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记:从开罗逃到阿斯旺,到洪加达,到斯图加特

鉴于某些童鞋对新闻背景内幕八卦的兴趣严重超越了对我本人生死安危身心健康的关注,那就忍住悲伤痛定思痛记一下流水账满足一下大家幼小的猎奇心吧。

出埃及记

—————————————————————————————

当我在埃及博物馆里和伟大的拉美西斯二世的躯体只有0.01公分的时候,真的没有想过,10天后,我的一篇酝酿已久的煽情游记却不得不写成了《出埃及记》……

——题记

(逃亡路线图)

逃亡路线图

http://www.xiami.com/widget/824283_2089512/singlePlayer.swf              (blowing in the wind, 点击收听)

—————————————————————————————

2011年1月24日。

很不容易地和LJ排出共同的假期,订了1月24日到2月7日机票(condor公司,来回一人210欧,超便宜)。

在dolc上结识了这次同行的伙伴:圈圈,一枝花,天然呆,奶妈。很巧订的是同一天来回的飞机,只是我和LJ从法兰克福走,他们从斯图加特走。

后来加入逃难队伍还有来自英国的成都小情侣小亮和阿秋。来自中国的阿妙和黄焱。还有只加入我们一天的小玲。

1月24日中午飞到的Hurghada(洪加达),等了2个小时等到了斯图过来的飞机,一行六人,在洪加达的巴士站坐highjet公司的长途大巴直接坐到开罗。到开罗已经是晚上12点左右了,入住了位于市中心解放广场边上的Hotel Australia(这是个伏笔)。

酒店开罗

(Hotel australia和街区)

2011年1月25日。

一早起来去参观著名的埃及博物馆,惊讶的发觉路上全是军警车和防爆警察。LJ问我啥情况,我自以为是的说,埃博嘛,重点保护对象,就像德国的每个犹太教堂常年都有警察看守,防止恐怖分子偷袭。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证明我是胡说八道滴……

有路人甲对我说今天有游行,很多商店都不开门。我超愤怒,觉得他是骗子。不就游行嘛,在德国每天看几个,咋可能商店不开门呢?

到了晚上打车回酒店。快到酒店的时候突然司机一个急刹车停住了。这个时候发觉汹涌而来了大批示威人群,高喊口号,雷声震天。

这个时候才觉得有点严重:见过游行的,但没见过这么给力的……

示威队伍

幸好队伍在我们鼻子之前拐弯走了一条横马路。留下一地鸡毛……

2011年1月26日。

今天一早就去Giza看金字塔了。Giza区离市区有个三四十公里。照常扮演一个典型游客,骑骆驼,凹造型,拍照。发觉埃及城市化很严重,都蔓延到金字塔脚下了。狮身人面像正对面是一个肯德基,居然是最佳观景点。

SDC14686

(骑骆驼的体验无与伦比,三米高啊!)

SDC14656

(在肯德基的屋顶上)

下午回市区的时候一片平静,仿佛昨天晚上的游行如同美好生活的一滴调味剂,大家闻闻,八卦八卦一遍,写游记更多丰富内容,接下了该干嘛还是干嘛,生活还得继续。

晚上逛荡逛荡去找晚饭吃的时候又是一大批游行队伍飘过,看到我们中国游客就更兴奋的哇哇大叫一些听不懂的话。我们无视,找吃的要紧。

吃完晚饭回酒店的时候发觉啥店都不开了,我们酒店楼下原来熙熙攘攘人生鼎沸的购物街现在居然所有门都紧闭,大批人群站在街头观望,交头接耳。让我们很郁闷的是,明天计划进沙漠,现在连块饼干和一瓶水都买不到,当地人还叫我们不要出门。

这个时候碰到了来自英国同住这个酒店的阿亮阿秋,2个小屁孩刚刚到埃及就碰到这事,觉得好可怕好可怕,坚定地表示要加入我们的团队,跟着我们混。

这个时候,其他一组人回来了,告诉我们他们碰到了骚乱,逃了好久才逃回来,还差点被板砖砸中。于是大家都不淡定了,纷纷表示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幸好明天要去沙漠2天,刚好可以避开这阵示威潮。(我们计划地多美好啊……)

12点的时候,有人告诉我们在另外一条街可以买到水。我们10人就结伴去了,刚拐过街角,就看到了黑压压一片看不到边的军警车和警察(注意:到这个时候维持秩序的都是警察police,和军队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我们当时也分不清楚。)

