤里抽出来,蹲在女生楼前面的栏杆上,抽着3块钱一包的白沙,以为会有一个穿着白棉布裙子,光脚穿球鞋的瘦瘦女生擦肩而过,突然停下来问我:知道海明威是怎么死的吗?。于是忧郁了。于是特别了。于是文学了。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安妮宝贝的作品,但我喜欢她文字里那股执着的装逼劲。

在十八九岁的青春里,那无处安置的寂寞总是要有一个发泄的途径。有人选择徒手灌篮装逼,有人选择徒手弹和弦装逼,那些既没有体育天赋,又没有音乐细胞的苦逼青年,除了徒手打飞机外,只能徒手拿着一本文字作品装逼了。

这个装逼道具是有许多讲究的,拿着《电脑报》之类的注定是一辈子徒手自渎的悲剧人物请你pass。拿着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的男纸关注剑的可能性要大于情,为避免他一只手牵着你,另一只手在暗地里练降龙十八掌,也请你pass。拿着席绢的《上错花轿嫁错郎》的哥们一定是个死变态,伪娘,可做闺蜜不可调情,pass,pass,pass。

拿着林语堂的《京华烟云》的男人比较保险,明显上个一个档次,可与之交往。张爱玲的《海上繁花》尤佳,伤感低调,又不失性感,可与之交,甚至与之咬。但所有的所有,都比不上与时俱进的时代读品——腋下夹一本安妮宝贝的《告别薇安》或《七月和安生》,忧郁而敏感,苍白而深刻,秒杀一切文学读物。可与之一边做爱,一边流泪,一边高声朗诵台词:

“——在美好的东西面前你的感觉是什么
——痛……
——为什么
——因为只有痛才能被深深记忆……
——oh-yeh ……
——yamedai!!!!……”

(贰)

安妮宝贝笔下永远有一个光脚穿球鞋不会脚臭,看书只看杜拉斯不看故事会,听歌只听帕格尼尼和蔡健雅不听伊相杰,冰箱里只有脱脂牛奶和柳橙汁没有隔夜泡饭,只喝双份ESPRESSO不吃小笼包子,上网只码字对聊不看新浪新闻和黄色段子,开口闭口海明威和威尼斯,只喜欢穿白色衬衣男人的女子,,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女子是安妮宝贝的真实映射,长的苍白清瘦,人生超凡脱俗,思想敏感跳跃,对尘世不屑一顾,随随便便把生活记录在几张餐巾纸上就可让一片文艺女青年下跪添鞋。她以不同的人物在各个故事里跳跃,相貌模糊不清,性别飘忽不定,爱好脾性,生活指定用品却可承上启下,首尾呼应,她,是薇薇安,是未央,是七月,是安生,其实他们都是安妮宝贝。我执着地深信不疑。

clip_image002

(在我想象中,安妮宝贝就应该是类似这样的文艺范。注:图片来源by 徐晚晚:http://www.flickr.com/photos/timeplayingqueen/page1

只是有点稍稍地不理解,这个躲在细碎文字背后的忧郁姑娘,为啥有一个俗气到极点的名字——安妮已经够俗气了,还加上宝贝?

不过无伤大雅,瑕不掩瑜,倘若笔下个个是个人物,笔名越俗越牛逼。或许十几年前,拥有一个叫安妮的洋名,是每个吃泡饭长大的青春少女的终极梦想?(献给那些曾经爱过我的,那或叫kitty或叫cherry的姑娘。)

 

(叁)

对的。安妮宝贝从来不care故事该怎么写,没有开头发展高潮结尾,也没有凶杀虐恋耽美穿越,她赤裸裸把不知所云的故事嵌在不知所云的名词中,倾泻给不知所云的我们,而我们那不知所云的青春,恰恰好需要去憧憬那更加不知所云的人生:一个在普罗斯旺喝着latte macchiato的白衣少女,邂逅了一个不知来历,不用工作,烟抽的很凶的黑衣男纸。他们从来不care要不要买菜,他们只用一个个艰深的外文词汇互相斗智斗勇。

