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我都不记得面孔的女子,却是我第一次为之写挽歌的女人

我认识王美云是在1990年。

那是我上初中的日子。

我生活的城市叫宁海,其实是一个城镇,或者叫县。班里有很多从乡下来镇里上课的同学。

我最矮,坐第一排。王美云是一个很高很高的女生,坐最后一排。很安静。很安静。

我成绩还不错,和老师也比较热乎。王美云很安静,成绩也很不好,在班级最后一个角落里,也不会有任何问题问到她,因为:

就算是问到,她也回答不上来。她真的很笨,又不爱学习。

久而久之,这是一个几乎被大家遗忘的人。甚至有没有来上课,都会被人忽略。

我初中的班主任叫高建树,也是性情中人,一开始很咆哮地骂她“屙包”,后来也当她是空气了。

我都不记得那个时候有没有嘲笑过她了。应该有,那个年纪的孩子,正是倚强凌弱的时候。

也许真没有。我和她的世界,几乎不在同一个宇宙上:我是大城里的小孩,由于历史的原因被父母带到了这个乡下小地方。她是乡下的小孩,来到镇里这个光怪陆离花花绿绿的大世界。

也许我和她都没有讲过一句话……

后来我进了省重点高中。王美云没有再读下去。

听说她家里真的很穷,读初中的时候,就要帮家里忙着农活。所以……经常旷课。

后来我读了大学,出了国,工作了,有了太太。如同所有的旷男怨女一样,整天在抱怨命运的不公:没钱,没房子,没爸爸是李刚,工作到死,赚的纸币还不够擦屎……活着真他妈没啥屌意思……

———————————————————————————————————————-

2011年5月9日。

18年后,第一次有个高中同学居然联系到了我。

她问我:

我们班的王美云你还记得吗?她是我们班最不幸的一个人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哦,是吗?过的很穷?离婚了?

她淡淡的继续说,

王美云毕业后一直过的很苦,嫁了个老公又是残疾。还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为了养家,一个女人,每天的工作是帮人换煤气瓶,扛煤气瓶。在2010年11月12日,在换煤气瓶的时候发生意外爆炸,凄惨过世了。留下一个残疾的老公和双胞胎女儿。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认识很多初中就辍学的同学,可他们都是一些开着卡宴,放着高利贷,差着麻将,唱着KTV,家里有几十亩地厂房的招摇过市之徒。

从不知有一个平行世界,有这样一个同学,以这样的方式,过完这样的一生

那些所谓的人生来就是平等的口号,却是睁着眼睛说的瞎话。

那些知识改变命运的神话,又多少只是一个煽情的谎言。

———————————————————————————————————————-

我向来不是知音体和读者文摘体的忠实信徒,也不想拿王美云的去世来烘托我的幸福,可是这段煽情的统计,我还是忍不住想转转:

    假如将全世界各种族的人口缩小成一个100人的村庄,再按比例来计算的话,那么,这个村庄将有:57名亚洲人;21名欧洲人;14名美洲人(包括拉丁美洲);8名非洲人;52名男人和48名女人;30名白人和70非白人;30名基督教徒和70名非基督教徒;89名异性恋和11名同性恋;6人拥有全村财富的89%,而这6人均来自美国;80人住房条件不好;70人为文盲;50人营养不良;1人正在死亡;1人正在出生;1人拥有电脑;1人(对,只有1人)拥有大学文凭。
        如果我们用以上方式认识世界,那么忍耐与理解则变得再明显不过了。也请记住下列信息:
        如果今天早上你起床时身体健康,没有疾病,那么你比其他几百万更幸运,他们甚至看不到下周的太阳;
        如果你从未尝试过战争的危险、牢狱的孤独、酷刑的折磨和挨饿的滋味,那么你的处境比五亿其他人更好;
        如果你能随便进出教堂或寺庙而没有任何被威吓、暴行和杀害的危险,那么你比其他三十亿人更有运气;
        如果你的冰箱里有食物,身上有衣穿,有房可住及有床可睡,那么你比世上百分之七十五的人更富有;
        如果你银行里有存款,钱包里有票子,盒里有零钱,那么你属于世上百分之八最幸运之人;
        如果你父母双全,自己没有离异,孩子健康快乐,那么你的确是那种很稀有的地球之人;
        如果你读了这篇文章,那么你刚刚得到了一个双重的祝福,因为有人想到了你,而你不属于另外二十亿文盲。

我不知道这篇统计数据里面的水分有多少,但我要先鄙视一下自己的矫情和无病呻吟。我也无意嚷嚷吃人的社会。既然我自己没有勇气跳起来来改变整个世界的社会结构,就没有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

我为了王美云们做了什么?我能为王美云们做些什么?

如果你跟我一样,是一个只会抱怨“这个神奇的国度”的人的话,看看崔卫平教授的这句话:

你所站立的那个地方,正是你的中国。

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

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

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

—————————————————————————————————————–

王美云,是个美丽的名字。这个我都不记得面孔的女子,却是我第一次为之写挽歌的女人。

也许我没有和你真正说过话,但你永远是我的同学,我们拥有过同一个操场,我们拥有过同一个午后阳光,我们都有过各自的小秘密,我们都有过对未来的憧憬。我相信你的一生中一定快乐过。

我坚信,在你下一个轮回里,无论怎样,都将会有一个幸福的人生。

因为,

幸福是个比较级

天堂快乐,祝你快乐。

http://www.xiami.com/song/384037

http://www.xiami.com/widget/824283_384037/singlePlayer.swf

———————————————————献给这个拼爹的时代

Advertisements
  1. #1 by 储苹 on 2011-05-10 - 9:35 上午

    原来世间的事,都是那么巧的。当你知道初中同学的不幸消息,也收到了来自小学同学的邀请,相信让你感动的点滴每天在发生,因为你是个感性的人……

    • #2 by huhaijie on 2011-05-10 - 2:00 下午

      遇见老同学是感动,听到王美云的事是悲愤……

  2. #3 by 玮伦 on 2011-06-01 - 9:48 下午

    世上有10%的人用得起化妆品,穿得起名牌衣服,舍得买减肥药。这些人(女人)构成了这个世界所谓的货币流通。
    王美云只是另外9个中的一个。你和我也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