于是一条空无其他人的大街上,一群中国人好奇地注视着一大群警察,同时又是一群警察好奇地注视着一群中国人。双方对持,气氛尴尬。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hey”了一下,于是这群超无聊的警察叔叔沸腾了,“salam”,“哈罗”,“你好”此起彼伏(我在埃及这几天发觉10个埃及人里面有7个会说“你好”,还有一个会操流利的汉语……),还纷纷留影合照。超汗…… 
(密密麻麻的防暴警)

2011年1月27日。

早晨8点就包车去绿洲,然后就换4人吉普进沙漠。包的车很新,新的简直让人忘却我们在埃及。大家纷纷表示很安全,并纷纷吹嘘昨晚的胆大心细勇敢坚强无坚不摧,我们是真的勇士正视淋漓的鲜血惨淡的人生云云。我们在吹牛的时候还一辈子没有见过啥是淋漓的鲜血和惨淡的人生……

先去的是黑沙漠,然后在白沙漠过的夜。沙漠很震撼,看到了这辈子最完整最亮的星空。晚上还有狐狸偷偷地来叼你的鞋子。萨伊是我们的导游,兼司机,兼厨师,兼生活顾问,兼表演节目。我们一帮号称独行侠的游客,连生个火都不会……萨伊除了多功能之外,一路上象打了鸡血般high,一路上不停滴唱我教他的中文大杂烩歌:辣妹子辣,辣妹子辣,对你爱爱爱不完,我爱你……

这个晚上,也许是我们在埃及睡的最踏实的一觉,虽然半夜被冻醒,4点起来等日出。等到7点大家都吃完早饭了太阳才冉冉升起。泪奔……

SDC14769

 

(黑沙漠)

SDC14879

(白沙漠)

2011年1月28日

吃过沙漠阳光早餐就得往回赶。有个那么5,6个小时的车程。反正一路上油门踩到底,有时候有路,有时候没路。就像拉力赛一样。

SDC14895

到了开罗大概是下午2,3点的样子,我们定了晚上10点去阿斯旺的火车票。一路上我们对去哪里吃开罗最后一顿晚餐产生严重的分歧,(事后想想,这真是毫无意义的一段争执,呵呵。)正当我们在眨巴眨巴口水幻想的时候,司机把车停了下来,说开罗市中心进不去了。我们说不行,行李全部都还在酒店里面呢,无论如何,取了行李再说呗。

给了司机一些小费,让他想法进去。于是司机一直在围绕解放广场的高架上(就是后来新闻里出镜率最高的那段全是坦克的高架)不停的绕着,找出口。突然觉得喉咙有点痛,眼睛也不舒服,第一反应是沙漠里冻感冒了。过了10秒钟,突然反应过来,那是催泪弹!!!

这个时候已经看到了高架下面全部是人,一边是像蚂蚁一样多的警察,一边是更多的示威人群。石头,木棍飞来飞去,到处是浓烟(估计应该是催泪弹)。高架上也都是人,不停的有人满脸是血被抬下来。

司机已经把车子的窗全部关了起来,空调开成内循环。但是还是呛鼻的味道。LJ警告大家不要拍照,把窗帘拉起来,以防引起注意。

绕了好久,终于司机把我们礽在离酒店不远的一个街口,再也不肯开进去了。我们捡起行李,抱头鼠窜,一分钟就冲进了酒店里。一到酒店里,一帮美国佬就冲了过来,抓住我的小胳臂使劲摇,“are you still OK,man?”

我被问的莫名其妙,很木然地问道“what happend,man?” 那帮美国佬感觉到他们的亲切问候被漠视了,很丧气地说你去watch TV吧。酒店里有个小电视机,放的是频道CNN,这下我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让人崩溃的是冲突的中心地带居然在我们酒店楼下……

赶紧准备打开电脑看更多的新闻的时候发觉,上网上不去了。这个时候又有人大叫,手机也没有信号了。我擦,我想,这下搞大了!晚饭吃不成了(这个时候还在想吃的,我真是无药可救了……),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美国佬冲了上来,面部表情十分扭曲地说,完了完了,下面有人在砸门了。

大家这个时候就更不淡定了,说要严防死守,抵抗敌人的进攻。

从3点到5点,我们除了满鼻的催泪弹味外,也不知道下面发生着什么,(我们的位置不临街),只是看着一个美国佬拿着相机,很兴奋地冲了出去,也看见几个美国佬夸张地冲了回来,一脸死里逃生的表情。只要问他们,就一句话,“never,ever leave the hotel”。

image-177471-galleryV9-yrqr

(网络图片)