So,that´s it!十八九的我们觉得这老牛逼了,还他妈可以这种活法? fuck the boiling study,fuck the career,滚你鸡巴蛋的凡尘琐事,在打入摇滚青年内部失败之后,我们开始赤脚穿小商品市场买来的假冒康威球鞋,一支接一支地抽劣质白沙烟,以为这样就能变身文艺小资青年,不用声嘶力吼也能过上那云里雾里的生活,然后不断地有一些自称是vivian或是Angela,或者是Natasha的女子,和你激烈地讨论文学,并恳求与你激烈地上床。

事实上,在十八九岁的那些年头,崔健黑豹退下,安妮宝贝开始席卷祖国河山,真有不少青春少女,跑过来和你激烈地讨论文学,并激烈地上床。这些女孩,现在都为人母,想必在一个干完家务的下午,看着《早教天地》和《麦兜的故事》。可当年,她们都有一个个梦幻却又类似的名字——vivian,Angela,或者是Natasha,她们都有一个个模糊而又类似的脸——有时迷茫,有时安详,她们大多不漂亮,却表情坚毅,她们大多穿碎花长裙蹬球鞋,淑女屋的廉价版。我固执地以为,安妮宝贝也许就是她们中的一个,长的也大概就是这个模样。

 

(肆)

十几年过去了,当历史成为传奇,传奇成为神话,安妮宝贝这个名字早已变的陌生而又疏远,却在某人的微博上,不经意看到了她的照片她的脸,那个我从不曾好奇的脸。

clip_image004

突然感觉像被人欺骗了十几年。

安妮宝贝长的正的不文艺,特别不文艺!没有苍白的忧郁气质,也不赤脚穿白球鞋,那件的确良连衣裙,是我们家乡妇女们都爱穿的材料,左手一个玉镯,右手一个银镯,没怎么化妆的脸,是路上走都不会瞅一眼的中年妇女!

再查个人简历,这个原名叫励婕的安妮宝贝,原来真是我的家乡——宁波象山出来的姑娘。

象山,那是怎样一个整天刮着海风的城市。一个满街都是麻将摊和KTV的城市。一个毫无人文气质的城市。一个与我一样,从小厮守在市井的妹子,为什么哥们在办公室里面每天绞尽脑汁选择中午吃什么盒饭,而她笔下的薇薇安和乔们,却在工业都市里过着骨子里浸淫着小布尔乔亚情絮的装逼生活?

为甚木?这是为甚木?

(伍)

一个安妮宝贝被我见光死,还有一群当年在榕树下混的网络写手,是否个个和安妮宝贝一样?

突然有一种在吃鸡蛋的时候想看看那只母鸡长的啥样的冲动,于是翻出躺在我收藏夹里面多年的小说,那都是一个个死链接,还好有名字和google,于是一篇一篇地搜索,看看隐藏在那或牛叉或悲情文字的面具背后,是怎样一副副沧桑而神秘的表情。

clip_image006

(从左到右分别为:蔡智恒,慕容雪村,宁财神,江南,今何在,池莉。)

原来,

写《第一次亲密接触》的痞子蔡蔡智恒长的一定都不痞,厚嘴唇小眼睛一看就是木讷的工科男。

慕容雪村写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霸气外露,可本尊长的一点都不霸气,反而儒雅到有点猥琐,哎,浴场的推油小姐都说了,眼睛男最jb骚。

宁财神是属于当年混榕树下的那一拨现在混的最好的,可他的第一本作品《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不折不扣的《亲密接触》内地版。爱情是美好的,可小宁这模样,在作品里爱情缠身的说法让我很纠结。

《此间的少男》是我金庸小说的启蒙读物,又曾是我校园情结的精神寄托,江南长的倒还正气,却没有书中的那份俏皮和洒脱。

《悟空传》写的悲情四射,我以为今何在应该是个满脸大胡子的沧桑男,可他长的也太喜感了吧?

池莉咱就不说什么了。

还有视觉系的,那个叫“奈良美智”的,谁又能想到,这么梦幻萝莉的背后躲藏这这么一坨大叔?clip_image008

 

(陆)

这个寻找“真相大白”的游戏其实是一贴毒药,不亚于在看悬疑小说的时候有个讨厌的人跳出来说哈哈C角就是凶手,顿时在豁然大悟和惊诧之后很纠结是否还要把故事看下去了。看着这些网络著名写手的苦瓜脸,我还究竟还要不要相信爱情?