我们小组10个人,7个人订的是晚上去阿斯旺(aswan)的火车票,其他3个,定的是第二天晚上去阿斯旺的机票。我们一起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有人主张,我们跟几个美国人一样,准备点干粮,在酒店呆到这场骚乱结束。有人主张直接去机场回国。我的意见是,无论如何,我不会在酒店困着的,事情可能会更加恶化。又有人提议,现在外面这么乱,根本走不出去,不如休整一天,看看明天白天情况平静一点再走。我说,要走就今天走,拖一天就多一天的变数,我和LJ一定走,想走的人可以一起离开,不想走的可以留下。有人问我如何走,因为不知道这个时候火车是否还正常运营,也不知道火车站因为输送示威人群会不会更糟。我的方案是无论如何,先去火车站看一下,不行的话,再想办法去机场,机场远离市区,就算不飞也更安全,再不济就包一辆车,只要能离开开罗怎么着都行。

这个时候团队中有人都哭了。还有一些人因为打不了电话有点panic。

有些人开始到处征询意见,那帮美国佬一听我们要去火车站,那个表情:“no! no! are you crazy? ” 再问酒店里的工作人员,他们倒是不以为然,可以走啊,没啥危险的。他们抗议的是穆巴拉克,和你们游客又没啥关系。

关键是,如何过去和什么时候过去。

如何过去:出租车就别想了,想包一辆车首先是没人愿意,其次是也真的开不过去。人堵的都没有路了。只能用脚走路。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我们酒店正好是在解放广场的南面,而拉美西斯火车站却在解放广场的北边。无论怎么走,都绕不开冲突最集中的地方。酒店老板建议我们走大路,人可能多点,动作可能大点,至少还能冲的过去,那些小路的,人堵得就别想走了。

什么时候过去:电视里说6点开始宵禁(curfew),我想宵禁后应该人会少点,可能好通过。圈圈也指出,宵禁后一段时间可能会暴力冲突加剧,最好是7点以后走。阿亮阿秋和黄焱因为是第二天的飞机,他们决定到第二天早晨宵禁结束后,立刻去机场等到晚上。

其实回过头看看新闻了每天发生了多少多少冲突多少多少流血事件觉得一点都不可怕,毕竟对整个事件有个轮廓了,也会有成熟的判断。但是在那个时候,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和会发生什么,大家心里都没有概念,那一刻,的确满恐惧的。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担心,一方面担心如果穆巴拉克政府占上风的话,会不会派军队武力清场。这个在历史上不是没有过先例。刚好在那个时候撤在半路上就傻逼了。另一方面,如果政府失去控制能力,会不会演变成暴民乘机烧杀抢掠,那针对的正好是我们这些“有钱的”游客,那也傻逼了。(当时没有想过军方作为第三方力量在维安,其实这个形势在每次政变的时候都发生过,现在后悔不太关注国际新闻啊……)

到6点半的时候,大家决定先往外冲,如果形势不利,再往回撤。关键是如何判断形势是有利还是不利,10个人就有10种判断,有人觉得前面爆炸了也能走,有人看到埃及人瞪了她两眼就腿软了。在这个时候,大家觉得应该推介一个比较中性的判断人物,是否前进只听他独裁,没有时间讨论了。由于我是队伍中年龄最大的男性,在LJ推荐我的时候没有人反对,于是1票通过。

同时我们也商定,我和天然呆一起先下楼侦查一下形势,如果在能见范围内确实可以走的,团队才一起走。

正当我和天然呆准备下楼的时候,酒店伙计大喊,下面街道人群已经散去了,要走的话就要立刻走了。

我大喊一声,“走!”

这个时候,壮观的一幕出现了:一群中国人,在埃及人目瞪口呆中,拖着行李箱,背着大背包,手里还拿着一个塑料袋,跌跌撞撞地蒙头往前冲。更要命的是,一路上不停地有人要跟我们搭讪,对他们而言,一群奇怪的中国人比示威游行更有趣。还有人会跟着我们跑,并大喊:“for the egypt!”类似“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这类的,我也很坚定的大喊“for the egypt! for the better future!”,不管他是哪派的,这句话绝对错不了。脚下却跑得更欢了。

这个时候天完全黑了,街上到处是浓烟,火,石块,玻璃,还有呛鼻的垂泪弹味。更恐怖的是,街上到处是被烧焦的军警车。不难想象,这块地方之前发生了多么激烈的对抗。

在我们快看到火车站了,这个时候,只听见一阵轰鸣声,左边的高架上,开来一串见不到尾的坦克和装甲车。示威人群立刻开始骚动了,在依依呀呀叫着什么。我心一想,坏了,这一幕咋这么熟悉呢,我靠,要清场了,大叫一声,“快跑!” 所有人也顾不上形象了,疯狂地往火车站方向跑。LJ一直没有怎么说话,但是死死跟在我后面。

一进到火车站里,看到大批游客,其中还很多中国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问火车还照常开,都快激动地哭了。

11012814532dc6a64416c5cb99

后话一:我这天是做了一个多么英勇明智的决定,就在第二天,所有交通方式全部瘫痪了。

后话二:其实当坦克开来的时候,人们其实在欢呼庆祝。后来看看新闻背景,应该是埃及群众把警察赶走了,而军队据说和群众军民鱼水情。

教训一: 出门旅行不要带没有必要的东西,比如热水器啊,按摩仪啊。路远不胜金,我们队里有个女孩背了一个比她体积还大的背包,这个时候,人人都自顾不暇,没人可以帮你。

教训二:旅行有个好包真的很重要。我们队里有个女孩拖了个超大的拉杆箱,半路上,轮子废了……

到晚上11点,开往阿斯旺的火车终于磨磨蹭蹭地开动。乌拉!别了,让人蛋疼的开罗,我来了,温宁祥和的南埃及!那一刻,所有人都相信,正常的旅程可以开始了。

2011年1月29日

埃及火车很不给力,一等车厢跟俺国那90年代的绿皮车似的。还不时有长相猥琐的列车员不时地过来问你要小费,否则就不让睡。半夜里很冷,再次被冻醒,搬上去沙漠过夜的整套装备穿在身上,才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更不给力的是火车走走停停,到阿斯旺的时候都中午了。

好消息是手机又有信号了。赶紧给家里人发了一通短信息报平安。一直发到在埃及买的预付费卡没钱为止。事实上,这通短消息没有一个人收到过。后来我们才知道,为了防止大串联,穆巴拉克政府屏蔽了所有的短消息。

到了阿斯旺,感觉还真的是宁静祥和,一片香蕉树下的尼罗河反射出阵阵阳光。我们的酒店就在尼罗河岸边,由于之前酒店紧张,我和LJ与其他人是分开住的,我们的背包酒店在isis酒店对面,房间里面居然有个大阳台,眺望尼罗河,下面是主街cornish。

刚入住的时候,就碰到游行了,不过是百来人,左右有两排警察护卫的小游戏队伍,井然有序。经历了开罗大风大浪的我们哈哈大笑,说一看就知道我们安全了。这里的游行很不给力啊。

SDC14912

入住完后,认识了同酒店的小玲,她是和团队走散,手机不通,无法联系,一个人跑到亚历山大又被吓到不行,逃到阿斯旺来的。她说我们是她三天来碰到的第一个亚洲人,激动地不行,一定要跟着我们混,就差点没往我身上扑了。

我们入住完后,去换了钱(事实证明,这又是一个英明神武的决定,这次也是我和我的队伍,最后一次在官方机构换了埃镑,也是最后一次能在ATM机上看到钞票。),然后去mamnon酒店和其他人汇合。

在吃完我们在埃及吃过最好吃的海鲜汤之后(自从在沙漠里吃了萨伊给我们做的烤鸡翅之后,第一次吃到干面包之外的其他东西。),又碰巧碰到前来搭讪的船夫,在计划之外在尼罗河上乘坐了一个半小时的fuluca(三角帆船)。我们躺在暖和的甲板上,看着尼罗河落日余晖,那瞬间,不就是高中语文课本里写的“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嘛!我擦!!!

SDC14963

(尼罗河余晖)

应该是6点的时候,太阳下山了,我们从fuluca上下来,带着极度慵懒满足的表情,准备在ATM上换点钱,并纠结晚上要不要再去那家店吃海鲜汤。正当我们准备取钱的时候,在我们前面取钱的一个埃及女人挡住我们,不让我们取钱,我们还来不及搞明白和愤怒,后面就人群四处逃散了,另一个会英语的女人跑过来,让我们立刻离开,回酒店,不要在街上,危险!they take everybody! (我估摸着意思是这些激进的示威人群会强迫每个路人加入示威队伍。)

这个时候我们正好在memnon酒店的楼下,我和LJ及小玲来不及逃回自己的酒店了,就拥挤在奶妈和天然呆的房间里看热闹。

这个时候好像安静了很多,无辜群众都闪光了,街上也没有一辆车,安静地出奇。电影里面这个时候往往会发生一个大事件的。

远处开来了一辆装甲军警车,开到一半的时候,一大群人冲了出来,石头像下雨般地砸了过去。装甲车“通”的一声发射了一颗催泪弹,好像打到了某个人的正面。

还没趁示威群众回过神了,这辆警车居然飞快地跑掉了。我以为接下来会有很多警车开过了,结果却没有声音了,那些示威群众这下可得意了,声音震天,人数也越来越多。新闻里这个时候也非常配合地播放警察局长正式宣布,局势已经完全被示威群众所控制。

SDC14973

(抱头鼠窜的防爆警车)