把鸡蛋和母鸡对号入座真的让我幻灭了好几次,在一个个光鲜鸡蛋的背后,他们和我们一样庸俗,一样宅男,一样市侩,一样猥琐,莫非是人们常说的: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无敌巨隐隐于眯眼龅牙的臭皮囊之下?就像武侠小说中,那些佝偻的乞丐,卖蛋的老妇,扎辩的幼童,若能行走江湖,必是有比侠士武生更牛叉的武艺。

可他们是因为有绝世的武功,才愿意套一个不下饭的皮囊,还是因为有着抱歉的外表,才练就了绝世的武功?

也许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安妮宝贝,白天我们长着雀斑,戴着眼镜,偶尔被喊做胖妞,胸部却是Acup,身高1米58,体育不及格,也没有音乐天赋,从没收到过情书,也从没拯救过落水儿童,论成绩也只是马马虎虎的70分,基本上不在男生的讨论话题之内。

到夜晚,我们却是蝙蝠侠或蜘蛛侠,活跃在豆瓣和天涯上,亮出我们的绝门武艺,拯救被生活琐事压身的善男信女。我们叫薇薇安,我们叫未央,我们有时出生高贵却觉得生活毫无意义时刻准备着没事找抽,有时集苦难和悲剧于一体却热爱阳光和雨露,热爱世界和平。我们就是牛逼,我们边做爱,边唱歌,边割腕,边吟诗。我们始终孤独、只需要相伴,不需要相爱。

我们每个人都是安妮宝贝,那是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得意的我们,却能在文字里化身夜店女王,化身盖世英雄,化身prince charming,披上文学的马甲,棒喝一声,披荆斩棘,所向披靡,见鬼杀鬼,见佛杀佛,谁能比我更牛逼?

(完)

Advertisements

  1. #1 by 印月 on 2011-07-13 - 4:31 下午

    杀猪兄,难得在WP见到一个会写字的,幸会幸会

    • #2 by huhaijie on 2011-07-13 - 8:02 下午

      惊觉WP上除FLG以外还有文艺女青年,找到组织了……

  2. #3 by Beya on 2011-08-01 - 1:34 上午

    “只是有点稍稍地不理解,这个躲在细碎文字背后的忧郁姑娘,为啥有一个俗气到极点的名字——安妮已经够俗气了,还加上宝贝?”

    让我来回答你这个问题。其一,化身于洋名确是十几年前每个少女的梦,想来你也有一伙兄弟曾经化身john或者peter或者tom之类的吧?安妮,多么脱颖而出,既安且妮,性格性别俩字全都给概括了。。。。。其二,大凡女生都或多或少带有公主病,此为宝贝的由来。。。。

    和月楼主同惊喜,WP上找着一个恶趣味的同类,是多难得的事儿。。。。

    • #4 by 印月 on 2011-08-01 - 2:06 上午

      恩,我发现杀猪兄的内天就想通知你和HH来着,在WP,遇到一个有趣的人是多么难得啊 !!!

    • #5 by huhaijie on 2011-08-01 - 10:21 上午

      在WP上, 乃们都是定标杆的,俺们只是趟路子的,我是货,乃和月楼是色,我们不是一路货色。 .-)

      • #6 by Beya on 2011-08-02 - 1:38 上午

        你竟然说月楼是色,当心月楼大耳光子招呼!俺一介已婚妇女,早已色衰,不提也罢。。。话说回来,月楼既已悟得色既是空,空既是色的禅理,恐怕也只忍你让你由你了。。。

        另外,指出杀猪货另一个原则上的错误:安妮宝贝穿的连衣裙面料不叫的确良好吗?那叫雪纺!!!!!!!!!!

      • #7 by huhaijie on 2011-08-04 - 12:33 上午

        月楼的新贴已经回复了这个“色”的话题了。哈哈。

      • #8 by 印月 on 2011-08-04 - 1:04 上午

        淫者见淫,空即是色

  3. #9 by Li on 2011-09-08 - 12:28 上午

    有文由图,由于以上各位同样如寻至珍宝,立即订阅。
    今何在其实长得挺文青的,当年大爱《悟空传》。

    • #10 by huhaijie on 2011-09-08 - 11:21 上午

      多谢厚爱。当年我上面写的那几个,都是大爱啊。

  1. 每个叫阿莉埃蒂的嫩模背后都藏着一个长的像变态杀手的导演 « 【屎记•春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