当这波示威人群走远后,街上开来了很多中巴,跳下了很多人,人人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大家这下吓的不轻,不会来暴打我们的吧。看看这个酒店也没什么地儿可逃的,张罗着把窗户关上,灭掉灯,把门抵住。这个时候,隔壁一位埃及女英语教师大声地叫我们不要怕,说这些人其实是来保护我们的,他们是私营企业主自发组成的业主自卫队,以防止有人借机抢劫掠夺。我擦,差点没把我们给吓死。

这个时候,网络依旧不通,根本没有信息来源。电视上所有新闻都是关于开罗和亚历山大的,况且我们都看不懂,大部分埃及人的英语又很差。这个时候,大家采取的都是最原始的交流方式:每碰到一个人,就会问他什么地方来的,哪个地方现在怎么样了。毫不意外的是,有人说很可怕哦,有人说一点都没事。

队伍里的阿妙有几个埃及的客户,还会时不时地打个电话过来汇报一些当前的形势。很奇怪的是,就她的手机一直很正常。

到晚上8,9点左右的时候,阿妙说客户告诉他,整个开罗的局势已经失控了,可能会蔓延到这里。这下LJ很不淡定,表示立刻要走。队伍里的其他人不想走,因为订了第二天一早去阿布辛贝神庙的行程,之后还要去卢克索。

于是我和小玲不停地下去酒店大堂探听消息,得到的情报是卢克索那边的局势比阿斯旺更乱,连埃及本地人都不敢过去。

阿妙想直接回开罗机场然后回国。我给她分析了一下,首先是如何从阿斯旺重新回到开罗(现在已经确定火车和汽车不运行了),其次是回到开罗后还不一定走得了。(不知道国际航班是否正常。)

我给出的建议是,回到我们来埃及到达的城市洪加达,1是洪加达完全是旅游城市,不涉及埃及贫民生活,如果说埃及还会有一个地方安全的话,那么洪加达将是最后一个安全的地方。2是到了洪加达可以做直接的判断,如果安全的话,我们本来也是准备在那里游玩3天的,如果不安全的话,那边就有国际机场,想走就可以第一时间走。

这个时候,有部分人是愿意跟我走的,但是也有部分人决定留下来,继续游览的行程。

一直联系不到的阿亮阿秋3人也给我们打来电话,说他们被困在开罗机场。所有航班无限期延迟,食物被抢购一空,买瓶水要排上3个小时的队。我告诉他们阿斯旺别来了,只要有飞机的话,要么就来洪加达找我,要么就回英国。

到了晚上11点的时候,酒店前台告诉我们,所有第二天去阿布辛贝神庙的行程取消了,原因是去神庙一直是要军队护送的(几年前发生过极端分子扫射游客惨剧),现在军队自顾不暇,也不知道神庙在这个局势下开不开放。

来阿斯旺唯一的游览点就是阿布辛贝神庙,现在取消了,加上卢克索也很危险,这个时候,除小玲(她铁定心要游历卢克索的),黄焱(她是从卢克索回香港的飞机)大家都同意去洪加达。

确定了行程,我和LJ就回自己的酒店了,这个时候人潮已经散去。因为听说有人在屯食物和汽油,为了防止最坏的形势发生,我们也在路上屯了20个面包。黑心老板还乘机诈了我们一笔。

半夜里被电话惊醒。阿亮他们居然还是来阿斯旺了。他们说飞阿斯旺是唯一的一班飞机,与其在机场饿死,还不如出来再说。可怜的人儿,我们好歹哪里都乘机玩了一会儿,他们比我们什么都晚了一天,所有的行程都在逃难了。看吧,第二天还是要和我们一起逃亡洪加达。

这个时候阿妙给我们的消息是:他们已经和中国大使馆联系上了,中国大使馆叫我们无论什么方式,只要能立刻离开埃及就一定要离开埃及,任何第三国都可以。LJ的解读是大使馆向来都会把事态说的无比严重,反正你有没有的玩不管他事,出了意外他要负责的。

有了这个一个官方的消息,LJ表面上很淡定,假装很坚强,内心可是波涛汹涌,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过(LJ在这里纠正一下,不是一个晚上,只是晚睡了2个小时)。

2011年1月30日

虽然没有怎么睡着过,还是假装睡到自然醒。

10点钟的时候,和酒店老板道歉,告别。老板也不停地向我们道歉。突然觉得埃及人大部分都是非常友好的。一路上也受到了无数陌生人的帮助。尽管由于警惕,我们经常对主动帮助我们的人们抱有敌意。

我没有去check过是否有长途汽车去洪加达,直接在酒店门口联系了一辆包车去洪加达。9个人2000埃镑左右,分摊下来也没多少钱,逃命要紧。

等包车等了将近有2个小时时间。因为去洪加达必经卢克索。而卢克索现在又很乱,到处在戒严,车辆经过需要有permission。等开这个permission等了很长时间。

去洪加达一路狂奔,连吃饭都省略了,还是开了7个小时左右。

途中经过卢克索,很特别的一个城市,很可惜却不敢跳下看一眼。城里果然很紧张,人人手里拿着一根木棍,甚至三三两两的欧洲游客。几个大酒店的门口都有军队和坦克驻守。让我不禁想起那部著名的电影《卢旺达饭店》。如果真的骚乱到极点了,那么那些五星级酒店将是最后避难的地点。

一路上圈圈一直很伤感,对她来说,阿布辛贝就像是一个理想,奋斗了这么多年,眼看就在脚下了,却最后不得不放弃。

晚上7点左右到达的洪加达,看上去的确很平静。店铺都正常开门,游客也很多,酒吧,海滩上都可以让人几乎忘记我们还在埃及。这里只有2种人:游客和做游客生意的埃及人。

阿妙的客户给了我们一个他在洪加达的朋友的联系方式,和他取得联系后也证实现在在洪加达还是非常安全的。

大家一下子似乎完全忘记之前的紧张,忙活着计划在洪加达如何玩了。

到了酒店入住后就立即订了第二天出海浮潜(snorkeling )的program。

然后吃饭的吃饭,逛街的逛街。

2011年1月31日

红海的海水的确非常漂亮。我中国海岸线也玩过无数,就算质量最高的大亚湾,和红海比,简直是垃圾填埋场。

这里的海水能见度非常高,海底由于珊瑚礁的关系,一块浅蓝,一块深蓝,就像被打翻了颜料一样。现在是冬天,应该是最冷的时候,但下水没有问题,只是船上风很大,吹的很冷。

SDC15114

下午回酒店的时候,网还是不通。我和LJ身上的钱也花完了,一直在东借西借。银行关门有几天了,exchange里面也无钱可换了。

这个时候看电视新闻里面开罗的局势还在恶化,而酒店前台帮我们打电话去洪加达机场说机场航班都取消了。于是大家又开始纠结了。

这两天就是这样的:一个道听途说的好消息,大家就high了,再来一个道听途说的坏消息,甚至在新闻里面听到了一个字,大家就又陷入了恐慌。

正在奶妈和天然呆争论信息不对称原理的时候,我和圈圈以及阿亮一对一起去机场看看,如果能改签的话就改签了。

不过到了机场,5点多,应该是最后一班飞法兰克福的飞机,也没什么人了,刚刚找到一个负责人,他也不听我们的情况,二话没说就要帮我们换登机牌。我们被搞得莫名其妙,说我们只是来咨询情况的。他瞪大了眼睛问我们几号的飞机。我说7号。他说那你现在来找我干嘛?

我也真的不知道来找他干嘛,让他分析局势吗?

只是看上去飞机还是正常的,想飞就可以飞的。

LJ觉得还是第二天走吧,每天心情像过山车一样,玩起来也没有心思。除了英国来的阿亮一对,其他人都不愿走。

我和LJ说,那么要不这样吧,明天早晨让局势决定。我们看银行开不开门,如果开门的话,说明局势稳定了,我们就留下。如果不开门,说明局势没有变好,同时也取不到钱,也没有留下来玩的资本。

就这么决定了。

圈圈妹妹这个时候也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她悲壮地和我们告别,明天她将一个人重返卢克索,继续她的精神之旅。希望圈圈安然无恙。

2011年2月01日

一早我们就得知银行还是不开门,唯一能换到钱的地方就是一些星级酒店的前台,他们会私下给你换点埃镑。我们以很差的汇率换了一点钱,把欠其他人的钱都还了,留了几块打车费就去机场了。

其他人按照他们原定的计划,去开沙漠四驱车去了。

一到机场就惊呆了:和我昨天晚上看到的景象完全不一样,那个叫人山人海啊,队伍都排到候机厅外面去了。

一问,原来有很多国家包机强制遣返本国公民了。据我问到的,有丹麦的,比利时的,也有俄罗斯的。这下LJ就开始小紧张了,觉得今天一定要走,无论如何。

问了一个tomas cook旅行社的负责人,是德国人,他很屌的样子,说这里这么安全,都是被你们游客自我制造的恐慌。LJ一下就光火了,叭叭叭地和他大吵一顿。这个景象和中国是多么相像:在埃及的埃及人很nice,在德国的德国人也很nice,但德国人一到埃及或中国,就变大爷了,第三世界国家的优良传统没学到,坏毛病却学了不少。

当然吵架解决不了问题。洪加达机场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混乱的一个机场,整个机场没有一个information,你能找的只是你所属的航空公司的负责人。我们被告知我们的航空公司condor只有周一,周四和周五有航班,如果今天想走的话,只能重新买其他航空公司的票,还不一定有位置。

我们又打车去市里面condor公司的办事处,那里面的负责人是个讲流利德语的埃及人,特别nice,说你们不用担心,星期四早点去机场等waiting list,周一的反正都给走了。改票一切免费。(我们本来是不可退不可改的特价票)所有这下,LJ又开始舒坦了。

作为我这辈子见过最小心谨慎的人,LJ还是给中国大使馆打了一个电话,大使馆的人说我们非常关心在海外华人的安全,现在已经包了4辆飞机,已经出发前往开罗的途中。但是你们现在在洪加达,就不要来开罗了。如果有办法去卢克索,今晚卢克索就有一个包机回香港,还有位置。如果你们在洪加达的中国人超过10个的话,中国政府也可以考虑包机来洪加达接你们。

LJ有点小心动,今天是小年夜,回中国过个年也不错啊,赶忙问,我男朋友是德国籍的中国侨民,可以一起走吗。大使馆的人斩钉截铁的说,不可以。

我嚓!!!没那么倒霉吧,换了护照没几天呐!

我很郁闷地给德国大使馆打了电话问是否有包机,大使馆说,我们很忙呢,日夜工作(和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千万不要来开罗!(我说过有来开罗吗?),德国政府对洪加达的判断是安全的(为什么其他国家都一致作出错误的判断呢?),请你们一定要躲在酒店了,不要出去,锁好门窗。(喂,大哥,你不是说洪加达很安全吗?)德国暂时对埃及没有包机计划,谢谢,再见!

我再嚓!!!不给力啊!

既然周四基本可以走,我们也不太担心了,想想逃难了这么久,最后两天时间也该享受阳光沙滩游泳池了。于是推掉了其实还不错的luxor hotel,转战有私人沙滩的hotel aqua fun。SDC15175

SDC15159

(很空荡荡的hotel aqua fun)

一定心下来四周一看,发觉真的很冷清了。大批的俄罗斯游客撤离后,就剩下几杆打游击的散客,酒店的沙滩上也空无一人。变成了我和LJ的私人海滩了。

2011年2月02日

今天是大年三十,网络,短信都还是不通。

但是我们今天要好好玩一次。这是我在埃及的最后一天了。

我们去深潜(diving)。

因为没啥游客了,我们7个人搞了一个超级给力的价格。每人130埃镑(约18欧元左右),包了一辆大游艇,船上有2个潜水教练,还有3个陪同。总共5个人服务我们7个人,还包中饭。上午潜一次,下午潜一次。

这个价格太屌了。

潜水就不详细描述了,不是本文的重点。但是不得不说,这次潜水是我来埃及最有意思的体验,看到了一个从没看到过的海底世界。

tt01

LJ怕死,没有去。

晚上大家说过年,一定要去中餐馆庆祝一下。于是来到洪加达唯一的一家中餐馆。这也是一个最极致的体验:看上去很精致的中餐馆的服务人员从头到脚没有一个中国人,烧出的菜比德国街头专门卖给老外吃的快餐车里的中餐还难吃。不仅难吃,而且咸,所有的都咸。而且不管饭,饭还要另外加钱。

记住这家叫“china town”的中餐馆,经过千万要目不斜视,绕路而行。

吃完这顿很郁闷的中餐算是过年了,但立马又找了家埃及本地的快餐店再吃了一顿。同时也给我找到了埃及传统的卖1埃镑一杯甘蔗汁的果汁店。

算是圆满了。

2011年2月03日

小心谨慎的LJ一早就催我去机场了,结果到了机场,condor公司的工作人员都没有到,机场内部的负责人还真他妈难找。尽管我有名字,有电话号码(之前condor公司办事处的人给我的),但是机场里面那个乱啊,一个人把我踢给了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叫我等一会,他去找另一个人。结果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另一个人出现过。

如果你没有机票的话,机场连办票柜台大厅都进不去,问题是现在都是电子票,哪来的机票呢?是不是很矛盾?不过你只要肯给小费,就可以进去了。晕。

我不肯给小费,拿出我打印的行程单,德语的,安检的也看不懂,就让我进去了。事实上,这份自己打印的行程单是我们能回德国的唯一证明:因为全埃及断网,航空公司根本不知道你是否是他们的客人。现在混乱到这种地步,我估计你嘴里讲讲你是哪个航班的就行了。

由于在安检外面找不到负责人,我让LJ在外面等我,我进去找。进去的时候很顺利。出来的时候倒是很麻烦:保安一看一个人不去登机,反而要出去,身上却没有行李,就断定我是恐怖分子,把哪个背包炸弹藏在大厅里了,差点要把我抓起来。幸好我找到了condor的负责人,帮我解释了一番。

由于去法兰克福的飞机是最后一班,我们怕到时没位置了,就改了2点45分去斯图加特的飞机,刚好有最后2个空位,condor公司一个看上去像负责人的大手一挥,就让我们上了。

一直到飞机起飞的那瞬间,LJ才常常地吐了一口气,恶狠狠地说,谢天谢地,脱离苦海,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我也老兴奋了,这下回去,有牛皮可以吹了……这不,好长的文章啊!

飞机落地的那瞬间,机舱里居然掌声雷动,是称赞飞行员驾驶技术好呢,还是庆祝自己死里逃生?

2011年2月04日

其实到了斯图加特,我们还是不甘心回Wiesbaden,那就把我们旅行的最后一站放到斯图加特吧。

在好朋友Tobi家过的夜,第二天,参观了梅赛德斯奔驰博物馆和保时捷博物馆。

在奔驰博物馆看到那三架如同太空舱一般升降的电梯,却忍不住想起10天前我和拉美西斯二世的木乃伊那0,01公分的距离,一种强烈的穿越感盘旋在我的脑海中,就像很多劣质小说的结尾:究竟埃及之行是一场梦?还是我现在才是在梦中?

SDC15264

尾声

SDC14498

(逃难组成员:

左上起:天然呆,阿妙,LJ,HJ, 奶妈,阿亮

左下起:黄焱,圈圈,阿秋,一枝花。)

文章的结尾按我惯例要伤感伤感:

想到那些和我们擦肩而过,友好善良的埃及人,和那些从来没有接触,也从来没有办法沟通的贫苦的埃及人,和那些在电视里面看到的,为国家的未来浴血奋斗的埃及人,我能做的,只有为你们祈福……

http://www.xiami.com/widget/824283_389154/singlePlayer.swf (新绿岛小夜曲,点击播放)

http://www.xiami.com/song/389154

这绿岛像一只船
在汪洋里摇啊摇

姑娘哟倔强的你

该怎么为你祈祷

别让那战火命里注定
改变了你的命运

别让那泪水模糊的脸
改变了你的容颜

……

(完)

Advertisements
  1. #1 by AN on 2011-02-13 - 4:11 下午

    可以啊,看的够热血澎湃!~经历一场死里逃生,一场国家变革,说是幸运呢还是点子低?

  2. #2 by jitamu on 2011-02-18 - 4:02 上午

    点儿背不能怨社会

  3. #3 by Beya on 2011-08-09 - 6:46 上午

    长篇巨作!!!!得,我看出来了,中国政府对叛国者(改籍人士)是铁面无私的,海外华人不包括他们!

  4. #4 by sophiewang on 2011-10-12 - 1:42 下午

    确实够长的, 不过对于你们来说真是一种一生都难忘的经历啊。。我们提前去的,想对于你们来说,真的安全多了。 赞一个,挺有意思的文章。

    • #5 by huhaijie on 2011-10-12 - 2:42 下午

      嗯。这是花钱也买不到的经历。当时挺难熬的,不过回想挺刺激的。所以一直置顶,也是我所有博文中最有分量的。

  5. #6 by Vivian Chen on 2011-10-14 - 7:38 下午

    哎呦喂,长篇巨著⋯⋯。不过把经历写得还是很紧张刺激的。照片也拍得灰常不错,赞!不知道其他队员可安好?
    另外,我觉得你家LJ一定是A血型水瓶座⋯⋯,那个小心谨慎啊⋯⋯ ,很能理解⋯⋯

    • #7 by huhaijie on 2011-10-14 - 7:58 下午

      猜的差不离了,比水瓶座早一点点。摩羯座的吧。A型的。这也可以猜出来! 牛瓣!星座这玩意儿,还真有讲究?

  6. #8 by 找乐 on 2011-11-07 - 10:42 下午

    好看!可遇不可求的经历!!
    奶妈,天然呆这些个名字是你起的么?太可乐了!

    • #9 by huhaijie on 2011-11-08 - 12:13 上午

      史诗般的经历,攒人品攒出来到。只是——希望日子过的别那么惊心动魄行不行啊?尼玛!

      奶妈,天然呆这些名字—— 那根本都不用取,真情流露,温馨感人,你见到他们就瞬间明白了。

      旅行的意思在于——你会邂逅形形色色的人,而这些人——本来在你的二维世界里根本没机会交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